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二十四章:落单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你没尝试研究那枚鬼石?”牧中平目露一丝隐约的不甘,但很快平复心情的说道:“那可不大好呀,你之前介绍给我们的那位李相濡,至今都不见人影,我们现在进入了接近内城的地方,却没有找到突破口,原本我以为你那边的鬼石会有点作用,但没想到呀…;…;”
  
  “嘿嘿,就怕开出来,我还真从人变鬼了。【△網WwW.】所以这东西还是封印起来好,你说对不对?大掌门。”我笑嘻嘻的说道。
  
  牧中平冷哼一声:“胆小如鼠的小子,如果是我,当然是要拿出来看看在这里会有什么提示,你居然封印着,罢了,你现在在哪,老夫这就带这群老伙计们过去和你汇合。”
  
  我心中冷笑,要是给你们围起来,没有正道牵制,和给一群鬼仙围起来有什么区别?况且你牧中平还有一大堆鬼仙兄弟,谁知道你在这里是什么个势力情况?我贸然让你们抓到,岂不是自投罗网?
  
  “大掌门,你就说说下一步我们该去哪,该怎么做就好,大家汇合干啥?抱团取暖呀?大老爷们的也不觉得羞涩?我是鬼修,独来独往比扎堆成团要安全,大掌门又不是不知道。”我控制着老三笑道。
  
  大掌门脸色顿时阴霾下来,说道:“小子,汇合是为了研究那枚鬼石,难道你还真当你是宝贝了?早知道我就不该把石头送你!”
  
  我心中暗道:这鬼石肯定有些什么猫腻,要不然你会送我?你巴不得让我拿出来,给什么鬼东西勾引,然后做出点你期望的事情,现在就算还回去,你难道敢当我的面去用?
  
  “大掌门实在太客气了,鬼石既然归了我,我来研究好了,出了什么结果,到时候自会告知大掌门,先这样吧,我得到处先走走,熟下路线。”我说着,就打算让老三逃离那儿。
  
  结果大掌门脸色铁青,而两个鬼仙直接拦住了老三。
  
  “根据我在这里的鬼仙兄弟们的打探,这内城恐怕是有用得着鬼杖和宝石的地方,你既然没什么消息,大家通力合作一下,总是应该,这么单打独斗,大家估计就得空手而归了,老夫愿意,兄弟们不知道愿不愿意?”大掌门威胁道。
  
  老三给拦住,我扫了一眼周围,说道:“大掌门这是…;…;”
  
  “小子。绑了你的鬼,我不怕你不来。”大掌门冷笑道。
  
  我摇摇头,说道:“既然知道我是鬼道,大掌门居然还自大到认为能拦住我的鬼?”
  
  大掌门脸色阴沉,立即伸出手。强行想要控制住老三,可结果法术在养鬼道面前,当然是失败的下场,我立即让老三接管战斗,他快速拔箭。嗖嗖嗖连射出好几道灭鬼箭后,迅速就朝着我这边飞来!
  
  大掌门和两个鬼仙给逼退,孙赞霖也带着几个老伙计飞过来帮忙,不过老三已经抢出了一头,快速朝着一边飞行。而他自有自己的逃跑本领,一路急退,一路射箭,竟没有谁能够轻易接近他。
  
  加上在七劫里,他的速度已经飞快,本身倒也不怎么惧怕八劫的高手,但现在给追逐,倒是让我有点绞尽脑汁接下来怎么办。
  
  如果是奴奴,直接用魂瓮召唤回来就行,但现在老三身上还带了一堆宝贝,那都是实体的宝物,鬼招回来了,宝物可就丢那边了,这可不是下界什么普通的鬼器,为了让威力得到百分百的效果。鬼从魂瓮出去,都是实物带走的。
  
  没办法,一边让老三逃回来,我一边召唤出了奴奴,令她在好几个点那布置阴雷。几乎是一堵墙体都是阴雷后,我才让奴奴停止了布置,随后就等着老三到来而已。
  
  奴奴看了一眼周围的环境,目露一抹好奇:“公子,我们这是到哪里了?”
  
  “快到内城了?”我随口说道。
  
  “原来是内城。”奴奴有些明知故说,我笑道:“你以前来过这里?”
  
  “没有呀,听说而已。”奴奴甜甜一笑,但我却显然不相信,这小女孩绝对不普通,只不过现在还没有找到把柄而已。
  
  我也没打算让别人看到奴奴,毕竟这小鬼很可能身份不仅仅如此,甚至大掌门看到,都可能会知道她,从而引来更大的问题,所以就把她召回了魂瓮。
  
  老三因为在我的魂识接受范围内,所以离得并不远,不一会已经冲了过来!
  
  我立即把没有阴雷的路线告诉他,当然,也没有全信奴奴的说法,而是进行了一次变线移动。好在我留了个心眼,在奴奴手指动弹的位置多有留意,或者是运气实在很好,老三瞬间就闯过了阴雷区。
  
  而大掌门看到我,已经急不可耐让两个鬼仙冲过来追逐,结果显而易见,轰隆隆的几声,两只鬼仙都撞上了阴雷,而反弹的中途,又再度撞上。彻底给炸成了飞灰!
  
  这下子,大掌门彻底的停在了阴雷区的前面不敢再前进一步了,看了左右,也不敢绕过旁边追击我,而是又沿着来路退了好远,即便是孙赞霖带着几位八劫的仙修过来,也给他直接拦住,提醒前方有阴雷。
  
  “呵呵,看来小子你又长进了,连阴雷都使唤出来了。”大掌门左右看去,似乎正在查找布置阴雷的存在。
  
  我心中不禁暗想这牧中平到底知道这仙国多少事,奴奴能够控制阴雷的手段,他到底知不知道?如果知道,那我把奴奴藏起来肯定是自欺欺人,当然,如果不知道,他肯定会先觉得害怕,因为我和控制画船的那位鬼修联合在了一起。
  
  但现在看来,前者居然可能性会多一些,那就是说。大掌门很可能真的和之前控制画船的鬼修有合作。
  
  即是说,他是知道奴奴的。
  
  那这件事情,就变得复杂很多了。
  
  他首要的一点,肯定是要告诉那鬼修来找我讨回奴奴,毕竟以奴奴的能力,肯定是一大杀手锏,八劫的真仙碰上,那也是送命的下场,就是九劫,稍微不留意空间的一丝波动,怕都要给炸伤。
  
  “怎么,大掌门不打算追了?”我笑道。
  
  “有阴雷的话,老夫就不上前了,我们之间没有死仇,只有洽谈合作这一条路走。小子,你总不会打算一个人闯荡仙国吧?你就不怕遇上之前也埋下阴雷的鬼修么?”大掌门隐喻的发出了威胁。
  
  “呵呵,现在他不会埋阴雷了,我怕什么?大掌门这是杞人忧天了。”我笑着说罢,收回了老三。大摇大摆的隐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大掌门没敢追来,毕竟阴雷区域他不知道我布置了多大的面积,而且自己这边可是直接给炸死了两位鬼仙,简直就是莫名其妙的损失。
  
  这些鬼仙,也很有可能是当年他带来仙国。并死在这里的老兄弟,现在已经修到鬼仙的程度,就开始帮助他纵横仙国,当然,正是这样才对我不利,因为我是一个人,他是一个整体。
  
  现在看来大掌门和仙国关系紧密,我这次仙国之行,得考虑该走另一条路子了。
  
  所以我拿出了通讯仪,再度联络李相濡那边,毕竟这里已经是很靠近内城的区域了,把李相濡的算盘打满,如果没死应该就在附近。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次我还把跟牧中平闹崩的事情告诉了他,李相濡居然回信了,这老家伙也是阴险狡猾,故意学我一样不见兔子不撒鹰,没可乘之机就不会回信,一听说我落单,他就来劲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