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三十八章:阳熔
    牧中平把签下我脉络的契约甩了甩,眼睁睁的看着它燃烧殆尽后笑道:“嘿嘿,彼此彼此。”
      而似乎发现我和牧中平接触时间太久,很快樊天圣就来了消息,让我到他那边一叙,我拧了下眉,也没打算继续呆在这引起怀疑,就返回了樊天圣所在的阵眼那里。
      樊天圣看了我一眼,说道:“孩子,牧中平可是老狐狸,你不该和他呆着太久。”
      “呵呵,你们都是。”我冷笑,樊天圣接着说道:“李道仙如今已经获得了圣道之极,正在冲出地脉,我们再等一会,就能够开启大阵了。”
      “哦,我想要去找点纯阳的宝物,至少也得为最后一层的大门做些准备。”我说道。
      “其实完全没有必要,因为你自己就有挡鬼气的存在,如果它都不成,恐怕你再早来什么,都没有用。”樊天圣说道。
      “什么意思?”我有些不理解。
      “紫卿云本身也具备吸收鬼气的能力,到时候开启了大门,她就是你坚实的盾牌,不是么?”樊天圣说道。
      “那还不够。”我当然不会信他。
      “呵呵,那你打算去哪找呢?在仙国找纯阳之宝,无异于在热水中寻冰,即便多年前有,但不同圣道之极一样存于地脉经历滋养,早就失去了纯阳之气,现在才想着出仙国,根本也来不及了,不是么?所以代替品才是正确之道。”樊天圣说道。
      我本来想要反击几句,但樊天圣却忽然说道:“来了。”
      我皱了皱眉,很快发现其中一个阵眼那,忽然光线一闪,紧接着一道光影就出现在了后宫很远的一处阵眼中。
      这些阵眼和现在我所在的阵眼,都是和下面锅底相连的传送点,想要从下面上来,就必须站在传送点上,而李相濡得到了圣道之极后上来,当然要经过阵眼。
      不过当鬼气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阵眼就没什么用处了,毕竟在锅中鬼气沸腾的地方呆一会,和蛤蟆置身滚淌的水中没什么区别,一会就给煮熟了,所以还是在锅盖顶上安全些。
      李相濡满面春风的飞向了我们,他身后已经到处是淡淡的金色光芒了,我心中感到一丝的诡异,因为这光芒正在烧灼周边的鬼气,而快速的变成元气钻入他的体内,这看起来,简直就是一种转换气息后有助修炼的超级至宝!
      怪不得之前牧中平会说是得圣、至圣之剑了,这得圣的意思,恐怕是获得成为圣人之机的意思,至圣则是到达巅峰的意思,那这把剑的能力我就理解了,是升级之剑!
      我倒吸一口冷气,难怪樊天圣暗示得到这把剑会让李相濡一切都不同,这是李相濡烧掉鬼气而吸收纯元气的至宝呢。
      有些宝物就具有净化气息的功能,其中我见过最简单粗暴的就是云冰心的先天灵气,它洗刷一切法术、气息,最后转化成精纯的气息,包括鬼气、魔气都能刷没了。
      而这把圣道之极同样也有这样的功能,他在李相濡体内,就不断把侵入持有者体内的杂乱气息烧灭,而最后得到的精纯元气就会钻入持有者体内,让持有者修为源源不断的提升修为。
      所以李相濡如果此刻置身一处鬼气充盈的地方,恐怕修为和实力上升的速度更快!
      毕竟之前他也消耗掉了七八成元力,此刻竟又重回了七成,这点就看出了圣道之极的可怕。
      和李破晓的不灭差不多!不过似乎又不一样,李破晓那把也可以这样,但却是金属性的,以不会被破坏为主要的功能。
      而这把应该是纯阳火属性的,规则恐怕是另一种,或许没有不灭那样变天的硬度,但至少有它自己独有的另类能力。
      “多谢樊前辈赐剑!”李相濡飘过来后,满脸的喜色。
      樊天圣伸手一副免礼的样子,说道:“不必,此圣道之极,我从变成鬼仙开始就不能用了,而李道仙你作为圣道中潜力无穷者,自然是最适合他不过的,来来来,让老夫看看,此剑可还是以前的样子么?”
      樊天圣也是在确认这把剑可以达到自己预料的用处,毕竟他性格就是需要稳定胜于一切。
      李相濡很快伸出手掌,我发现他的手中,居然出现了和我一样的类似咒文,这是当时我收下浩劫后也同样有的,一念咒召唤它就会显现。
      果然,这圆形的符文出现后,一滴火红中透着金色的液体就从他的手掌中缓缓的升起,而在他身边的鬼气,居然滋滋的燃烧起来,鬼气消失,精纯的元气就出现了。
      这是必然的结果,因为魔气、鬼气都包含一定程度的元气,当它们给烧灭,自然就只剩下元气了,只不过质量肯定不会是同等的,毕竟鬼气和魔气占据的气息比例会更大点。
      包括我站在这里,都给这滴熔岩一样的液体所温暖,还真不愧是纯阳之剑!
      液体很快凝聚出一把红色的透明长剑,这把长剑很细,很长,而剑身也是透明的,周边因为烧灼鬼气而变得如同有火焰流动一样,而血槽的部分是空的,却也有着三味真火一样恐怖的温度,看来谁给它扎上一剑,都要有化为灰烬的心理准备才行。
      我心中不禁暗自腹诽,也不知道它的主战能力如何,如果只是净化提纯元气来提升修为,那还不算太过分,可如果也有浩劫一样存储足够能量就能毁天灭地的功能,那可足以称之为另一把浩劫了!
      当然,这不代表它真的就比浩劫强大,因为浩劫是水,水生万物,而它复制这把圣道之极剑,肯定也是没问题的。
      可惜现在浩劫已经给我丢重水里滋养了,而且养好后李古仙也会带走它,现在我就相当于没有兵器对付李相濡了,他有这把剑,足以稳压我那把鬼杖无疑。
      因为当年这把圣道之极砍断了永寂哀思,破了鬼杖的连携阵法,现在再拿鬼杖跟他硬拼,岂不是要给他这把死克我的剑跟砍竹子似的弄成几节?
      “嗯,不错,这把剑在这地脉中滋养后,威力更强了,恐怕使用纯阳熔火,威力会更胜往昔,李道仙,你既然有机缘获得此神剑,就需得好好对待才是,不要辱没圣道之极的威名,此剑可是量劫之前遗留至今的神剑,为正道所得后经历精心豢养,才有了如今的威能。”樊天圣赞许的点头。
      “是的,此剑无愧至圣纯阳之名。”李相濡回答。
      “那就开始吧。”樊天圣笑道,随后看向了我。
      我心中正郁闷,这纯阳熔火是什么鬼?难道是和净世青萍剑、浩劫一样的超级大招不成?看来这把圣道之极不简单。
      “呵呵,夏一天,你总不会想要试一试纯阳熔火才打算去吧?这把剑可是斩断过永寂哀思的,你那把破杖恐怕撑不住一剑的,包括你那三只鬼,在纯阳熔火里似乎也撑不住一瞬呀。”李相濡故意揭开永寂哀思的伤疤,看来对于这把剑信心十足了。
      鬼知道他在地火中是否试过这把剑,不过敢挑衅我,按他的性子,肯定是十拿九稳了。
      不过深知自己这把杖打不过他,我也懒得和他计较,况且之前樊天圣说过了,有了这把剑我的三兄弟就打不过他了,看来是一把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否则他不会这么说。
      “风水轮流转,会有你好看的。”我郁闷的哼了一声,带着鬼石就去了传送点,毕竟阵终归得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