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三十三章:神像
    “不行,每个人的分工都是非常明确的,缺一不可,李道仙需要持圣道之极,除了要对鬼气进行消除,还要看顾间隙以破除大门,而你需要的就是让紫念动咒语,以尽可能的开启还在起作用的阵法,届时先天鬼气冲出,我则需要顶在前面。”樊天圣再一次把安排重提一遍,也是不想我们之间产生冲突。
      圣道之极是破除鬼气和大门的至关紧要神器,所以现在还在地脉中温养,但看来接手的第一个人恐怕是轮不上我了。
      “这里鬼气竟重到如此地步!”李相濡忽然的说道,他不是鬼修,脸色此刻显得有点发绿,不过毕竟底子摆在那,现在他浑身上下释放出一种淡淡的青金之气,这是他自己的化道法,看来连鬼气都奈何不了他。
      “再忍一忍,到了后山拿到了圣道之极,你就不会感到鬼气很重了。”樊天圣说着,把画船渐渐的驶入皇宫更内里的地方,而当我们来到两座巨大的山前面,发现鬼气在这时候猛烈的吹了起来,可见这就是鬼气的风口了,而内部按照地图来看,是一个深潭的后山山谷,而大阵则遍布了整个区域,至于先天鬼气的藏匿地点,正是山谷的正中央。
      这样的地形我见过不少,如当年我在魔域取得先天魔气的时候,那个地方也是这个模样的,这出了方便聚拢气,也是温养先天气息的一种良好地形。
      本来还想要讽刺李相濡几句,但来到两座几乎相同的大山前面,我立即给眼前的景象震惊住了,因为两座山相连的关隘口,雕塑了两尊巨大无比的石像,目测竟高达百米之巨,其中一尊是男子,可惜头颅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没有了,看不出样貌来,而另一尊,虽然饱经岁月风霜摧残,不过仍能看出端倪来,竟是原先漆了红妆的女子,看着那细微之处的雕琢,我能够看出媳妇姐姐的雏形,看来应该是鬼道的至尊形象了!
      而能跟媳妇姐姐站在一起的,又会是谁?
      我连忙上下打量这尊石像,发现这尊没有了头颅的石像竟看不出任何可参考的地方,唯一能够看到的是一身仿佛乌云一样的残留漆面!
      难道……
      我不敢想象,但却又有些疑惑,所以看向了樊天圣忍不住问道:“樊前辈,这两尊神像……”
      “这两尊石像,是临夜国最尊崇的两位神灵的神像,一尊是鬼道至尊,而另一尊,则是同等重要远古神的神像,只不过因为年代久远,神像的头部也给毁去,所以已经不可考究了,而听说临夜国并没有该神像的神灵所遗留道统,亦或者没有人知道他是谁。”樊天圣看着神像也十分的感慨,接着伸手让我们停下:“先在这等等,我们还需要一位帮手。”
      “樊前辈,请问是……”李相濡还想要问问,结果很快给我打断,说道:“那这临夜国当年除了鬼道之外,最大的道统是?”
      “是通天道,所以我其实也很怀疑这位神像是否就是通天教主,毕竟说起有教无类,通天教主便是,临夜国不是鬼修,便是杂道,如果这尊神像是通天教主,也是可以理解的。”樊天圣说道。
      我心中震撼,一位是鬼道至尊我是猜出来了,紫卿云是鬼道,而且观其打扮,无论妆容和气魄,都有三分媳妇的气势,所以从这而来也可以理解,但这通天教主却和她对搭,是怎么个回事?
      对于通天教主,我其实说不上喜欢,也说不上不喜欢,因为之前有黑子和任之的事情在前,我没办法不把夏瑞泽像通天教主一丝魂念转世什么的算进去。
      所以到底这一位和媳妇姐姐搭档的是谁?
      “不知道这次来的帮手是哪一位?”李相濡岔开话题说道,通天教主向来就和他所拜道统不大对付,所以他懒得再继续这个话题。
      “恐怕你们之前已经见过了。”樊天圣站在了两尊神像的前面看着我们。
      李相濡看了我一眼,沉吟道:“莫非是牧中平,牧道友?”
      “不错,正是牧道友。”樊天圣淡淡的说道,我心中一凛,暗道怪不得,这牧中平这么想抓我,估计也是为了给樊天圣交差的,之前他在樊天圣手中屡次带着老伙计逃过,可不仅仅是他自己够厉害,也有樊天圣故意防水的原因。
      “原来如此。”李相濡点头,没再说什么。
      我却冷笑一声,说道:“不知道牧道友能有些什么贡献?我们却还需要等他?”
      “当然有极大的作用,那就是吸收鬼气冲击劫数的时候,会消耗大量的鬼气,而他作为八劫真仙,眼下已经到了巅峰期,若是得到这股先天鬼气散发出的无尽鬼气支持,是会事半功倍,或许成为九劫真仙都不在话下,而对我们的好处也相当巨大,毕竟这后山的鬼气太过庞然,光是凭借我们肯定难以全数抵挡,你们想象下就知道了,当年我和紫卿云皆是九劫,尚且不能抵御,就算经历千年鬼气扩散到了外围,已经冲淡不少,但仍然不是我们能够轻易抵抗的,若是没有几重保障,进去也不过死路一条。”樊天圣笑道。
      “樊前辈说的在理,确实有人在旁冲击九劫,会吸收走大部分的鬼气,怪不得牧中平牧道友会选择了修炼鬼道。”李相濡以恍然的表情说道。
      我也暗自腹诽,怪不得大掌门当时神秘的说要借里面的神塔冲击九劫了,原来还有这一层意思在里面,我就说没那么简单,现在一步步看下来,又都是水到渠成的事了,这些老家伙如意算盘打得果然满算。
      很快樊天圣就发了一道信息,而大半天过去后,樊天圣说了一句‘来了’,五道人影顿时嗖嗖的从外面冲进来,而为首的人,正是那牧中平,后面还有三掌门孙赞霖。
      牧中平一到我们跟前,扫了我和李相濡一眼后就跟樊天圣打起了招呼:“樊前辈,我有亏使命,竟没有护住这孩子,将他带到你面前,还让你亲自出手一趟,实在是罪过。”
      樊天圣摆摆手,笑道:“牧道友何须自责?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毕竟这孩子滑不留手,恐怕再多几个八劫也未必抓得住他,而且你的主要任务也不在他身上,而是需要你分担一些先天鬼气才行,可有准备妥当?”
      “前辈所托,自当尽心竭力,也愿为前辈效劳。”牧中平拱手恭敬说道,而他后面的几位八劫全都行礼,毕竟大家都是以樊天圣为尊。
      “当年吩咐你养着的那东西呢……”樊天圣又问道。
      “已经准备妥当了。”牧中平说道,樊天圣满意的点头:“做得好。”
      看到连牧中平都是樊天圣的一环,我心中顿时有种不安稳的感觉,这种给对方全盘掌握的未知,想来都是十分危险的。
      李相濡也在沉凝,毕竟这也算是情理之中,却相当意外的一件事,牧中平看了我一眼,桀桀笑出声来:“小子,终究还是没逃出我们的手掌心吧?”
      我顿时一笑,说道:“大掌门盛情,我却无福消受呀,不逃怎么办?”
      三掌门孙赞霖其实也是和我一样一脸懵圈,毕竟核心的东西,他也不清楚,就这样给绑架进入了后山的禁地,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既然都到齐了,那我们进山中吧。”樊天圣说着,很快飘入了两尊神像正中央形成的入口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