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二十一章:胖儿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然而无论怎么说,三兄弟就是三兄弟,那是血脉相融的兄弟,和凑起来的队伍是有配合上的巨大区别的,就好像江寒和惜君、婉仪他们配合到最后,用一个眼神就能读懂对方的想法,但这三兄弟连看都不看,就知道自己大哥或者三弟接下来会怎么攻击、站位和布局!
  
      这就是天生的优势!
  
      到来的八劫真仙们看到童老鬼竟差点就给强杀了,脸色都是大变,即便是再强的准八劫,在巅峰八劫面前,也应该有着沟壑一样的差距,但现在童老鬼上身的衣服都打没了,身上还到处都是能量飙到的伤痕,刚才要不是他们来得及时,连老命怕都丢了!
  
      童老鬼脸色铁青,怒道:“莫老鬼,你丢了三罐子灵宝你不知道!?”
  
      刚来的莫老鬼面色也是又惊又悔,但听童老鬼有怪他的意思,登时说道:“我怎么可能知道?没看到那小子是鬼道的鬼师?我可以为这鬼师绝迹了,谁想现在看到?妈的,要不然这价格至少提十倍才能卖!”
  
      童老鬼退到后面,看了一眼他的供奉老妪,说道:“怒师姐,指望你了,老夫阴沟里翻船,碰上了硬茬!”
  
      老妪点头,两只枯槁的手很快摸出了两把短刀,这两把刀血红剔透,看着就削铁如泥。
  
      “呼哈!”看着五个八劫鬼仙迫近,老大怒吼一声,霎时间浑身发出猛烈的黑光,那面盾牌仿佛读懂了他的想法,挡在了前面!
  
      而老二和老三一个站在了老大的身后,另一个已经急退到了很远的位置,这是打算两个力抗,一个远程射杀呢,和刚才对付童老鬼的站位又是不同了!
  
      “童老前辈,要不这事就这么算了?打下去吃亏的恐怕不是我,而是你们呀。”我笑了笑说道。
  
      童老鬼脸色不好看,但看了自己有六个八劫鬼仙,顿时不怒反笑,说道:“居公子,不,应该说是某位公子,你觉得骗了老夫,又把大家的事都坏了,难道就这么想一走了之?甚至连大名都没有留下?”
  
      “嘿嘿,倒也不怕你来找我,不过实在是不方便呀。”我冷笑起来,我也得为自己的徒子徒孙负责不是?万一这童老鬼发疯了,找我天一道弟子们撒气,我这可怎么对得起他们?
  
      “很好,那恩怨就在这里解决好了!诸仙,杀了他!夺回我们的东西!”童老鬼怒道,挥手就让所有鬼一起上。
  
      我目露一抹凶光,说道:“且战且退,我们后面还有援兵。”
  
      “是!主人!”老大大声说着,已经挡住了第一波的攻势,老三且退且战,不断射出数不清的箭雨,这些灭鬼箭没有谁敢正面迎接,看来都明白是厉害的针对性进攻。
  
      “奴奴,看够了抽冷子给冲破老大防御的来一发!”我笑道,这是逼奴奴攻击呢。
  
      奴奴委屈的摇头,说道:“公子,我打不过她们。”
  
      我笑了笑,没接话,但已经冲过来的老妪却不敢有丝毫的精神松动,果然她才冲破老大防御不远,她前面一整片的区域居然引起了空间震荡,轰一声就把老妪炸得面如土灰!
  
      我脸色一变,这不是阴雷么?
  
      这一下,差点把怒老妪干掉,气得怒老妪咬牙切齿:“小鬼狡诈!”
  
      奴奴还是一脸的懵住,说道:“怒老前辈,你说什么呀?奴奴不懂。”
  
      “哼!”怒老妪冷哼一声,但却不敢再向前了,这奴奴居然擅长玩阴雷,这绝对是一种诡异的攻击手法,防不胜防,也难缠到了极点!
  
      我不知道这奴奴和之前我们刚进仙国时遇到的鬼仙和阴雷有什么关系,但恐怕两者之间绝对有什么关联,毕竟这东西不是说弄出来就弄出来的,不声不响就埋下了雷,这奴奴肯定是鬼类中的特别个体!
  
      不过现在不好去询问奴奴的情况,只能是传音说道:“奴奴,你可不能让三位兄弟中了阴雷,要不然我们这艘大船可就翻了。”
  
      奴奴摇摇头,说道:“不是奴奴干的。”
  
      我暗骂小骗子,要不是你干的,难道阴雷还能是自己孵蛋出来的?也怪不得叶云秋回过来的信息心情复杂了,估计是要把这件事留到见到我安全后再说呢!
  
      三兄弟可不是怕死的存在,即便有阴雷威胁,也快速的趁机后退,根本没有惧怕的意思,好在这奴奴虽然奸诈狡猾,但还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做什么,什么时候不该做什么。
  
      我们退走的时候,包括怒老妪在内,都有些踌躇不前了,因为看到老大退走后,莫老鬼想要沿着同一条路线追来,可迎面就遇上了一枚阴雷,炸得他整个鬼体都翻了好几个圈,连手脚都给炸断了!
  
      这让其他八劫的鬼都面带恐惧,不敢再前进半分!
  
      “居然是罕见的可以施展空间类法术的个体。”我心中不由对这奴奴好奇心十足了,这要是阴我,我可真的不好说能不能挡住了,瞬间炸飞都有可能!
  
      偏生这小骗子还诡异的不行,什么时候把雷布上我都没看清楚,这绝对是比三兄弟还可怕的大杀器,而我偏偏又没有媳妇姐姐或者李古仙师父预警了,以后这一路,得和这奴奴好好说说了。
  
      “奴奴,在你有可能埋阴雷误伤主人我之前,我先跟你说件事。”我笑嘻嘻的和身边飞着,手在那飘来飘去,一副舞蹈一样的奴奴说道。
  
      奴奴一脸的错愕,柔声说道:“公子,奴奴不会什么阴雷呀,况且就算会,怎么可能会误伤到公子?不过公子尽管说就是了,奴奴会好好听着呢。”
  
      “我身上的魂瓮呀,有个不好的副作用。”我笑呵呵的说道。
  
      “啊?会有什么副作用呢?奴奴愿闻其详哟。”奴奴表情带着纯净,但眼睛却闪过一抹异常。
  
      “就是……如果我死了,你们会回到这魂瓮中,怕这一生一世都出不来了,而主人我,可能是这世界上最后一位鬼师了。”我笑道。
  
      “公子,那好危险呀,要不你把魂瓮交给奴奴保管吧,奴奴会好好爱惜它们的。”奴奴脸上露出了一抹犹豫和震惊。
  
      我说道:“交给你更危险,万一这东西丢了,或者我中途失踪了,因为没有我的鬼道道统之血,你们很快就会陷入沉睡之中,直到下一位鬼师来到仙国,无意又在苍茫大地的废墟中捡到你们的魂瓮,再阴差阳错还破解了我九九八十一层的道统脉络密码,当然,还得看看你们能不能在魂瓮中孤独撑那么久。”
  
      “啊……”奴奴顿时绝望了,但还是嘀咕道:“那现在就破坏掉魂瓮呢?”
  
      “那更惨,魂瓮里的鬼直接就会和魂瓮一起完蛋。”我嘿嘿一笑。
  
      奴奴这下子跳不起来,委屈的看着我说道:“那公子一定要保护好奴奴,好不好?”
  
      “放心吧,在魂瓮中也不是没有好处,就是战斗的时候即便不小心给打灭了,只要有我的道统精血,一样可以复活,等同是不死不灭的存在。”我宛如讲故事一样说出这事,让奴奴又惊又怒,偏偏又没有办法。
  
      “公子可真厉害。”奴奴一副崇拜的表情,我当然知道这是讽刺,就揶揄说道:“所以奴奴,以后就放心的做我的禁脔吧,到时候给我调教成了仙家,身体再长点,给我生个大胖小子。”
  
      奴奴顿时有种昏眩的感觉,但还是压抑出了爆发,娇哼道:“奴奴才不要呢!”
  
      我大笑起来,回过头的时候,这几个老鬼没一个敢追上来,可见这奴奴确实是威慑力十足,这一拨运气不坏,得到了四个足够逆天的鬼。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