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二十五章:圣道
李相濡让我选个位置,大家各报坐标,然后再互相取一个随机附近位置,再以两个位置为中心作为真正的汇合点,这样避免了对方不信任或者设置阵法,或者留下埋伏什么的。
  
  我暗骂这李相濡狡猾,但也只能是跟他玩起了套路,很快大家就找到了定下的坐标。
  
  那是一片算是茂密的树林,除了**阵,恐怕并不适合布下什么阵法,看到这李相濡的时候,陈风儿已经不在了,我有些疑惑的问起来:“哟,李道尊这是把老婆丢哪去了?不好好找找么?”
  
  “实在是令人惋惜,风儿进入仙国后,各种身体不适,又在一次鬼仙围堵中,不小心着了埋伏,已经殒落了,唉。”李相濡叹了一口气,表现出很痛苦的模样。
  
  “节哀顺变吧,不知道李道尊接下来可有什么打算?”我面无表情,心中却是冷笑,这陈风儿应该早就给他榨取了最后的利用价值,否则这李相濡怎么可能会让她出事?说的什么围堵殒落,那绝对是忽悠人的。
  
  而且越是靠近内城,我就知道陈风儿给抛弃的几率就随之越大,现在直接人间蒸发,完全就是预料之中,只不过接下来李相濡想要怎么走,这点很让我好奇。
  
  毕竟选择牧中平,其实可能性会更大一点,但偏偏他却选择了我。
  
  “道尊什么的,夏道友休要再提了,那都是以前的事情,老夫现在不过是天罡宗的道仙而已。”李相濡一副谦逊的表情,随后话锋一转又反问道:“夏道友这些日子在仙国闯荡,想不到竟能够安然无恙,实在是令人欣喜振奋,不知道是用了何种办法,竟这般顺利?恐怕进入内城,也不是什么问题吧?”
  
  “这可不好说,毕竟有一位鬼修还在我们后面不是?况且大掌门不也是提到过内城的诡异么?”我说道。
  
  “嗯,其实,我找夏道友也不是没有目的的,相信我要是没有目的,夏道友也不会相信,其实,风儿进入仙国后,就开始断断续续的说过一些关于仙国的传说,我倒是间接了解了一些隐世的传言,不知道夏道友想不想和老夫分享一下?”李相濡很自然的把事情引向了陈风儿的传说,真把陈风儿说的不是他害死似的。
  
  “哦?愿闻其详。”我淡淡一笑。
  
  “风儿是当年仙国公主的后代子嗣,仙国的事情,她多少在传承后知道一些”李相濡一边说,一边看着我的表情变化,这老家伙阴险无比,说这些事,肯定是抱有目的的。
  
  我面无表情,却耳听四路眼观八方,当然不漏过任何将会出现的事情。
  
  李相濡则继续说道:“当年仙国女皇曾经和现在正道酣战,最后却忽然给暗杀,权杖毁坏,分成两个部分遗失,一部分,如今是夏道友身上的鬼杖,而另一部分,则是夏道友挂在腰上盒子里的宝石,不知道这事,夏道友知道不知道?”
  
  “这我当然知道,废话少说,说说我不懂的。”我催促起来。
  
  “不忙,夏道友太着急了可不好。”李相濡笑起来,随后接着说:“夏道友可知道这权杖的真正作用?”
  
  “不是号令群雄,代表皇权威严么?”我疑惑的问道。
  
  “呵呵,并不只是如此,这其实是一把钥匙,控制这内皇城地下的一大片的宝藏,只是可惜,现在权杖损毁,分成了两部分,这地下的宝藏可就开不得了。”李相濡笑着说道。
  
  “开不得你还找我?大家赶紧回家,该抱孩子的抱孩子,该干嘛干嘛去得了。”我说着,很快退后,并且快速的往另一个方向飞去,对李相濡,可半点疏忽不得。
  
  “夏道友莫急,这两样东西并非是断了就不能用,而是需要一种咒语,这咒语应该在鬼杖的女鬼皇身上,你既然能够和她沟通,我们就能够有机会开启,这样吧,开启的办法、位置我都无偿告诉了你,另外还附带一样连携断杖,破除宝石的独门法诀,来给你搭配使用,至于底下的宝藏,我一样都不要,你看如何?”李相濡怂恿说道。
  
  “底下的宝藏,你一样都不要?你准备当圣人?”我冷笑说道。
  
  “我只要一样东西,希望夏道友可别跟我抢就行了。”李相濡笑着说道。
  
  “哦?什么东西,值得李道尊放弃底下的宝藏?”我有些好奇的说道。
  
  “夏道友可知,是什么兵器,削断了这把永寂哀思的?”李相濡忽然的说道。
  
  我脸色微变,他既然知道这把鬼杖的名字,当然是知道这东西的故事背景,所以我很快猜出了其中的道道,说道:“难道那把兵器还遗落在仙国,而你想要的正是那把兵器?李道尊的不朽神剑落入了自己的孙女之手,如今正缺少趁手的兵器那想来应该是一把剑了。”
  
  “呵呵,夏道友聪慧之极,一猜就猜出来了,老夫正是想要那把当年刺杀女皇成功的宝剑,如今此剑遗落内城皇宫,所以我去取剑,夏道友取宝藏,正好可结伴而行。”李相濡淡淡一笑。
  
  “看来李道尊在进入仙国后,就知道了这件事情,并且做好了抛弃牧中平的准备了。”我皱起了眉,然后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这李相濡该不会和之前的鬼修兜搭上了吧?如果这鬼修正巧也知道皇城里面的秘辛,那陈风儿留下来还有什么用?
  
  钥匙都在我身上,连紫鬼我都控制住了,他杀了陈风儿就正常了。
  
  “那位九劫的鬼修,是不是也在附近呀?或者正在赶过来吧?”我冷声一笑,这家伙拖拖拉拉的说事,不正是等这超级鬼修过来?
  
  这一叫破,李相濡却仍然面无表情,甚至还说道:“夏道友何出此言?却只有我一人罢了。”
  
  我哪会相信他,所以速度越来越快,几乎到了李相濡全力追击的极限速度了,但显然要避开一个九劫鬼修,恐怕这样的速度还不够!
  
  “夏一天,不得不说,你确实很聪明,不过你既然出现了还想要走,显然是不可能了,大家通力合作没什么不好的,我拿到圣道之极,你也得到了永寂哀思,最终还能打开宝藏之门,获得所有的宝藏,这对你我而言,都是最好的结果,不是么?”李相濡死咬着我不放,也还真别说,这家伙速度极快,而且还用化道法几次准确无比的解除我的无声借法缩地术!
  
  “李相濡,你真是作死!和那九劫鬼修合作,岂不是与虎谋皮?”我脸色阴沉,但不用缩地可不意味着我就逃不掉,况且他就算再准确,也未必能全数准确化去。
  
  “呵呵,是不是与虎谋皮,可不好说,这把剑,可是当年和仙国酣战数百年,圣道门的最厉害神剑,只要得到它,号召正道,再兴圣道门都是寻常之事,他要他的仙国,我要统制正道,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并无利益纠争。”李相濡淡淡说道,也不知道是说给我听,还是说给那位九劫鬼修听的。
  
  “既然是圣道门的圣道之极,那鬼修怎么可能会给你!还让你好死不死的跑去统制正道,甚至逐渐拥有对付他的能量?你李相濡是什么人?恐怕别人不知道,我难道还不懂?过桥抽板,阳奉阴违!”我大声的说道,当然是打算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
  
  “夏一天呀夏一天,你却不知吧,那位鬼修,正是当年持有圣道之极,刺杀了仙国女皇之人!”李相濡阴沉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