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二十六章:火侵
    “什么?!”我脸色一变,这圣道之极本来我只觉得是一把普通的神剑,但没想到它居然也有这样的特别的背景,李相濡抖出那么多关于那鬼修的事情,恐怕他和那鬼修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十分信任的地步了。
      这是孤注一掷,还是故意骗我?李相濡擅长算计,城府极深,说的话九分真一分假,这样的人通常不说谎,但一旦说谎,比那些七真三假,半真半假的人要厉害得多,因为往往那一次就能够把一切翻盘,而事实也证明过他就是如此狡猾。
      “当年圣道门和仙国大战,派出了正道中的那位佼佼者潜入了仙国,正是用那把剑砍断了永寂哀思,但随后也因为先天鬼气爆发,而给吞噬成了鬼仙,经历多年的修炼,才成为了仙国鬼修,而那把圣道之极,他就再也用不了了,当然,永寂哀思他同样也用不了,你可知道缘故?”李相濡很快就到了我身后不远处。
      而这时候,我前方不远处,不知道是不是幻视,我竟发现多出了一抹红光,吓得我脸色不禁一变,立即转道逃向南边,这李相濡果然是狡诈多端,详装快速追我,实则已经和那画船形成包围之势了!
      “江河悠悠,我心思伤……之子泛舟,亦泛殷怀。苍海茫茫,我心思惘。之子泛舟,亦泛忆年……”
      我转道一瞬,画船的琴声和歌声就响起来了!我的判断没有错,李相濡和那鬼修已经打算把我堵住了,如果我落网,整个事件的主动权都会到他们手中,所以我立刻召唤出了奴奴,命令她马上布上阴雷!
      “啊!”奴奴一看到画船,脸吓得比我都白,所以马上手舞足蹈,在我移动过的身后全都布满了阴雷。
      “你认识它们?”我当然是问画船,而奴奴连忙把头摇得拨浪鼓似的:“不认识!奴奴怎么可能认识这些鬼!”
      奴奴速度虽然也很快,但我配合偶尔能用的缩地术,经常可以拉出一大截,所以立即把她收回了魂瓮!
      至于她这么肯定说不认识,我就知道是认识了,要不然也用不着这么大反应。
      “连这孩子都落入了你手中,夏一天,你确实是道运非凡,不是常仙可以比拟,看来,她还成为了你豢养的鬼,那这事情,我想就变得更加的简单了。”李相濡捻须一笑,似乎十分的高兴。
      “原来奴奴之前也是那鬼修手中的一枚棋子!”我冷然说道,随后想了想,又道:“他用不了永寂哀思,也很正常,没有哪个鬼有点思维,还会给杀死自己的人所利用,而紫更是如此!”
      “哈哈哈!你这孩子,猜得确实都对!不愧是道仙也强烈推荐的鬼修。”忽然,一个声音出现在了我前方的黑暗中,我脸色顿时一变,这回李相濡、画船、前方的神秘鬼修已经形成了合围之势!我这是想逃都困难了!
      我不由自主立即朝着李相濡的方向疾飞,李相濡须臾间一滞,似乎也没想到我反应那么快,并且朝着他攻过来!要知道即便刚才阴雷挡住了后面画船一瞬,但李相濡却根本不会给拦住,化道法能够化解天下间所有的法术,包括阴雷也是法术的一种,所以按理说,他是要比画船更难对付的存在!
      但他根本就无惧任何同级的存在,所以也就是一瞬间,就念动了化道法后朝我攻过来!
      我一瞬间法术消失,但也毫不犹豫拔出了剑杖,快速地用无限天剑攻击他!
      不过李相濡可是在剑道中呗称为剑圣的存在,那以剑相濡也是和无限天剑同等的存在,所以瞬间我们撞上,立即互相弹开了!而身上的护身罩各有损耗!
      这一刹那的碰撞,我们就已经对轰了七八剑,彼此当然都得知在伯仲之间!只是,李相濡还是占据了上风,因为有两剑直接划伤了我的道体。
      “看来夏道友这些年,剑法已经有疏于练习的征兆了。”李相濡淡淡的说道。
      “李相濡,如果我想,杀你怕连剑都不用!”我冷笑道,随后瞬间缩地想要离开,结果他的难缠超乎想象,似乎知道我的攻击套路,立即用化道法封住了我的缩地术!
      我无奈之下,咬牙一拍魂瓮,三兄弟立刻就跑了出来!
      “战!血衣!”我低声一喝,三兄弟已经怒吼着纷纷摆开了架势,而黑暗中的那位鬼修,竟也不再追过来,似乎有意要看我和李相濡一战。
      “竟是一位罕见的鬼师?”黑暗中的鬼修果然也说了那么一句。
      “前辈,难道你这是想要看他与我斗一场?这夏道友可邪门的很。”李相濡有些示弱的说道。
      “呵呵……那也无妨,正好看看他的实力,值不值得我们花费这么大的力气。”鬼修有些期待的说道。
      李相濡面色不悦,不过他就算再不高兴,老大已经持盾冲出,正面朝他攻去!
      老大宛如沐浴血衣,浑身上下金红交加,所以一瞬间撞向李相濡的时候,李相濡在这冲击下也不由自主退了一步,而老二已经掷出两把长矛,随后持戟冲入了战团!
      老三更加的迅猛,杀仙箭拔出了四根,但却没有一根是射向李相濡的,而是封堵住了他四个最可能脱逃的方向位置,只能让他在老大的冲锋下后退,再让老二稳稳的切入补上老大的位置,拟补老大冲锋后的延迟!
      这侵如烈火疾风一般的攻击手段,连李相濡都有些猝不及防起来!而且这三兄弟能靠宝物攻击,绝不使用法术,这正是对付他化道法的有效手段!
      “啧。”李相濡似乎也觉得棘手了,如果对付三兄弟其中一个,凭借他绝伦的剑法攻击,即便对方八劫,那也是稳胜的结果,但现在三兄弟都是准八劫!那问题性质就变了,李相濡给三兄弟直接压得连翻身都不行!
      我这次也没有任何放过他的打算,趁着对方没有反应过来,眼下是击杀李相濡的最好时机!
      拔杖,缩地,我瞬间到了李相濡的身后,无限天剑搭配老二的强攻,把李相濡堵了个严实!
      而老三反应非常的灵敏,见缝插针的闪到了一边,连续不断的快速拔出杀仙箭,嗖嗖嗖的连续射出,不但直冲李相濡的死角,即便射不中也都朝着冲过来的画船直直飞去!简直就是射箭的艺术家!
      李相濡在我们四个强势围堵下独木难支,猛地只能拼着受伤,朝画船那边逃去,他现在是郁闷坏了,原来八九成的元力,一个照面给我们耗去了六成,这几乎就是血线见底了,再斗下去,估计连一分钟都撑不住就得飞升!
      三兄弟的强势,让李相濡倍感吃力,而黑暗中的鬼修,当然不会让他就这么死去,立刻命令画船中的七八个八劫鬼加入了战斗!
      一时间,群鬼乱舞,大有要冲垮三兄弟防御的势头!不过老大竟浑然不惧,狂吼一声,就打算硬接所有攻击!
      “如果前辈不出手,信不信我把你这一批鬼都宰了?”我冷哼一声,杖子挽了个法咒,两个紫鬼立即冲了出来!
      “呵呵……这是不可能的,你是鬼师,单打独斗优势就很恐怖,况且你还得到了当年仙国第一国师手中的道鬼三兄弟,如果李道仙手中没有圣道之极,肯定打不过你,至于我这一艘画船,也比不上你手中的永寂哀思,所以我自然没办法再袖手旁观。”黑暗中的声音说罢,缓缓的现出了人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