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四十一章:四层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祖龙开始控制我的身体咆哮、怒吼,随后胸前正中央的那枚鬼石开始不断的吸收地下流淌的浓稠黑色鬼水,并且强大的能量也开始冲刷洗髓我的道体,我只觉得脉络在疯狂的变化,因为最近第一脉络自进仙国开始,就已经吸收大量鬼气,早就冲击到了七劫的巅峰,所以害怕和李相濡一样碰上遇劫,所以我立刻切换了第二脉络!
  
      结果刚刚切换,一瞬间就遇劫了!
  
      瞬间撑大的脉络,差点让我刺激得昏了过去,不过随之而来的冲劫,让我一下子又清醒了过来,而被祖龙强控身体的运行,那可怕的内外力量,也不断的让我的劫数变得可笑的渺小,只是三四个眨眼的时间,第二脉络就冲击到了七劫,连我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这是因为精纯的力量对流造成的奇效,如果是自己去神塔冲击,凭借药物和运气,或许也有这样的效果,但怎么能和精纯的祖龙之气相比?那几乎相当于直接的灌顶!
  
      祖龙因为凭借鬼石吸收之力,所以根本不缺力量,而他在体内转换适合我使用力量后,会对我进行能量强行倒灌,而这股精粹的力量一旦灌输,都会以灌顶的方式来进行的,因此才会直接让我的修为得到提升,这样的能量反馈方式,和圣道之极也有一些相同,只不过不同的是祖龙需要耗费远比自然吸收多十数倍的能量。
  
      灌顶是最亏的一种直接传输功力的办法,要不是祖龙的强大吸收和化解能力来做这件事,换其他人命早就灌没了,所以也怪不得它无视李相濡,改吸收鬼气。
  
      逃过祖龙攻击一劫,李相濡飘在半空中,浑身金光闪闪,那是圣道之极源源不断烧灼鬼气让他不断的获得最为精纯元气的表象,鬼气是元气被先天鬼气感染后形成的一种气息,眼下阴气给净化烧光了,剩下的少量元气就是最为精纯的元气,这里面的气息等级实在不好去估量,但绝对是纯得直接能成为修为的存在。
  
      这把圣道之极不愧是神兵,拥有九大神剑都不具备的特殊能力,那就是扫却一切邪妄气息,就能够坐等遇劫的晋级神兵,光这一把,呆在仙城里怕用不了几年,想不九劫都难!
  
      李相濡似乎正在不断的冲刷自己的道体,毫无疑问这老家伙也在冲劫,确实是艺高人胆大,如果换了其他的仙修,看到对头在这里,早就跑得没影没踪了,他居然敢在这里冲劫!
  
      “杀……杀了他……”我咬牙切齿,双目死死的等着李相濡,只想要让祖龙再发一回疯,把李相濡干掉再说,但偏偏祖龙正在狂吸这第三层的液态鬼气,这是接近凝结的纯度了,可想而知是多少年才能形成的数量,所以祖龙贪婪如饮琼浆就不奇怪了,就好比凡人遇上喝了能长生不老的神水一般,旁边即便再危险,人也会不顾一切先喝完再说。
  
      有了祖龙的参与,以及圣道之极的不断照耀,整个后山深潭中的液态鬼气快速的消耗着,冲出来的液体,远远没有祖龙加上圣道之极消除得快,所以原来一开始就涌出的液体,很快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
  
      樊天圣兴奋无比,连忙准备开启第四层的周天之门,毕竟我和李相濡能完成三层,就是完成了计划,如果再干掉第四层,那超负荷带来的效果,会让他成功的把握多上不止是七分之一,而是以倍数来计算才是。
  
      “老大……老二!老三……”我立即叫起来,随后手指尽可能接触到魂瓮,并用咒语呼唤出家鬼。
  
      也不知道是我努力所致,还是上天眷顾,三兄弟的魂瓮一亮,果然冲出了三道气息!
  
      “干掉……干掉李……相濡!”我双目死死的瞪着李相濡,三兄弟会意,立即朝着李相濡那边冲过去!
  
      虽然三兄弟七劫,李相濡虽然冲入八劫的关口,又有圣道之极,不过现在他也是境界不稳的状态,三兄弟联合冲过去,怎么可能是他可能抵挡的!
  
      三兄弟需要靠我摆阵回馈转换的阴气才能冲劫,所以在这里即便鬼气充盈,但也没能吸收到修炼程度的鬼气,所以把他们放出来战斗是最好的选择。
  
      李相濡看到我放出三兄弟,脸色骤然大变,抄起了圣道之极,立即念起了咒语,而这一动弹,修为瞬间就掉了一劫,又返回了七劫冲劫的状态!他如今面目狰狞,可见是怒极了我。
  
      “夏一天!老夫与你势不两立!”李相濡说着,启动了圣道之极的剑威,下一刻,无数的流星飞火顿时烧得遍天都是,冲过去的三兄弟又给退了下来!
  
      不过老大很快就转换了阵形,自己用盾牌硬抗流火飞矢,而老二、老三都拿出了远程武器,朝着李相濡掷去!
  
      砰砰!
  
      李相濡护罩连碎两次,不过因为他避开及时,并没有伤到道体,不过法力也掉得很快,这劫他就冲不成了。
  
      似乎看到我们在底下内斗,樊天圣也忍不住的说道:“两位,如今共同抵御鬼气才是最优先的任务,何以此时竟自己内讧,是何道理?”
  
      “樊前辈快来救我!这夏小子简直是条疯狗,见我冲劫,竟来害我!”李相濡连忙跟抓住救命稻草似的叫起来。
  
      我冷笑起来,说道:“我也在……冲劫,有本事你来……害我!这是我们的私人……恩怨,用得着外人……来插手?”
  
      现在我第二脉络已经冲击到了七劫,正在进行巩固,所以浑身上下已经没那么难受了,而我能够使用法术,那是因为切换了第一脉络的缘故。
  
      “啧,孩子,你可真不能让人省心。”樊天圣有些郁闷,但很快一弹手指,好几个阵眼顿时发出了一阵闪光,随后画船的那群鬼就强行介入了周天阵中!
  
      我冷哼一声,知道这樊天圣要力保李相濡,就对三兄弟下了死命令:“不顾一切……斩杀李相濡!夺下圣剑!”
  
      三兄弟怒吼一声,立即剑盾齐出,拉弓搭箭,哇哇怒吼着冲向李相濡,李相濡只能东躲西藏,好在他有圣道之极在,修为仍然徘徊在掉级和升级的边缘。
  
      李相濡这老家伙太过狡猾,发现阵眼那边闪光后,立即朝着那边逃跑,准备和画船的一群八劫鬼汇合,而三兄弟当然发疯似的追着他,不过因为这里鬼气实在太过恐怖,最低也超越了九劫塔的程度,所以即便是鬼仙,但只有七劫的三兄弟也显得十分吃力起来。
  
      李相濡拼着掉落劫数,也发疯的逃命,确实起到了作用,不一会竟和画船的鬼汇合了,我心情积郁无比,但偏偏就在这时候,我第一脉络居然又到遇劫的边缘了!
  
      这顿时吓得我忙念起咒语召唤回三兄弟,随后和祖龙大神沟通起来。
  
      底下的液态鬼气已经给吸收得差不多了,浓烈的黑色烟云能见度不高,除了能够看到发光点,如阵眼和施法者,几乎就看不到其他了,祖龙吸收完了第三层的时候,底下剧烈的高温浓烟,还是吓了我一跳,这是圣道之极之前用纯阳熔岩海带来的高温,也怪不得李相濡居然能够冲劫成功,恐怕三兄弟就算没有一船鬼的拦截,也杀不得李相濡!
  
      让我预料不到的是,这一次祖龙大神根本没有理会我的沟通,仍然狂暴一样怒吸这里的鬼气,仿佛是酣睡许久后所必要的进食,没有谁能够制止得了它!
  
      而这时候,第四层的大门也打开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