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三十六章:孤影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樊天圣看着签下的契约在手中应验而熊熊燃烧,发出了瘆人的笑声,随后看了一眼底下的周天之门,说道:“孩子,你快去准备吧,相信李道仙如今已经到了地脉下面了。”
  
      我心中犯着嘀咕,签个契约都能笑成这样,看来还真不是一般的想要算计我,不过我也不是省油的灯,作为第一层的执行者,我准备期还是很长的,中途可以有缓冲,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
  
      “既然如此,我到处走走没什么问题吧?”我说着,已经飘了起来,现在大阵移动了大半天,整个周天园圃都收拢到周边,并且闭合起了封闭鬼气的门,使得底下形成了一口如同圆柱形状的锅,当然,神塔作为它的中轴,也壮观的矗立在中央,至于塔顶的后宫也嵌合成了锅盖,而我们阵眼的位置,也已经上升到了锅盖的顶部,也就是出现在了后宫的位置。
  
      “当然,只要不出后山,你想要去哪都没问题,不过,其他阵眼你就不要去了,以免破坏布置,另外趁着李道仙获取圣道之极的时间里,也希望你准备好鬼石,毕竟你将是第一层鬼气的吸收者吗,等到所有人准备好,计划就会开始。”樊天圣淡淡的说道。
  
      “嗯。”我也懒得回答,闷头应了一声就飞走了,首先当然是观察一趟这壮观华丽的圆形后宫。
  
      我悠转的时候,当然是打算先看看当年紫卿云居住过的地方,虽然应该已经大变样了,但奴奴的生活轨迹肯定有。
  
      前方的内城皇城,是当年紫卿云发号施令的地方,后山的神塔顶部,则作为修炼和居住地,肯定具有一些研究价值,所以我首先就闯入了当年紫卧房所在。
  
      我发现这里并没有因为仙国毁灭而变成废墟,毕竟在用料上,皇城和后宫都是登峰造极的存在,即便过去千年,数千年,只要有人守护,就不会给其他的盗墓者或者是鬼类破坏,在紫卿云死后,樊天圣就霸占了皇城和后宫,其他的鬼类止步在了皇城和后宫外围,让这里得到了最大的保护,所以现在看起来,还是相当的完整。
  
      我一路走在前往卧室的路上,这里的地毯,绘制的画都还挂在那儿,看来平时还是有打理它们的存在,毕竟樊天圣也是鬼修,找一群鬼类来干简单的活,实在太正常了。
  
      果然,就在我刚进入拐角的时候,就发现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鬼影站在那儿,正在用嘴轻吹出阴气,喷向一面名画上,去除上面的灰尘。
  
      她似乎发现我的存在,那双苍白的白目朝着我看了过来,而嘴巴则露出了尖锐的白牙。
  
      我对这些低级鬼类并没太大的恐惧,除了她们确实有点面目狰狞之外。
  
      那女鬼很快朝着我扑过来,在黑暗的光线中,确实有些摄人胆魄,不过我只是瞪了她一眼,就吓得她反退了回去。
  
      “哼,看来这樊天圣在这里养了不少地缚灵鬼。”我冷哼一声,继续的往里面行进,而不一会,又陆续看到了几个女鬼,都是面目狰狞,双目全白的,看着就没什么灵智。
  
      不出一会,我就来到了一间疑似卧房的门口,毕竟周围布置太过华丽了,而门的旁边,就站着两只地缚灵鬼,当然都是女鬼,这些灵鬼没有什么灵智,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只能简单的执念于一两件事,这显然是樊天圣的需求。
  
      推开卧室的房门后,我发现里面纤尘不染,而一张床孤零零的躺在那儿,窗外能够看到的,只有寂静无比的黑暗罢了,除此就再无一物了。
  
      而除了床,还有一些小女孩喜欢的小玩意,比如一些布偶,比如一些少女喜欢的精致摆件,还有一张小桌子,上面几卷书籍,毛笔架子什么的,整整齐齐的。
  
      是奴奴的房间。
  
      我看了一眼上面的字,发现都很娟秀,还带着很明显的稚气,绝对不是大人写出的字,不过却十分的工整,不是一般孩子可以写出来的。
  
      书籍也多是一些德育,科教类的启蒙著作,甚至还有修炼用的书籍,看着虽然表面没有什么灰尘,但内里应该很多年没有人翻看过了,包括字也是不知多少年前写的。
  
      而就在我观察周围的情况,想要从中得到点信息的时候,门吱呀一下就开了,一个灵鬼飘了进来,诡异而轻飘飘的开始处理房间中的一切,检查摆置座椅,开口用阴气吹掉置于上面的灰尘,用轻不沾尘的袖子轻抚掉哪怕一两颗的尘埃,一切都做得十分的细致和公式化。
  
      到了这个时候,我大致上已经明白了奴奴平时的生存状况,这孩子确实十分的可怜。
  
      当孤单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性子扭曲就正常不过了。
  
      她谎话连篇,却又表现出对人的一种莫名的依赖和亲近,其实都是可以理解的,当你身边全都是一群没有灵智,只会坚持一件事十数年,数十年的灵鬼时,当你无论怎么对她们叫嚷,怎么和她们说话,怎么责骂她们都没有反应的时候,孤独将会统治一切,如果性格不扭曲,根本上说是不可能的。
  
      而且看着这周边,一点樊天圣居住过的痕迹都没有,就能够知道奴奴的生存环境重复到怎样无以复加的地步了,除了孤独,还是孤独,她的玩伴,恐怕只有一群样子不同,但却表现一样的灵鬼。
  
      这将会养成一个孤僻的,没有任何安全感的孩子,因为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她自己而已,其他的,都将会是次要的,就如同灵鬼一般存在的木偶。
  
      当然,她并不是什么都不懂,这里的典籍很多,可见樊天圣也会时常送来典籍让她去看,当然,是否因为她学业不精而责罚她就不知道了,但肯定是严厉的,或者是古板的,否则奴奴也不会害怕他,看到他就本能想着逃跑。
  
      回避,必定是谎话的起始源头,想要避开,才会去说谎,所以两者之间达到了一定程度的失衡时,也会让性格变得异常的古怪。
  
      但这不代表樊天圣不喜欢这个孩子,或许只是以严父的心态去教育她,毕竟从樊天圣的述说里,其实他对紫卿云是有着复杂情感的,所以奴奴在他的心目中,同样可能会让他视如己出。
  
      可严苛的教育模式,和现在冰冷的家园搭配起来,问题就出来了,奴奴即便过得再安逸,也会产生逃避的心态,谁想要居住于这样的国度?而典籍上讲的世界,也会是一个孩子想要向往的,想要一一印证这个世界的一切,然而,长久都在这样的地方待着而无法出去,又怎么能让她满足?
  
      她成了一只孤单的笼中小鸟,只会学习,只会修炼,却不知道结果如何,所以面对樊天圣的时候,她没办法获得自由的现实,据而又想方设法的去实现自由的心情,都给樊天圣所识破,拒绝,限制后,所带来的副作用,让她这样的孩子总觉得空牢牢得无所适从。
  
      等同只有父爱,而屏蔽了一切的情感,包括什么母爱,亲情,友情等,谁的童年会正常?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会有这样的奴奴,确实就说得通了。
  
      她会不断的说谎,骗樊天圣,骗周围的鬼,骗一切,其实只是为了保护或者争取到自己想要的罢了。
  
      面对养成奴奴的环境,我对这座死去的宫殿早没有丝毫的兴趣,加上外面有了别的动静,我立即飘出了奴奴所居住的宫殿。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