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三十七章:可逆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不知道是不是樊天圣已经把阵眼落实,几道光柱正在射向底部,使得整个圆形的‘锅’多了好些的光线,看着相当的华丽,但这应该很快会让鬼气充满的地方,我可不是很喜欢,所以看了几眼就没兴趣了。
  
      而我因为从另一个位置出来,这让我反倒注意上了一处看似高台的地方,高台的左近,飘着牧中平的几个老伙计,包括三掌门眼下一在圆台的附近,至于牧中平自己,如今正在高台那儿打坐,并且身边已经摆置着好些法宝了。
  
      我顿时飘了过去,但三掌门孙赞霖却到了我面前拦住我,说道:“夏一天,各有任务,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孙赞霖的不客气举动,并没有让我有半点的恼怒,因为我只要想进去,这里没人能拦得住我。
  
      不过看到我还打算要进入远处的高台,牧中平的另一个老伙计飘了过来,说道:“夏道友,我们正在给牧道友护法,还请不要靠近的好,毕竟牧道友一旦的充劫,劫雷可不是闹着玩的。”
  
      我冷哼一声,说道:“我会怕劫雷?”
  
      “怎么?”孙赞霖顿时脸色阴霾下来,他对我有成见我一点不奇怪,要不是因为我,他也不至于失去一切了,连权利都给架空了,现在来这里,要不是牧中平还没打算让他死,他早就死透了。
  
      “老三,行了,让夏小子进来吧。”
  
      就在孙赞霖准备和我飙上的时候,远处平台正在做应劫准备的牧中平很快传来阴恻恻的声音,这老家伙阴险诡诈,之前甚至还想要算计樊天圣,那绝对是老狐狸之极,而且是不是要算计我,同样也没法子甄别,此刻问一问也是有必要的。
  
      我很快飘到了平台上,这平台构造我早就知之甚详,毕竟每一座神塔都有一座,这是引动元气下来的平台,也是沟通天地的桥梁,所以用料都是顶级的,当然,劫数不同也会有一些不一样,而眼下这座准超级神塔的玉台,显然是顶级中的顶级,这临夜国作为准超一流的门派,这座神塔就是标准,因为它已经远超一流神塔的水平了。
  
      “之前你给我的咒语是假的,我给樊天圣看了,让他当场烧毁了,你想害我?”我皱眉说道。
  
      “呵呵,给看出来了么?这也正常,你小子也是老实,居然把这咒语交还给他验证。”牧中平阴森森一笑。
  
      “给我个原因。”我冷道。
  
      “咒语没改动多少,只是把原来咒语上,加了点限制,至少不能让樊天圣太过得意,但既然给他识破了,那还有什么好说的?不过目的嘛,也已经达成了。”牧中平说道。
  
      我瞪了他一眼:“你把我当成桥梁?”
  
      “那可不好这么说,你应该属于开启大阵的至关紧要一环,也是最后一环吧?如果我冲劫不成,身死道消了,那你到时候让紫鬼再念咒,我能有什么好处?我只是给你预留点逃跑的空间,不让樊天圣得逞后,把尾巴都斩掉干净而已。”牧中平桀桀的笑起来,随后说道:“对了,这些事且先不说,说说你之前跟我说的,渡劫保我成功,此话又怎么说?”
  
      “就之前我说的,你用阴气把道体冲击到羽化的地步引来劫数,我就能够助你渡劫,把握当然是十成,只不过,没有好处,我岂会帮你?”我冷哼一声,对之前的事情仍然耿耿于怀,所以又道:“咒语如果留下一些空间让大门无法打开,樊天圣岂不是要干掉你我?”
  
      “嘿嘿,打不开大门,对我有什么好处?他许我国师之位,只有打开了大门,我才能拿走宝藏得到该得的地位,如果开不了大门,他岂不是还得跟我打一架?况且我渡劫成功,也需要稳固修为,他开了大门也同样需要镇压和控制先天鬼气,大家都将会是一个平衡,难道不是?”牧中平说道。
  
      “确实,平衡很重要,但李相濡拿到了圣道之极,又怎么会平衡?”我反问。
  
      “呵呵,圣道之极烧尽一切邪妄,从而将那股圣力引援于其主人,既是一把得圣、至圣之剑,所以才是能成为圣人之剑,而灭掉两层的鬼气,他至少也是八劫真仙了,也需要巩固修为,那是否也是一个平衡?”牧中平比我要清楚大阵的宏图,所以解释了我所不知道的这一点。
  
      “那我呢?这樊天圣打算怎么处理?”我问道,他们全都平衡了,那我肯定就会是一个不安定的点,也是樊天圣所不容的。
  
      “桀桀……”牧中平忽然诡笑起来,笑得很是瘆人。
  
      等我瞪着他好一会,他才不紧不慢的说道:“原定计划是,你用鬼石吸收了一层后开门,最后一层的鬼气立即就会冲出来,把你吞噬掉,而即便不是我们猜想的那样,你会用鬼石来暂时抵挡,吸收了又一层鬼气,想必里面的先天鬼气也不简单,你也是死路一条罢了,对了,你应该知道自己是弃子才对的,为何还要问我?”
  
      “哼。”这虽然是我心中的答案,但从设计者之一的人口中说出来,还是一种被欺骗后带来的愤怒。
  
      “夏小子,你也别怪我们这些老家伙狠毒,年轻人嘛,总是要多劳,否则怎么多得?闯过去了,比如你给鬼气吞噬成为了灵鬼,又修成了鬼仙什么的,那岂不是也是一件好事?你是必死无疑,但却又置死地而后生,顶多是几百年混混沌沌后,又会是一条好汉,以鬼仙晋升九劫,也没什么问题嘛,反正你如今也是个鬼修,能差多远?”牧中平说道。
  
      “妈的,老子还不想死!”我怒道。
  
      “但你不得不死,樊天圣可不是傻子。”牧中平摊手说道。
  
      “我给你护劫,你给我方法。”我现在得寻求一切帮助才行,要我成为鬼仙浑浑噩噩几百年才恢复过来,这黄花菜都凉了,别说再给我九劫了,让我上九重天我都不干!
  
      “方法给你了,但你给樊天圣了。”牧中平得意的一笑。
  
      “那好,你自生自灭吧。”我咬牙说完,一挥袖就转身准备离开,牧中平当即飘过来拦在了我面前,说道:“且慢,你为我护劫,确定能成?”
  
      “必须的,你只能找我,要么你就在天劫下幻灭吧。”我皱起了眉。
  
      “签个血契,到时候你念我给你的原咒语,争取一时缓冲,我会助你避开这一劫,你看如何?”牧中平这回总算露出了认真的表情,他半眯着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狠辣。
  
      “你怎么打算?”我问道。
  
      “你应该知道樊天圣的行事风格,为了让整个计划完美的得到完成,他一定会有后手,恰巧这次代替你的后手,就准备在老夫手中,你若是与我签下血契,在打开最后一堵门的时候,使用我给你的咒语,我就启动他这后手,争取到你不会给鬼气所扑灭,当然,你得先助我渡劫成功,如何?”牧中平说道。
  
      我上下打量牧中平,考虑他这话的可行性有多少,但鉴于我实在无从选择,半响,我只能说道:“把血契拿出来看看。”
  
      牧中平阴恻恻的从袖中拿出已经写好多时的血契,说道:“我这也是为自己留一手,让我在你和樊天圣中选一个,我还是愿意选你不是?”
  
      “一群老狐狸,都在找漏洞钻!”我看完了血契,大致又是在大家签下的血契基础上,把漏洞挑出,并各自留下一些机会可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