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二十七章:逃亡
    “哼,用不着圣道之极,若非老夫当年自己丢下不朽神剑,返还传承,岂会让这三只鬼压制!?”面对鬼修灭自己威风的话,李相濡冷哼一声。
      “后悔有什么用?”我阴冷一笑,当年李相濡上古神界,在通道后面,就当着我们的面把不朽返还入了飓风隔阂区,那把剑有自我灵性,从传道裂缝那返回传承是必然的,而传承者是李念君,现在多年过去,断定入了李念君之手也不足为奇。
      所以说到底,其实李相濡这人其实也是拥有很复杂的感情,只是野心太大了,会做出一些令人费解的行径,当时掷剑或许是一种良心发现,毕竟对李念君,他也是当成自己的传承来看待,溺爱之情溢于言表,而他一但上界,就再无保护自己孙女的人,留剑也是让自己良心好过一些。
      “那是自然,我当然相信李道仙的真正实力远不止于此。”那鬼修淡淡的笑着,已经到了我可以目测到的范围。
      此时此刻,这鬼修身穿一袭漆黑的挂袍,从头到脚都仿佛隐藏在黑暗之中,我从原地看过去,仿佛只看到一双青幽幽的双目正在窥探这个世界,余下的一切,都是黑色来粉饰着,这简直就是一个天生的隐藏于黑暗的魔头!
      “鬼鬼祟祟,就算是鬼道,也不至于如此!”我冷哼一声,虽然他这样打扮并无不妥,毕竟是个人特色,但要是不干坏事,谁会藏头露尾的?
      “呵呵,老夫怕把样子露出来,会吓坏你这孩子。”那鬼修笑着,手指一弹,只听到嗡的一声,一阵恐怖的惊悚感就穿透了我的耳膜!
      而不止是我,就连同三兄弟在内,画船中的所有鬼,也全都因此而陷入了震荡之中!
      李相濡闷哼一声,随后嗖一下就跳出了战斗范围,竟是朝着那鬼修飞去的!
      我看向了他手指上的一枚戒指,脸色也不由一变,竟是一枚灵宝戒指,看眼下这情况,竟是能瞬间制住和影响周边区域所有鬼类的恐怖玩意!
      “长这么大,什么东西没见过?老前辈是考虑太多了!”我咬牙冷哼,瞬间切换了第二道体,并且大手一甩,一道天荡就破解了所有的法术!
      “嗯?”那鬼修似乎被我瞬间挣脱的本事感到一阵,所以发出了诧异的疑问。
      但三兄弟可不会等待哪怕一瞬间!天荡一解除影响,三兄弟立即冲向了画船,而老三很干脆的抽出了五六支黑得的灭鬼箭,噌噌噌几下,直接射向了画船中扎堆的鬼身上!
      其中一个逃脱不及,只是瞬间就给轰成了一团飞烟,而其他的鬼类倒是在那鬼修强制解锁下反应过来,如作鸟兽散般朝着旁边飞遁!
      “呵呵……呵呵呵呵……好,你小子和我年轻时,真的很像,无论是法术,亦或者思想,以及一切……”那鬼修似乎对我忽然施展天荡,三兄弟又瞬间干掉一个八劫鬼仙感到了惊奇,竟阴森森的笑起来。
      我不知道他几个意思,但跟他很像这种事,我当然是嗤之以鼻,我如果和他一样,那早就死在爪哇国了,就好像他死在仙国一样,哪还能到达古神界?
      李相濡刚才避开那戒指,靠的是化道法能破除天下所有法术,对于自己也在范围里,他脸上当然露出阴霾,不过嘴里却转移火力的说道:“前辈看到了吧?这小子确实邪门的很!明明觉得他马上就会完蛋,实则下一刻结局都未可预料!”
      我迅速的切换毁了第二脉络,并且一个瞬间又跳到了画船的后面,随后一拍魂瓮,三兄弟全都回到了我的浑身之中,让一群正准备反击的鬼类全都扑了空!
      “很好,不错,这孩子的实力确实很强,足当一面,怪不得在这仙国横行无忌,连卫城那些老鬼都给他忽悠得团团转,最后又只能草草收场。”这鬼修笑着,身形却已经不在原地,那儿只看到李相濡本人罢了!
      我猛然把天眼开到极限,发现他竟已经来到了半路,速度快得真是追风逐月一般!这就是九劫鬼修的飞行速度!
      脸色阴沉的拍了一下奴奴的魂瓮,下一刻奴奴就出现在了我肩膀上,我立即说道:“不要废话,把所有能使的招数都用出来,我相信你能助我逃出追击!”
      奴奴早就脸色惨白了,因为只要是没有特别封印过的魂瓮,都能够看到外面的世界,所以战斗之前,我肯定都会开启这层封印,以方便在战斗中需要的时候,让他们出来即刻能投入战斗!
      奴奴正是明白战局变化,以及那位九劫鬼修的出现,所以面带惊惧也就不奇怪了!
      不用我在说什么,接下来我身后顿时空间扭曲起来,估计很大一片范围里,都给布上了阴雷,我没有犹豫又给奴奴加了一层血衣,奴奴这下子更是肆无忌惮的施展起术法,而接下来,我也总算看到了奴奴的特别攻击手段!
      看来她对于那鬼修也非常的忌惮,逃跑当然也开始不留余力起来!
      “嘿嘿……连紫奴都让你这孩子给收了,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九劫能够看透阴雷布置,所以那鬼修形如鬼魅,快速穿梭在密密麻麻的阴雷区,遇上无法避开的,直接用戒指强行引爆,仍旧肆无忌惮的追了上来,只不过,速度骤降是肯定的,毕竟多了一套解除阴雷的法术,肯定会受到影响!
      但即便如此,一个九劫追击一个七劫,也等同杀鸡用牛刀了,对方的速度真的快得我难以想象,连天眼都难以追踪到他的动作,加上李相濡也在背后偶尔施展化道法封印我的缩地术,我现在真是觉得如鲠在喉一般,想要抓住李相濡破口大骂一顿!
      在一次缩地术给破解后,对方瞬间就拦在了我面前,别伸出黑漆漆的手,猛然间朝我抓过来!
      又是戒指!
      嗡的一下,我浑身动弹不得,但第二脉络启动后,缩地术再度启动,直接甩开了对方,而奴奴也一个阴雷留在了原地,轰隆一声巨响,对方抓到了阴雷,一下就被炸得手都没了!
      当然,那不过是一只鬼手,但对于这九劫鬼修而言,也足够的丢脸了!
      这一回,九劫鬼修没有笑得出来,衣袍一甩,鬼魅一样又再度追过来。
      “还好是前辈,换着其他人,怕是怎么死都不知道呢。”李相濡冷笑说道,这话里的意思就复杂了,也引燃了那九劫鬼修的怒火。
      奴奴非常的聪明,也敢做出别的鬼不敢做的举动,竟能够在熟悉我使用缩地术的频率和手法后,原地留下阴雷,差点没把对方炸死,确实是堪称妖异的小鬼!
      “怪不得……奴奴会跟着你了,如此熟悉,如此的使人印象深刻……”那鬼修继续莫名其妙的说着话,但同样没有放弃追逐我,简直就真是形同鬼魅一般了!
      而且在经历了这次的波折,他似乎开始正视起我来,还上升到了同等存在一般,无论是移动的轨迹,还有中途施展的法术,竟没有再留下丝毫的余力,简直是我遇上过的最难缠对手!
      李相濡也给拉出了很远,不过却不影响他化道法的使用!这老家伙简直是令我心生厌恶!
      大概不过半刻钟的时间,这家伙又再度拦在了我面前,我脸色阴沉,而他这次不再打算留手,双手一伸,漫天遍地的黑雾就朝我笼罩下来,我只觉得浑身凝重,连动弹半分都做不到!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