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三十一章:夜国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两个九劫真仙,为何没有控制鬼气爆发,最终双双阵亡?可是还有什么意外么?”我连忙问起来。
  
      “唉,当时我斩断永寂哀思,正是想要让镇压先天鬼气的地方失去钥匙,从而让鬼气再也出不来,以后临夜国岂不是就没有鬼修了?那往后,临夜国和圣道门就失去了互相攻击指摘的基础,两国之间,岂不是就没有争端了?所以我在她偷偷修炼的时候,趁机斩断永寂哀思,但导致了这场浩劫,是我万万没有料到的。”樊天圣再次叹息。
  
      理想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樊天圣很天真,以为封闭镇压先天鬼气的门,就不会再有鬼气出来,而临夜国以后将再难出鬼修了,毕竟临夜国鬼修也并不是很多,只能说是大本营,一旦没有了鬼气,它们肯定出走,这样一来大家也就不再为难了,包括紫卿云也不再是圣道门的敌人,而他樊天圣以后成为圣道门的最强者,只要两国不再交战,掳获芳心这种事肯定也是有办法的。
  
      虽然故事非常的精彩,但我的怀疑却始终不会因此而中断:“你是说,紫不是你所杀的?而是因为此意外而死,那她为何会如此的怨恨你?而使得你无法控制永寂哀思?”
  
      “斩断了永寂哀思的时候,地下鬼气爆发也仓促之极,你也知道,临夜国神塔众多,而需要的鬼气网络也是覆盖了整个仙国,这样的爆发几乎也是灾难性的,但我当然并不懂此中之事,这才招来而如此后果,紫卿云和我无法不靠钥匙去破解临夜国的先天鬼气大阵,最后仙气侵蚀我俩,紫卿云只能是借最后力量分出两缕残魂,临别想让我持有这两样宝物去重新封印控制先天鬼气,可惜,我当时也是奄奄一息,又因为年轻而经验不足导致了失败,临夜国一夜之间化作乌有,而包括圣道门原来想要进攻的大军,也因此退却了,圣道门迁徙出了原来所在,由此临夜国成了无人敢来的地方。”樊天圣摇摇头,最后又说道:“是不是感觉很悲哀?对,仙国正是毁在了我的无知之下,而我没有控制住仙国鬼气爆发,紫卿云岂会不恨我?”
  
      “但你现在打的是先天鬼气的主意,你把永寂哀思再次放了出来,搅动风云,意欲何为?”我反问道,与其自己猜测,不如问问当事人,这岂不是更好?即便得到的信息不一定是真的,但至少也是一种猜测对方内心的参考。
  
      “我当年同样给鬼气侵蚀而失去灵智变成了鬼,最后随着时间推移,终究成了鬼仙,据而也因此想起了当年之事,所以永寂哀思从来都是我所执念的事情,我为了它而重修鬼道,走遍临夜国一切曾经藏书之处,最后不惜成为自己曾经最为痛恨的鬼修,研究这把永寂哀思,也是为了控制住先天鬼气,让临夜国不再受此等强烈鬼气的侵蚀,也不再往外扩散了。”樊天圣淡淡的说道。
  
      “真没想到樊前辈竟没有因此自暴自弃,即便自身成了鬼修,也还能有此等大度大义的想法,神州仙修,所幸有前辈。”李相濡一副由衷赞叹的样子。
  
      “哼,李道尊瞬间就忘了这位可是把仙国所有仙修变成灵鬼的罪魁祸首,从而还把它上升成恩人,简直莫名其妙,难道你让我成了鬼,又把我弄成鬼仙,我就该感激你了?笑话。”我却冷笑一声,又说道:“此事我也懒得再重复拿出来说,但先天鬼气若不再扩散,这里的鬼岂不是又要再死一次?还是一场灾难浩劫。”
  
      “如果能够恢复成紫卿云那时候的程度,我也就满足了,所以老夫并不想根绝这鬼气。”樊天圣说道。
  
      “哦?你要再造一个临夜国,而自己当不成圣道门的老大,就想要整个临夜国给你俯首称臣?学紫卿云,她可不是你这假大义的存在,你当不成夜国的皇,如果你当成了,势必还是一场浩劫。”我断言说道,樊天圣真的不适合。
  
      樊天圣呵呵一笑,说道:“我确实不适合,不过有比我更适合的存在,而现在我要做的,就是要辅佐就够了。”
  
      “哦?是谁?”我皱眉说道。
  
      “紫奴。”樊天圣断然说道。
  
      “紫奴?呵呵,她不过是个心智都未成型的孩子,就算你真的控制了先天鬼气,把她捧上了夜皇的位置,她就能如当年紫卿云那般有治理临夜国的魄力?还不是你来垂帘听政当个摄政王?结局不过是一样的。”我冰冷的说道,当然不信对方能够做到治国这种事。
  
      而且如果我是他,死后成为了鬼仙,再成鬼修,那现在临夜国也不至于还是现在这个样子,恐怕早就给我清洗了一遍秩序了。
  
      当然,这马后炮的事情,没有什么好说的,但间接也能说明这樊天圣还是太过自我,至少没有统领临夜国的能力,要不然现在仙国至于这么乱?
  
      预见这种带脑子的事情,樊天圣还真的未必有,他是苦修士,不是治大国如烹小鲜,拥有皇者之心的人,要不然就不至于想出砍断钥匙这种蠢办法了。
  
      也有一个可能,那就是一切都是他粉饰而来的假象,目的是为了自己,为了一个隐藏在背后的大秘密,而这个也是我觉得最合理的存在。
  
      能够和李相濡搭档,可不是什么狼狈为奸,简直就是龙虎双行,目的绝对不单纯。
  
      因为你会相信李相濡是正义之士,基本上离死也不远了,况且之前李相濡还说过,他要拿圣道之极回去号令正道,而樊天圣嘛,当然是统制夜国。
  
      “夜国自然不是我或者仅有她的事情,我只要默默站在她身后就可以了,临夜国鬼仙里,总不至于没有可治国才能的鬼仙。”樊天圣反驳道。
  
      “主弱臣强,臣强主弱,都是一种悲剧。”我也懒得再说这件事,而且紫奴之前并不是很信任樊天圣,甚至她本身狡诈多端,骗术百出,也不会是天生如此的,紫卿云这位夜皇,当然不会是个骗术高超的骗子,至少鬼杖中的紫就不是这样。
  
      所以即便樊天圣把一切事情圆的再晶莹剔透,我都觉得背后一定还有莫大的内幕,事情不会这么简单的,而且一家之言在失去了对手戏之后,肯定成为胜利者笼络民心的平台。
  
      “或许吧,但总比现在的夜国要好,不是么?”樊天圣反笑道。
  
      “那让我控制永寂哀思,就是你要控制先天鬼气的第一步?”我问道。
  
      “不错,我多年以来,就把这把杖借人仙之手传出了仙国,正是为了能够寻找到能够控制它的人仙鬼修,从而能够解锁先天鬼气的控制,不过也确实没有想到,会是命运如此安排,这永寂哀思会落入你手中。”樊天圣说道。
  
      “这东西很危险吧?比如去打开控制,就会让人给鬼气侵蚀,最后成为同样是鬼的存在什么的,所以你才不愿意自己去干吧?”我又问起来。
  
      樊天圣哈哈大笑,说道:“道运一说,其实本就玄妙,这把杖和鬼石出去了那么久,再度返回来,而且还落入了你的手里,不正是说明了你就是可以打开宝库大门的人么?孩子,有些事情,你不做就不会知道结果,对不对?”
  
      “那现在我就算把永寂哀思还给你,你也不肯收,一定要我去干对吧?”我森然说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