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四十四章:抱团
    然而,祖龙即便没有化身完整形态,但那终究也是祖龙,樊天圣总有避无可避的时候!在几次逃脱后,一瞬间的闪电欺身,樊天圣的身形就锁定在了我的目光前方不足三、四米的地方!这个距离,祖龙能够轻易的把他撕个粉碎!
  
      而祖龙,也还真的打算这样,一刹那里,前方的空间竟瞬间切割了好几下,我甚至能听到樊天圣的闷哼之声,很显然是给打中了!
  
      可就在情况万般紧张的时候,牧中平那边,忽然竟砸下了一道劫雷,恍若把天空画成两半。这好巧不巧的,才把祖龙的注意力全都吸引了过去!
  
      祖龙为了力量,可以放弃一切在意东西,这一点从我收留它开始,就已经是印象深刻了。看到劫雷,就跟饿狗见到了肉骨头,这家伙忽然又跑去找牧中平晦气了!
  
      牧中平的舍身忘我,确实是让我钦佩万分,毕竟这恍若就是为了樊天圣而活一般,因为刚才如果再迟那么一点点,这世间恐怕就没有樊天圣这个人了。
  
      看到了界雷落下来,我刻意的看了一眼刚才给祖龙轰破的后宫大洞,此时此刻,那边的鬼气不断的上行。并且形成了可怕的龙卷风,直冲天空之顶!
  
      远远看过去,就好像是天上拉了一条电线,跟地面直接的联系了起来!
  
      天空仍旧是黑沉沉的,但已经在鬼气的搅动下,变成了巨大的漩涡,让仙国的世界恍若随时都要面临灭顶之灾!
  
      轰隆!轰隆!轰隆!
  
      就在我们到了牧中平原来所在的应劫台那边的时候,我却愣住了,因为我发现这根本不是牧中平在应劫!这老家伙,也果然是狡猾无比!他恐怕还巴不得樊天圣立刻死了自己好当老大呢!怎么可能会帮对方一把?
  
      现在牧中平掌握随时可以应劫的资源,因为他本来道体就快要完蛋了,给鬼气侵蚀得不轻,但因为早就放弃了道体而修鬼体,所以只是一层外壳罢了,只要驱动道体羽化进行应劫,随时都能有天雷下来。
  
      但这次不是牧中平应劫,那劫雷又从哪儿来?
  
      答案,很快就自己揭晓了,随着劫雷不断的轰落下来,并且数量不少的打在应劫台周边,我再猜不出原因,就太愚昧了!
  
      这是因为封住周天之门鬼气的‘锅盖’给祖龙击穿,所以让可怕的,浩劫一样的鬼气冲上天空,以至于造成了天地能量极度失衡。这才招来了天劫呢!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祖龙恐怕正是想到了这方法,所以引来了雷劫,而樊天圣这回也在劫雷的范围之中了!
  
      发现了不是牧中平应劫,樊天圣闷哼一声。但却没有放弃继续打开周天之门的心愿,还在那疯了似的控制阵眼,而劫雷有时候甚至直接打到了他身边不远,也没有把他逼退!
  
      至于画船剩下的鬼,此时似乎得到了樊天圣的命令。开始寻找拟补锅盖的材料,准备封印住漏洞,而让鬼气如此宣泄,劫雷也是强大无比的,落下来的时候砸中皇宫,立即把皇宫打成了齑粉!如果人给打到,肯定会是灰飞烟灭的下场!
  
      不过这对祖龙而言,简直就是千载难逢的聚集雷电的机会!
  
      轰隆隆!
  
      等祖龙站在应劫台之后,雷霆瞬间全都给它吸引了,我这下子已经不得不佩服它的高瞻远瞩。有了劫雷轰下来,我岂不是也能跟着鸡犬飞天了?
  
      轰隆!
  
      我浑身一个激灵,瞬间刚才冲击八劫而因为到处乱跑,给祖龙带节奏掉落了不少的境界就稳固了许多!这天雷对我而言,简直就无异于神光照顶。每一次锻打,都让我修为更加的紧固,第一脉络得到巩固后,刚才强忍断开的第二脉络,当然少不了一阵的敲打!
  
      用地形和浩劫引来的天雷何等的强大?而且这样对地表环境进行破坏引来的灾难也不止是冲击九劫的程度,所以每一道都是毁天灭地的程度,好在祖龙最好此事,全都吞掉后,再给我灌顶起来!
  
      而就在我享受这美好的修炼状态时,旁边不远处稍小的一道雷劫就出现了!
  
      我脸色一边。连忙趁着雷劫停顿的时候极目看向那边,这一看差点没骂出‘老狐狸’三个字!
  
      似乎发现我们能抗住雷电,这牧中平趁机渡劫了!
  
      对,这老头绝对是老狐狸中的战斗机,他选择这个时候渡劫。那也是相当的具有创意了,毕竟这时候劫雷的大部分火力都给祖龙引去了,他那小蚊虫苍蝇的,界雷锻打的幅度肯定不会那么强了,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说的也是这个理!
  
      况且他一旦觉得扛不住,肯定跑过来找我应劫,毕竟有契约在,我不可能拒绝护他周全,所以老头的如意算盘打得不可谓不准!
  
      至于帮他护劫的那群人,也早就做好了各种准备,当然,我看不像是护劫,反倒是跑路多点。
  
      牧中平应劫后给两三道劫雷打中,顿时是皮开肉绽,呲牙咧嘴起来,不过应劫从来就没有轻松一说,特别是冲击九劫最为可怕,很可能扛不住就灰飞烟灭了,所以大部分时候,应劫者都会拿着自己培炼的宝物吊着小命!
  
      轰隆!
  
      又是一声巨响,我眼睁睁的看着牧中平手中的一块玉盘就这么粉碎了,看来随着劫雷越来越强,这家伙也有些扛不住了。
  
      不过牧中平一边抗雷,从阵眼那吸收的鬼气,也让锅底的液态鬼气消失不少,而且加上给卷上天空那些,居然见底了!
  
      不过那也只是一会儿的时间,只听到嘭的一声巨响,第五层的周天之门也打开了!
  
      哗啦一下,洪水一样的液态鬼气一下子就冲了出来,这一次简直就是喷溅而出,就好像是消防龙头,只不过这次的是超大号的,而浓稠的浆液。也把旋转着把整个锅底填得连周天之门都湮没了,而且还不仅仅这样,液态鬼气还在漫上来,大有要到顶部的意思,我真不知道之后的第六层和第七层会是怎样的效果!
  
      毕竟这祖龙还用剑打开了一个缺口,锅盖肯定是没用了,会让鬼气冲天漫上来!
  
      而且我猜想这个锅盖的作用可不仅仅是盖着不让鬼气上来,极有可能是封堵对抗液态鬼气的,但现在失去这个作用,如果淹到阵眼位置。那樊天圣该怎么控制?
  
      好在渡劫还在继续,几近漫到锅盖的洪流很快又开始下降了,这抽取的速度也算是非常的快了,当然,我们并没有彻底的吸光这些液态鬼气,其他的阵眼也在不断的抽取,并且扩散到外面,但按照这个速度,这里的浓度就不是七劫或者八劫的鬼能够承受得了,因为画船的那批鬼,开始躁动起来,不过这难不倒樊天圣,他打开了他那本圣典,一瞬间就把它们都收了起来。
  
      我看向他的时候,忍不住看向了地面的奴奴魂瓮,这魂瓮根本由不得我拿。
  
      似乎也发现了我的目光,樊天圣伸出手,直接让奴奴的魂瓮往我这边掷过来,最后落到了应劫台上,接触了我的脚后,我立即念动咒语,这一下,奴奴和三兄弟顿时都飞了出来!
  
      但看到眼前这末日景象,大家都震惊得不知道怎么好,我立刻不间歇的说道:“都抱住我趁机应劫吧!先冲击到八劫再说!”
  
      奴奴当然是最害怕的一个,所以想都没想就抱住了我的大腿,三兄弟也是不客气,老大正面就搂住了我,老二也还好点,在后面给我来了个汉堡夹心。
  
      老三看没地方抱。照着我脑袋就扑了过来,其他俩兄弟还好说,但这家伙穿得少,那扎实的胸部,瞬间挤得我的脸都扭曲了。
  
      “奶奶的,你抱手!抱手就好!谁让你抱我脑袋了?”我骂了起来,说话间差点没咬到他胸毛。
  
      老三这才尴尬的改抱住我的手,这也怪不得他三兄弟,都是朴实的家伙,让抱就抱,没羞没臊的。
  
      奴奴咯咯的笑起来,她个子小,抱住腿后就享受渡劫带来的好处了,看到我给挤成这样,有些乐不可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