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二十九章:新锐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我哪知道这千年前的事?反正你杀了紫卿云,仙国灭了我倒是知道,而圣道门派出杀手,暗杀紫卿云绝非正道行径,再怎么分类,都只是邪门歪道而已。”我嘲讽起来。
  
      “邪门歪道……也是,圣道门其实就是邪门歪道,和仙国比起来,又有多大区别?只不过一个自称正道,一个因鬼道昌盛而被定义为邪道而已!”樊天圣说道后面,竟发出了感慨一般的笑声。
  
      “樊前辈这话还算中听,不过你毕竟是干了坏事,既然去皇城还一段时间,咱们要不就聊聊圣道门怎么就派出了前辈,前辈又怎么刺杀了紫卿云的如何?”我冷笑道,这挫人痛处,还能拉出点八卦什么的,我其实是最喜欢的。
  
      “夏一天,你未免太肆无忌惮了!你以为你这是在说什么?”李相濡一听我这话,顿时一拍桌子,为樊天圣打抱不平起来。
  
      结果樊天圣哈哈一笑,随后却说道:“我前生为正道圣道门的修士,而后生,则成了如今的鬼道修士,也是讽刺,不过,如今的樊天圣又岂是当年的樊天圣?既然做出来了这事,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樊前辈……”李相濡表现得有些忧心忡忡的表情,这张老帅哥的脸,确实具备一定的迷惑性。
  
      樊天圣却伸出手制止他劝阻,而是微微抬起了头,说道:“其实说一说,也并没有什么问题,也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了,而且老夫至今,都如鲠在喉,无人倾吐,一个人在仙国中悠悠荡荡,又有哪一个可倾心述说的同类?如今好容易遇上了你们两位,我说一说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李相濡,你不想听,可以到外面去吹吹冷风,我知道你怕死,毕竟人往往是知道的秘密越多,就越危险,而听了樊前辈的话,更是危险中的危险,难道不是么?”我阴险一笑,而李相濡面露尴尬之色,当即说道:“夏一天,你胡扯什么?樊前辈岂是这等人?”
  
      曾经为人仙者,也偶尔会把自己称为‘人’,这倒也没什么丢份的,毕竟‘圣人’都是人仙,还称自己‘圣人’呢。
  
      “圣道门……当时的圣道门非常的大,建于量劫前的旧国遗址,因此收拢和新建神塔无数,弟子也更是无数,一时间和仙国遥遥相对,又以正派自居,而那时候的仙国,其实还不叫做仙国,而是被称为临夜国……或者干脆叫夜国的鬼道大本营,这里由鬼道治国,又有一道先天鬼气镇压在皇城底下,因此鬼气充裕,是鬼道仙修最好的修炼之所在。”樊天圣点出了圣道门和夜国的关系,倒是让我大开了眼界。
  
      而且先天鬼气镇压皇城下的猜想,也从这话中得到印证,这恐怕是我此行最大的收获了,所以我问道:“该不会樊前辈的目标,也是在先天鬼气上吧?”
  
      樊天圣顿时一笑:“你猜得不错,不过,且先听我把话说完如何?”
  
      我耸耸肩,只能是耐心的继续听下去。
  
      “后来,不知道是起源于什么缘故,两大势力却酣战了起来,我作为圣道门的弟子,从小就受到圣道门的影响而把夜国当成了十恶不赦的邪魔外道,毕竟两国战事摩擦,年年皆有,只不过大小规模不等,都难以分出胜负罢了……”樊天圣停顿了下,拿起了茶水,放到了斗篷中的黑暗处喝下,随后又说道:“而两国争端的转机,却是因为我的成长,最后给改变了。”
  
      “为什么?难道樊前辈当年长得如同李道友那样帅气挺拔,又有万仙莫敌的高强仙术?”我冷笑道,这家伙肯定又是自带主角光环的存在。
  
      “呵呵,李道仙的容姿,老夫自认是没有的,而万仙莫敌的高强仙术……老夫当年也没有。”樊天圣也跟着冷笑起来。
  
      我微眯眼睛,想了想说道:“那你凭什么刺杀紫卿云?难道一把圣道之极,就能够让你变得比夜国之主厉害?”
  
      “那倒是没有,只是当年起因也是玄奇,我记得……我那时候不过八劫的圣道门长老,跟着同为长老的一批同道,带领了一批的弟子门人,攻打夜国的一个小驻点,然而,却阴差阳错的撞上了夜国的主力大军,当时年轻气盛,竟是以死相拼想要立下天大的功劳……”樊天圣若有所思,后面却久久没有接下话茬。
  
      “打赢了?”我当然不会给他吊胃口的机会,所以索性打破了沉默。
  
      李相濡对我的无耻深感无奈,不过也懒得再制止我,毕竟看起来这樊天圣还是相当大度的包容我,或许是新鲜感,亦或者什么,至少他现在还不想自讨没趣。
  
      果然,樊天圣没有丝毫的对我不客气,反而是老实的回答道:“打输了,我们以为能够偷袭成功,结果给后来从侧翼冲出的一支大军打得连反击之力都没有,我们几个长老被俘,抓去见他们带军之人……”
  
      “后来你就因此进了仙国?隐忍后修炼到能暗杀紫卿云的地步?”我问道。
  
      “不,没那么简单……其实,暗杀紫卿云的时候,并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因为当时领军的人就是她……”樊天圣发出了干涩的笑声。
  
      “夜皇亲征?她为何没有杀你?”我问道。
  
      樊天圣摇摇头:“也是误打误撞罢了,当时她正在前往另一个驻点视察,而没有杀我的原因,却十分的讽刺,似乎她觉得我像极了谁人,所以她放过了我,放过了我的同道,呵呵,恐怕那时候她都没有想到,日后会因为这个决定而死吧?”
  
      “嘿嘿,恩将仇报,樊前辈不够厚道呀。”我阴森森一笑,心中已经鄙视了他一百遍。
  
      “你不知道,正道当时如何的去培养一个弟子,我们身为正道的一份子,当时又如此的年轻,怎么会想那么多?那些同道把此事报知了自己的长辈,而后,我就由此而成为了圣道门的英雄,甚至掌门还亲自把我收为亲传弟子,并且传授圣道门至高无上的绝学!孩子,你想想,你如果只是个普通的弟子,却忽然有一日得到门派如此的厚待,会怎么想?恐怕刀山火海也是为门派去得呀!”樊天圣重重的叹了口气,从气息中,我听出了许多的无奈。
  
      正道确实是这样的,而且一个普通的八劫长老,忽然得到这样的优厚待遇,谁不会迷失而陷入正道的疯狂?
  
      “随后我冲破九劫,成为了门中最为新锐的掌门弟子,并且在比剑大赛中不负掌门师父众望而夺冠,并且有幸得以进入禁地,得到了门中至高无上的圣剑!圣道之极……看看,这是多么荣耀而磅礴的一生?”樊天圣忽然又再度笑起来。
  
      他或许是沉迷于自己的世界太久了,我发现他很喜欢发笑,时常说着说着,就会发出‘呵呵’之类的笑声,看来是真的封闭心声太久了。
  
      “天上哪会掉馅饼?你得到这样的厚待,可不是白来的,你拿到了圣道之极,我看还是掌门故意送你的呢,嘿嘿。”我冷笑说道。
  
      “你年纪不大,看得却很清楚,不过,你也应该知晓,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的道理,我当时早已经给正道迷了心窍,掌门师父说什么,我当时就会毫不犹豫的去做……因为我的一切,都是圣道门给与的,而消灭临夜国,也是我们圣道门不知道多少年的心愿!不是么?”樊天圣反问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