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三十五章:定约

  一座座的空中花园随着旋转下潜,让整个圆形的后山逐渐成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而抬起头,神塔因为跟着下潜,所以顶上巨大无比的,有部分透明的神塔之顶正在落下,毫无疑问,这就是塔顶的‘道场’,它接下来会和周天之门大阵互相嵌合,成为另一个新的场地!
  
  我对这种近乎于地球超现实科技的杰作叹为观止,当然也会想着它们的巨大作用。
  
  一座座的空中花园开始嵌入和收藏进地底预先所在的机关藏点,使得整个周天阵变成一片压制的空间,而等到上面的‘道场’落下填入巨坑,势必会让后山成为一座真正的道场,我想接下来鬼气将会继续受到控制,而元气也因为神塔下落而不再落下来,间接形成无元气接轨的区域。
  
  这是防止先天鬼气逃离,亦或者防止鬼气继续感染元气,控制在一部分区域的办法,这临夜国对于先天鬼气的使用,果然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
  
  临夜国的神塔毕竟是九劫的,所以顶部的‘道场’亦或者‘后宫’的巨大也难以想象,下落后填平整个后山并不奇怪,而原来上了塔顶的牧中平等仙家,此刻也即将和我们接轨了!
  
  “是否觉得很是震撼?临夜国的能工巧匠制作了这封闭先天鬼气的后山,同时还巧妙的把它们分成了两层,平时神塔上升,上面就成为了吸收元气的神塔,而周天园圃则闭合,形成巨大的封闭先天鬼气的平台,至于想要进入周天之门,那就需要揭开周天园圃,把它们藏入地底机关,再下降神塔上面的巨大后宫,覆盖嵌合代替周天园圃,最终都是为了先天鬼气的保护和封印。”樊天圣解释说道。
  
  除了震撼,我当然对这里有着无尽的想法,毕竟谁得到这样一片地方,也将会是豢养鬼类,修炼鬼道的绝对最强所在,只是眼下它属于樊天圣而已。
  
  “我们不上去?就呆在这里?”我有些奇怪的说道。
  
  “不上去是不行的,你看看我们所在的圆形的阵眼,和上面的阵眼口是否嵌合就知道了,等到我们这里升上去,底下就会成为一口类似‘锅’的封闭之所,而我们将会在这个阵眼控制底下周天之门的七道门逐一打开,当然,每打开一层,鬼气的浓度会加深一层,你能明白其中的缘故么?”樊天圣反问我。<>
  
  我想了想,说道:“七道门封印真正的先天鬼气,打开一堵,下面的鬼气浓烈一分,我想就算是其中一堵打开,都不是我们现在能承受的吧?”
  
  “不错,所以现在你在这里感觉不到鬼气特别的强,正是因为七堵门还在封印中,鬼气是会往其他地方输出,所以不会集中冲击这里,可一旦我们这里每打开一道门,鬼气就越会充斥这口‘锅’使得底下的浓度越强大,至于我们的任务,就是不断的用方法来抽调这口‘锅’中,随着开启的门越多,越强大的鬼气,直到抽取足够的鬼气,使得锅内的鬼气淡到我们可以进入为止。”樊天圣解释起来。
  
  “那之前紫卿云是怎样解决和抽取打开七堵门后,‘锅’内的鬼气的?我们照用这方法不行么?”我连忙说道。
  
  “呵呵,你这孩子难道忘记了,正是我当年砍断了永寂哀思,所以它才失去了吸取这庞大鬼气的能力,也因为这样,失去钥匙后的周天阵,才无法进行控制的。”樊天圣苦笑说道。
  
  我想了想,说道:“永寂哀思既然能够吸收庞大的鬼气,修复它不就好了么?或者这核心部分应该是那枚灵魂鬼石吧?如今它已经是空壳的状态,用来吸收鬼气不行么?”
  
  “当然可以,不过因为断裂,我们控制不了它,即便能吸收,若是不能控制而引起爆发,岂不是自己伤到自己的下场?我也曾经尝试过用它来吸收鬼气,可惜,按照当年和如今来对比,它可控的吸收量顶多是一堵门的数量,而当年,我看文献,紫卿云光凭借它就能够全部吸收七堵门的鬼气。”樊天圣耐心解释。
  
  “原来是这样,那按照我们原来的计划,鬼石和鬼杖,也要用来吸收一部分的鬼气对吧?”我再度发问。<>
  
  “是的,所以七堵门,我才会算计得如此清楚,牧道友冲劫大概会吸收掉两层,而圣道之极由李道仙手持,用以对消掉两层,而鬼石则又去掉一层,剩下的两层,则由一口牧道友之前豢养的‘尸’封印掉一层,剩下的最后一层大门,就是全靠你和鬼杖中的紫来念咒开启。”樊天圣安排说道。
  
  “哦,最后一层大门才由我和紫来解决,我却用什么来抵挡?用命?你可知道,开门后鬼气冲出来,无力抵挡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下场!况且最后一层也是最厉害的一层吧?”我皱眉问道。
  
  “呵呵,孩子,你不用太过担心,你只要开启了第七层,就是先天鬼气了,到时候老夫会亲自负责控制它,届时你就可以带着紫奴出仙国去了,当然,如果你喜欢这里的宝藏,可以随时来取,我答应你,一周天的宝藏,随你选择。”樊天圣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心中已经咬牙切齿,故意把我留在后面,岂不是让我送死?这李相濡干完两层,拍拍屁股走人,而牧中平渡劫用掉两层,也是九劫真仙了,实力堪比樊天圣,根本不用担心会遭殃。
  
  只有我才是最倒霉的,也算是弃子中的弃子,留在最后才消除鬼气,谁知道是不是送死?
  
  “我保证吃掉一层,我先干,干完我就带奴奴走,这里的宝藏我也不贪心,你能给我送出仙国的我就要,不能送我也不要了!还得签下血契。”我皱眉说道。
  
  “哈哈……看来你这孩子还是不大相信老夫嘛,签下血契是要的,牧道友、李道仙都和老夫签下过血契了,不过你嘛,是必须留在最后的,无论是否摆在第一位,都必须留在最后,因为最后一层才需要用紫卿云来念动咒语,打开关键的周天之门不是?”樊天圣笑道。
  
  “怎么说都是我倒霉的意思对吧?”我心中十分的郁闷。<>
  
  “并非如此,那是因为天命之选择,上天让你成为了永寂哀思之主,便是让你成为担当这个任务的唯一,福祸永远都是并存的。”樊天圣笑道,说完从在袖子里拿出了一张血契,快速的写上了一堆的契约,大致的意思无非就是让我开第七堵门后,把奴奴还给我。
  
  “不行,我先用鬼石吸收掉一层,然后奴奴你就必须给我,我反正保证让紫卿云破除最后一层周天之门!”我皱眉说道。
  
  “结果都是一样的。”樊天圣说道。
  
  “那也必须这样做,要不这事我弄崩了,让你们吸完其他六层后,卡死第七层。”我坚持说道。
  
  “呵呵……你觉得第七层我们就没办法备选么?”樊天圣冷笑,但很快挥挥手说道:“算了,就依你又如何?签下血契,此事便开始吧,不过第七层周天之门开启前,你不能离开后山区域,否则,血契会生效,你的道体脉络会因为违背这张契约而产生混乱。”
  
  混乱的结果不用多说,既是整个脉络会缠绕,重者短路爆体,轻者也是面目扭曲,元气使用受阻之类的,所以血契一旦签订,势必执行。
  
  开门肯定是要开,成功与否也都是天命,我只要按照契约执行就好,所以只是犹豫了一下,我就签订了血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