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三十章:永寂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正道打击异己,向来就不留余地,这话没毛病,就算不是你去做,也会有其他人去做。”我冷笑道。
  
      樊天圣很满意我的回答,喝了茶水,好一会又说道:“是呀,但听到要去暗杀紫卿云,我仍然忍不住心中积郁,因为她也曾经饶过我一命,要知道当时若落在别的仙修手中,我早就灰飞烟灭多时了,这等同是让我去杀自己的救命恩人……”
  
      我不禁抱以无声冷笑,跟着他好一会沉寂,才率先说道:“结果不也是白眼狼,杀死了紫卿云,所以何必故作惺惺?不过你也不用难过,你旁边那位李相濡李道尊,也是和你这般,一面至善,一面至伪,都是把大义披在身上的恶魔,所以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要不然怎么会一拍即合?对吧?”
  
      “你!”李相濡有些恼怒,毕竟自己做是一回事,给人说出来,那脸可就难看了,无关在谁面前,那都是颜面的问题。
  
      “哈哈……”樊天圣大笑,说道:“你这孩子平素都是如此说话的?”
  
      “呵,那倒也不是,只是对某些人时,不需要这么客气,人有所为有所不为,方为人,你们连底线都守不住,那就怪不得别人指摘了吧?”我阴恻恻的说道。
  
      樊天圣嘿嘿一笑,说道:“我不知道你们这些量劫前遗民中,鬼修行事到底是如何,那临夜国的鬼修却不是什么好玩意,虽然不能凭一言一人一事而定论,可也足够引来正道口诛笔伐,甚至是籍此来成借口了……他们行事阴森鬼魅,残暴而冷酷,有把小孩儿炼制成鬼尸,亦有重启化血大阵,将人仙道体用作冲劫来源,当然,他们夜国自己也有律法去制止这类事情,不过当一个仙国足够大的时候,律法也有触及不到的地方,而更过分的是,仙国中的鬼修有时候因为担心本国会对他们进行惩戒,所以把手伸向了周围的其他势力上面,这里面也包括了圣道门。”
  
      “鬼道向来如此,所以圣道门又可能会容纳这样的事情?”李相濡总算逮到机会述说正义了,我冷冷的回了一眼,而樊天圣继续说道:“可能这也是战争最终爆发的理由,这一来二去,仇恨越打越深,最后谁都没办法追究到底战争从何而起,又该谁先走向灭亡。”
  
      有外敌的时候,整个国家都团结如拳头,而一旦临夜国一灭,正道又岂能长久?谁都知道这个道理,估计暗杀紫卿云会引来临夜国的直接灭亡,怕圣道门都是始料未及吧?
  
      樊天圣继续苦笑道:“我当时作为圣道门掌门之下第一弟子,手持神剑圣道之极,又怎么能临事而逃?即便是明知道要去刺杀恩人,在大义面前,个人小节也就没办法去顾及了,如果我拒绝,我终将会受到门派所有弟子的指责,甚至会被逐出师门,成为丧家之犬……”
  
      “虽然无论是选择那一条路,你都是弃子,都是丧家之犬,不过最后你连人性都丢了。”我对这样的结局竟有大快人心之感,或许是无法接受刺杀恩人这种事。
  
      “是呀,人性,在当年行刺之前,我就已经丢失了,我说了一辈子都没有说过的这么多谎言,做了一辈子加起来都多的昧良心之事,正是为了想要靠近夜皇紫卿云,最后在一次她在塔顶闭关修炼之时,刺杀了她。”樊天圣终究没有详细述说这件事情,或许是因为自己到现在还觉得不耻,或许是不想去回忆此事。
  
      “呵呵,该不会也是如李道尊那样,靠着那张挂在头颅上的脸皮,骗了紫卿云的信任,最终靠近她而进入闭关神塔,才刺杀成功的吧?”我诡异的猜测起来。
  
      樊天圣没有反驳,而是说道:“或许有这么一些原因,不过即便我想,紫卿云也不会是那样的人,而是正道谎称要议和多年的恩仇,派我为使臣,进入仙国皇城,而在谈判的中途,取得紫卿云的信任,最后完成刺杀的任务……呵呵,也不知道是什么缘故,紫卿云对我的情感应该是很微妙的,若即若离,我至今都不知道是什么缘故……或许是因为我从未谈过任何女子,或许我本就是个木头疙瘩,愚不可及……当时,她或有时会怔怔的看着我,或有时,会邀我前往花园盛景谈及国事未来……”
  
      “一世欢愉,几世哀思,可笑我命由我不由天……山河拱手,天地永寂,可怜我怎得此君一笑。”我喃喃念起这两句话,随后问道:“这把永寂哀思上的字,是什么时候雕琢上去的?”
  
      “一半是早之前她借我剑自己写上去的铭文,而一半,是她死之后,我最后面加上去的。”樊天圣抬起了头,淡淡的叹了口气。
  
      “哪一半?无论那一半,似乎都不是很和谐。”我拿出了半截哀思,但放在了台上:“可是这句?”
  
      “不,这一段,只有一半是我后面加上去的……”樊天圣摇了摇头。
  
      “怎么加?难道是一世欢愉,几世哀思?”我有些好奇,这怎么说都说不过去。
  
      “‘哀思,我命由我不由天’……是她写的,包括‘永寂,我怎得此君一笑’,亦是。”樊天圣用手在哀思上面的那几个字上划了一下。
  
      这样一来,整句话总算就不那么让人觉得突兀了,因为当时的紫卿云还未死,心境怎么可能会是这样,而后面加上去的,确实才合情合理。
  
      加上宝物一旦符文成型,坚固大多会远超锻造之时,能够动这把永寂哀思的兵器绝对不会太多,所以借用樊天圣的圣道之极,也就正常了,而当时他们两位竟好到了可以借去兵器的地步,不得不说关系不错,或许当时的紫卿云已经倾心樊天圣也有可能。
  
      只不过她可能没想到,最终那把圣道之极会斩断永寂哀思,同时还把她杀死了。
  
      两句话,带来了大量可阅读的故事,这两人的情感都无比的复杂,为何紫卿云会在这时候刻上这两句话?樊天圣当时可在她身边,而樊天圣到了两人都死后,才用圣道之极加上了后面这些话,心境的复杂程度,恐怕也不亚于紫卿云了。
  
      但樊天圣不懂,谁又能懂得一切因何始然?怕只有清醒过来的紫了。
  
      “紫卿云死后之事呢?紫卿云和紫奴之间,又有些什么关系?”我有些好奇的问起来。
  
      “永寂哀思作为临夜国控制先天鬼气的钥匙,和圣道之极的存在是一样的,被我斩断,鬼石中暂留的鬼气就被释放了出来,天雷勾动地火,整个地下的鬼气就爆发失控了,紫卿云没能控制住,包括我,也连逃跑都做不到了,最后我们双双死在了皇城,而她在临死之前,还想把自己分化两缕残魂,侵入断开的永寂和哀思中,期以能合并连携分成两段的宝物,并控制鬼气爆发,但结果显然是徒劳的,一缕残魂在哀思中成了你如今鬼杖的鬼,一缕残魂经过数百年后,被延醒成鬼仙的我加以救出,成了现在的紫奴……夜国也一夜之间成了鬼国……”樊天圣叹息道。
  
      我倒吸一口冷气,千算万算,都没想到仙国灭亡,竟会是斩断永寂哀思而造成的一次意外事故,而没有想到紫奴竟是藏在鬼石‘永寂’中,另一缕紫卿云的残魂,而樊天圣会溺爱养育紫奴,也说得过去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