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四十二章:锅盖
    轰隆!
      大门好像给冲开了似的,大量的液态鬼气涌了出来,这一次的量就仿佛是决堤了一样,洪水一下就漫了起来,没有谁能够螳臂当车,就算是靠近它,恐怕道体都要给感染成灵鬼!
      我脸色惨白,但有祖龙护身下,倒还不是特别的害怕,而且因为飞在半空中,水虽然快速涨起来,但也不至于一下子就能淹没我们!
      面对这样的洪水,连画船的鬼想要逃离恐怕都困难重重,因为就在我遇劫的时候,忽然俩只画船的八劫鬼怪发了疯似的,朝我和祖龙冲过来,我心中一震,暗叫果然那边出事了!
      没有意外的话,李相濡那边的情况和我们这好不到哪里去,在第四层大门开启的一瞬间,鬼都支撑不住给鬼气所浸染,加上樊天圣正在控制大门开启,已经没办法去控制这些灵智本来就没多高的,最低层次的八劫半鬼仙,所以只是一个闪失,这画船中的鬼就有两只失控了!并且朝着我这里扑过来!
      那两只鬼都是之前叶云秋带进来的跟班,也是最不安定的存在,现在冲过来想要生撕活剥我,也是因为祖龙正在这里发光发热的缘故,至于李相濡那边,他如今烈火熊熊的自带驱鬼宝剑,所以灵鬼跑过来找我麻烦就不奇怪了。
      但就算他们咬过来,我也没办法控制自己逃离,毕竟我也在历劫,而且是祖龙给我带来的灌体之劫,所以我也很不好受,更别说是控制祖龙攻击两只灵鬼了!
      那两只鬼疯狂的冲了过来,一瞬间就抓向了祖龙,只不过结果是悲惨的,还没靠近,就给祖龙的巨大尾巴一扫,打得飞出去很远,而且整个身体瞬间也变得有些透明晃动起来!
      没有谁能够靠近陌生,而且正在进食的猛兽,眼下的祖龙相当的愤怒,还没等对方缓过神来,一尾巴又抽了过去,这一次,两只灵鬼没办法抵挡,一个给抽飞不知多远,另一个给抽入了液态鬼气之中,再度出来的时候,变异了,此刻那灵鬼再没有一丝半毫的灵智可言,发了疯似的想要吸取阳气,以及一切对自己有利的气息!
      只是接下来,它再也找不到任何机会,因为连带它自己,竟因为液态鬼气太过可怕,竟把它彻底侵蚀了,让其形成了类似于液体的东西,最后甚至连一抹魂识都没办法剩下,最终成为了液态鬼气的一部分!
      人靠近烈焰也要给烧成灰烬,而至阴的恐怖冰寒,也具备强烈腐蚀溶解的作用,所以这灵鬼在接触了这液态鬼气后,最终生生的给溶化掉了,这不得不说刷新了我对于这等液态鬼气的观念!
      我不禁看了一眼祖龙的铠甲,深深的对这样的恐怖存在感到惊心,而它现在好似仍旧没有吃饱,继续使用那枚鬼石吸收能源!
      这时候,鬼石已经变得晶莹剔透,甚至发出摄人心魄的光芒,毫无疑问,现在能量已经逐渐的充盈!
      当然,离着吸满七层周天之门的状态,应该还差一点,或者说现在应该算是满盈了!
      因为当年因为紫卿云偶尔隔一段时间吸收这里的鬼气,再进行有效的消耗,所以这七层周天之门的鬼气其实应该不会有那么多,所以鬼石可以一次吸收七层左右。
      但眼下的七层,恐怕又是另一个不同的概念了,毕竟存储千年,没有人去打开过,这里面的鬼气,早就超出了预想不知道多恐怖的浓度,要不然这樊天圣也不至于匆匆的打开一层又一层的周天之门了!
      想到这,我不禁担心起来。
      然而每每到了这时候,我心中都是无奈非常的,因为通常想到什么就会来什么!
      这一次同样也是如此。
      鬼石再也没有吸收这里的阴气,而祖龙似乎也满足的打了个饱嗝,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咆哮声,看来是吃饱了。
      可我看到这底下的液态鬼气涌出来,始终没有降下太多,这一下,我可就没办法安逸呆在这里了!
      看向了原来李相濡所处的位置,亮光已经消失了,再看向了顶部的透明后宫地砖,我心中不禁暗恼,这李相濡居然回到了地宫,而画船的鬼,只有那一批七个八劫鬼上去了,看来樊天圣为了救援李相濡,损失也是惨重!
      他到底还酝酿了什么诡计,是需要李相濡来帮忙完成的?难道是这里还埋了什么血祭之类的东西?不过周天之门就足够堪称血祭了,正常情况下,来多少够死的?
      而且大家如果知道仙国宝藏足有一周天的空中花园那么多,恐怕发了疯都会往这口锅里面钻吧?到时候樊天圣一关锅盖,液态鬼气一浇,里面有多少正道不都是变鬼的下场?
      当然,现在整个‘锅’里面,就只有我一个而已!
      第四层的液态鬼气比之前的加起来都要多,甚至更加的烈,祖龙也不再打算吸收了,而是看向了后宫的那堵墙!
      我顿时生出了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但还没来得及多想,忽然祖龙大神就伸出了那只龙爪,凝聚了强横到我前所未见的一把雷剑!
      “祖龙剑!”我心中大声惊叫起来,该不会是打算毁了这后宫吧?
      凝聚这恐怖的祖龙剑,所需求的力量显然是惊人的,这鬼石此刻充当了祖龙铠的能量源,而剑的凝聚,自然要从鬼石中抽取,当然,在凝练出了一部分之后,鬼石的吸收能力又再度的启动了!
      “你要干什么?!”樊天圣时刻注意着我这里,祖龙剑的出现,让他瞅出了一丝的不对头,所以他立刻就发问起来。
      但还没等我回答,唪!一声恐怖的剑响,祖龙剑瞬间扎入了后宫的地砖障壁,并且在祖龙的狞笑中,剑还转了一个圈,所以顷刻间,一道雷霆就把‘锅盖’轰出了巨大的口子!
      樊天圣如果不是有斗篷劈头盖脸,怕现在早就冲冠发怒了,但现在也是哇的一声,像是激愤的发出了吼声。
      而李相濡本来刚刚以为可以安心的冲劫,这时候看到后宫给打出了一个大窟窿,吓得面色铁青,一看樊天圣也坐不住,他想都没想就说道:“樊前辈,那小子不知是和我有些什么天仇地愤,竟追着我不休,势要杀我,眼下我这状况,断然不是他对手,就此先逃过此劫,前辈好自为之了!至于前辈嘱托,相濡定不负重任!”
      李相濡这老家伙一边说,一边早就逃得远了!连人影都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你!”樊天圣怒火冲天,估计要大骂自己流年不利了,不过他没办法去阻止,眼下第四层周天之门新开,他正在主持大阵根本走不开!
      相对而言,不要说我自己逃过,包括李破晓,我也常常开玩笑骂他李跑跑,但今天,李相濡再一次刷新了我的见识,原来这老家伙才是在逃命一道上最厉害的!
      活了千年的老妖怪,毫无疑问都是九命猫妖,根本没那么容易杀死,况且李相濡的道运是真的逆天,能够得到圣道之极,谁还敢说他道运一般?
      轰!
      祖龙也一跃飞出了地底,它似乎是吸饱了还是怎么的,居然不再吸收鬼气了,而它从裂口那闯出来,樊天圣已经是警惕得不行了,而且那鬼祖龙剑把锅盖搅出了一个大洞后,此刻的鬼气也跟着我们狂暴的冲天而起!
      液态鬼气遇到稍微比它浓度稀薄的鬼气,当然是要进行剧烈的稀释,所以往上冲就正常不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