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三十九章:暴龙
    李相濡从阵眼那上来后,樊天圣已经用阵眼启动第一重的周天之门,毕竟他居住在这里千年可不是白住的,对于后山研究非常深,所以打开周天之门和开家里的门差不多。
      巨大的周天之门在隆隆声中发出一层层的符文亮光,而透出的光上面,因为尘封许久而掉落了许多的粉尘,不一会,鬼气竟开始渗透了出来,浓稠得如同水源一般,我从阵眼那下去,只感觉脚下一层竟都浸湿了!
      鬼气这种气息当浓稠到一定程度,会呈现出浓稠,凝滞,甚至水一样的状态,水属阴,水是万物起源的根本,所以说阴阳而不是阳阴,也是有一些联系的。
      我拿出了鬼石的盒子,揭开了里面的封印,这里面一丝丝的黑色亮光,开始随着吸入阴气而变得深邃起来,之前在鬼石里召唤我的,看起来应该是樊天圣了,毕竟这鬼石当时是寄存了一缕紫卿云的魂识,随后这缕魂识诞生了奴奴,而鬼石就变得无主了,由此给樊天圣炼化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当然,他既然把他送人,肯定不会炼化,但寄托一缕联系用的魂识,应该不困难,所以当时近距离的时候,用魂识来联系怂恿我就不奇怪了。
      取出了黑色晶莹的鬼石,地上的黑色冰水迅速化气往我这涌过来,并且钻入了鬼石之中!
      我发现鬼石此刻已经不再有侵入我魂识的迹象,所以立即反侵入一道气息,开始抹去樊天圣的印记,这个过程显然顺利无比,毕竟我要控制鬼石,当然需要把鬼石占为己有,而樊天圣也是必须默认这样的做法,而他不反抗,鬼石当然就归我所有了。
      控制了鬼石后,阴气对我的侵蚀顿时大减,毕竟我可以控制它吸收的范围,所以间接对我自己形成了保护,而控制住后半截的鬼石杖后,我立刻在地上快速的绘制了一个聚阴阵,随后将鬼石置于阵眼的位置,开始加速的吸收起鬼气来。
      抬起头,阵眼那站着的樊天圣还在做揭开第二重门的大阵,不过看到我的聚阴阵后,还是忍不住露出一丝诧异,看来他也对这大阵很感兴趣,不过这很正常,地球那时候的阴气和阳气都不是很强,所以这类聚气阵也是有需求才研究出来的。
      聚阴阵负责主动吸收阴气后,我这里压力顿时减轻了很多,这鬼石不受他人所控后,不再释放鬼气来攻击我,反倒现在在我的控制下正不断贪婪的吸收第一重门倒流出来的鬼气。
      鬼石并不是只有宝石部分,限制它的,其实还有缠绕固定它的爪子,这东西之前可没有认主,所以我一直封印在盒子里,这样的处理是正确的,因为如果我贪婪的想要在之前就据为己有,很可能早就给樊天圣控制了,但现在我还要开最后一堵门,又有血契约束他,再进行强行宝物洗白,并打上自己的印记,他就无话可说了。
      我专心的开始聚拢阴气,反正吸完第一层,这事情就暂时告一段落,所以我打坐在鬼石的旁边,等待吸收这第一层鬼气。
      每一层关押着的鬼气量都相当庞大,也不知道源头是哪儿,但源源不绝的状况,让我有些发愁现在的鬼石能不能吸收完整的一层。
      不过看了一眼安静的吸收鬼气的鬼石,我心中倒是松了口气,最好是能够持续现在的状态,或者能够超额有所盈余才好。
      然而,还没等我这念想结束,鬼石那边没出问题,我体内却有一股力量翻滚沸腾起来,这让我顿时怵然一惊!
      “祖龙大神,这个时候你躁动什么?”我有些郁闷的说道。
      结果我的牢骚非但没能让它平静下来,反而竟让它的躁动更甚,祖龙之气很快就从我心脏部位冒出,并且开始充斥我的四肢百骸,甚至连我的双眼,感觉都有种被占领的错觉!
      祖龙延醒了。
      此时此刻,它正在瞅着这一枚鬼石,并且在它的观察下,连我都有些身不由己起来,连它侧着头,仿佛一只狗在好奇的看着自己在意的东西,好几次还到了鬼石的前面,用力的嗅了几下。
      之前第一次和鬼石接触的时候,我就已经感觉到它的躁动了,但没有此刻那么明显,或许好似因为之前大掌门拿到的时候,这枚鬼石的能量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了,但如今,很明显在吸收了强大的鬼气阴泉后,这枚鬼石有了更为恐怖的能量波动,这当然让祖龙有亲近,或者是被诱惑到。
      而没过多久,我身上就跳跃出一道道雷电来,模糊的灰色烟云开始覆盖我的全身,我摸了摸脑袋,两支类似祖龙犄角的东西,竟开始出现在我的头上!
      我脸色不禁一变,这是祖龙铠自我成型了。
      很快,我还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朝着那枚鬼石伸过去!
      我的双手,已经覆盖上了一层祖龙的鳞甲,坚硬程度不消多说,不过能否抵抗住鬼石的庞然鬼气,我一点把握都没有。
      但即便我没有把握,祖龙似乎都没有停下的意思,很快它的爪子就轻轻的拎起了悬空置于聚阴阵正中央的鬼石,并且还想要拿到我眼前慢慢的观看它!
      我脸色一变,连忙说道:“喂,祖龙大神,我可不是你,我对阴气免疫能力没那么高,别把我照瞎了!”
      哧哧……
      祖龙大神发出了类似笑声的气息,随后我的舌头由不得自己的舔了下嘴唇,这竟是祖龙对这鬼石在垂涎三尺呢!
      我一瞬间有了不祥的预感,这暴力龙不会想要吃了鬼石吧?别说进了肚子岂不得冰死,就是吞下这鸡蛋大小的球,我也够呛了!关键这还不止是球,你这是要我口吞大宝剑?
      可这祖龙不知道今天吃错了什么药,忽然两只尖锐的爪子拎着鬼石,缓缓的靠近我的嘴巴,并且还控制我张开了口!
      “别……别呀,祖龙大神!龙大哥!兄弟!别呀!”我连忙急叫道,而这时候,鬼石已经开始强塞进嘴里了,连鬼气,也在这时候疯狂的涌入!
      我抬起头,也看到了樊天圣和李相濡都一副震惊的表情,就连渡劫台上的牧中平,也双目圆瞪,觉得我这是发疯的节奏!
      有苦说不出的我,已经是含住了半枚鬼石,结果因为这鬼石还有一些诡异的神铁缠绕,所以卡在了我的嘴巴上!
      “妈……的,好险……”我顿时松了口气,强行控制自己的身体,伸手抓住半把杖子,用力的往外拉!
      结果出乎我的意料,另一只不受我控制的左手,竟配合的帮忙把连携鬼石的半把杖子拔了出来!
      可我刚想着它是否清醒点了,知道了我肯定吞不下那玩意之时,这祖龙大神又开始犯间歇性神经病了!
      嘭!
      一声巨响,它的两只爪子直接就一爪按住了鬼石,一爪抓住了半截缠绕鬼石的杖,非常暴力的扯了起来,似乎想要把它们分开!
      我顿时看呆了,就连樊天圣,牧中平都难得露出意外的表情!
      牧中平明显抱着看热闹的态度,至于樊天圣,则是不明所以,但后悔肯定很明显,毕竟一重门的时间看来是要比原计划超时了,另外,这高级别的液体鬼气,现在还有很深的厚度,如果不吸收掉,后面第二层,第三层怎么解决?
      “哼!本来还以为至少第三第四层才会出问题,没这么快就出事了!”樊天圣很不高兴的说道,随后看向了李相濡:“李道仙,可否劳烦你下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