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四十三章:圣典
    整个后宫站着的所有人都心情复杂,此刻祖龙附体的我到底强大到什么程度,没有谁知道,包括樊天圣也不敢下定论,而大掌门牧中平那边的方向,早就把所有可见的光、气息都掩住了,毕竟谁这时候会变成个灯泡吸引敌人的注意?
  
      除了鬼气喷发上来的声音,场面安静得可怕,一群画船的鬼围在樊天圣的眼前,一个个面无表情,但却瑟瑟发抖,连樊天圣也忍不住想打破这样的平静,但显然,他不敢。
  
      祖龙低声的咆哮,身上的乌云雷电铠也滋滋的冒着雷光。那枚鬼石就嵌于胸口的位置,闪闪发光,恍若是龙珠一般!
  
      我心中不禁一阵惊讶,这东西,该不会真是龙珠吧?要不然祖龙没事想要吞掉它干什么?
  
      面对鬼气正在不断的往锅盖上冲。樊天圣也有些郁闷了,但现在总不能前功尽弃,让第四层的液态鬼气真的全蒸发上来,如果真这样,这片地区立马成为鬼气地狱,连半个人都活不下来,甚至别说是住人了!
  
      深知这点的樊天圣也顾不得祖龙正在虎视眈眈,立即扭头看向了牧中平的方向,道:“牧道友!该历劫了!难道你还打算让这里成为人畜不留之地么?!”
  
      我的修为此刻还没有巩固,一听这樊天圣要牧中平历劫。我顿时振奋了起来,这是我巩固第一、第二道体的机会!
  
      轰隆!
  
      就在我打算和祖龙大神沟通的时候,忽然它又不知道脑袋那根弦又搭错了,祖龙剑雷再次的出现在我的手中,而且那双摄人的眼睛,一下子就把我的目光带到了樊天圣的身上!
  
      看来,他把樊天圣也定义成了敌人!
  
      我倒吸一口冷气,看向了樊天圣腰间系着的魂瓮,那可还寄居着奴奴呢,别到时候一剑雷劈下去,奴奴都香消玉殒了,那我良心上怎么过得去?
  
      “樊天圣!血契上说好的,我去掉了一层周天之门的鬼气,你就先把奴奴还给我,现在都到第四层一半了,你还不打算把奴奴交出来,难道要违背契约么?”我怒道,祖龙凝聚剑类,所以对我的控制降低,我说话也就利索起来。
  
      樊天圣看着祖龙剑雷,当然心中也是恐惧,但还是说道:“契约上可说了,彼此可不能破坏契约,你如今杀我,可间接算是破坏了契约了。”
  
      “呵呵。那也是你先违背!”我看向了魂瓮。
  
      樊天圣似乎在看着祖龙的剑雷,犹豫了一瞬,就扯下了魂瓮,一把丢到了我眼前:“紫奴给你!”
  
      我本来想要伸手截住,可祖龙根本没打算听我的。咚的一下,魂瓮直接落地了,磕到了地上滚到了我脚边,好在这魂瓮是用瓶子宝物的坚固部分精雕细琢而成,摔一下根本坏不了。
  
      看到我没有去接魂瓮。樊天圣也郁闷了,心中怕是更加的警惕。
  
      而这时候说时迟那时快,祖龙剑雷瞬间就朝着樊天圣所站的阵眼轰了过去!
  
      “你!你这孩子敢毁诺!”樊天圣怒道,瞬间朝着旁边疾飞,但这祖龙剑雷何等迅捷,最快不若雷电,这话可不是假的,只听到嗤轰一声,前方一片地方顿时成了焦土,而我也眼睁睁看着樊天圣居然也在轰击中的范围之中!
  
      这一下可就尴尬了。
  
      我瞪目结舌。觉得樊天圣这回不死怕也活不长了吧?而画船的一批鬼,如今也惨不忍睹,正中央位置的四个,直接给剑雷打成了飞灰,好在那歌姬不是主攻手。可也给炸飞了出去,这时候鬼体重创有些风雨飘摇的意思。
  
      “死了?”我不禁惊叹,这樊天圣该不会就这么死了吧?那整个周天阵还玩不玩了?
  
      “破坏契约,死的怎么可能是我!”樊天圣的声音,很快从黑暗中传来,而这时候,他手中多了一本类似法典的庞大书籍,在他翻开一页,并快速的在这上面的图案上勾勒一圈,顿时一只巨大的鬼影出现在他的身后!
  
      我脸色一变。但还是说动啊:“我可没破坏契约,那是我后台的意思,我现在可不受控,所以前辈要是不小心给炸死了,怪不得我。”
  
      而就在这时候。樊天圣身后一只庞大的鬼咚咚咚的跑了过来,似乎要和祖龙掐架的样子,这猛鬼有四只巨眼,双目猩红,浑身都是棘刺,谁要是给它碰上,非给弄得周身是血洞。
  
      不过祖龙根本不怕这玩意,在对方冲过来的霎那,它的尾巴已经由上而下的拍了下来,刹那就把鬼当场给拍成了飞灰!
  
      樊天圣眼下估计已经是大惊失色,因为翻书的速度快了很多,并且第二次召唤出来的,竟是一只如同小山一样的庞然巨龟,那乌龟的龟壳上,到处都是插着的剑、戟、矛、刃,如同一处兵器冢,而龟的脑袋上,同样也是如此,简直是一只看似战场的老怪物!
  
      那巨龟被召唤出来,似乎还深恨召唤者,但因为受到控制,它只能是仰天咆哮,随后把所有怒吼都打算发泄到我这边来,因此它身上的长百上千支武器,全都朝着我这边招呼而来!
  
      我心中一凛,这一下,将要面对万刃加身了!
  
      可祖龙嗤笑起来,连剑雷都没有召唤,一起手,瞬间前面就成了一片废墟,雷霆肆虐,寸草不生!
  
      樊天圣此时此刻站在空中,斗篷猎猎作响,因为看不到表情,仿佛威风不可一世。但只有我知道,他已经没办法对付祖龙了!就如同所有人曾经面对祖龙一样,束手无策!
  
      祖龙的强大,可以溯流追源洪荒时代,那时候,圣人还不知道在哪窝着,飞万物生灵便开始了在这片土地上的繁衍生息,在这个生灵争相发展的年代里,发生的最著名的战争事件,就是飞禽。走兽,鳞甲三族争雄了。
  
      那时候三族代表了一切,庞大者比比皆是,稍微什么怪兽大战,都能引发一场雷劫,而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生灵,就是传说中的祖龙、元凤、始麒麟,至于鲲鹏、饕餮之类的上古大妖,根本没办法和他们相抗衡,以至于它们天生就没有什么天敌。
  
      年月漫长,洪荒也是无聊透顶的,这三只超级无敌怪兽活得久了,确实就无敌寂寞如雪了,因此说要找对手,恐怕就只能是在它们三者之中搜寻,加上这三者互相之间又都是无比好战,见面毫无疑问是要引发战争的,这一来二去,才有了三族争雄,让洪荒陷入大乱,当然,也给了其他族群崛起的机会。
  
      而如今,此时此地如果只有祖龙一者存在,那这里还能有什么对手可堪一战?
  
      祖龙再度凝聚起了剑雷,似乎毁灭一切才是它想要干的事情!
  
      我浑身上下披着祖龙,却诡异的无法控制它,但偏偏我心中还十分期待祖龙能干掉樊天圣。不过樊天圣要真的完了,周天之门也就再也打不开了,先天鬼气怎么出来?
  
      所以另一方面,我又有些患得患失希望他别给祖龙那么快灭掉。至少得等先天之气出来不是?
  
      轰隆!
  
      但祖龙还是干脆利落的攻击了,巨大的爪子幻影朝着樊天圣一扫,一击打灭了拦路的鬼物后,随即就带着我整个腾飞了起来,追着逃跑的对手而去!
  
      樊天圣也是郁闷无比,只能是不断的从那本书典中放出鬼物来滋扰祖龙,自己私下里逃命起来。
  
      也亏得他厉害,能凭借鬼道鬼魅一样身法,在仅仅几个眨眼的功夫里,就上天入地的避过祖龙好几次致命攻击,要不然我恐怕就见不着这家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