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四十六章:液态
    我脸色阴郁,但牧中平却还是一步步的靠了过来,他身上已经破破烂烂了,两眼冒着红光,至于道体,早就给羽化了,现在剩下的不过是之前他脸的鬼仙道体。
      也就是说,他已经双道体很久了,而第一道体已经用来引劫加身了,所以一直以来都在用第二道体应劫,现在看他的情况,应该是宝物都给应劫没了,连道体现在都不忍重负,关键劫雷还没停,正不断的打落下来,所以灰飞烟灭是接下来他要迎接的结果。
      走了几步,忽然牧中平大吼一声,朝着我冲过来,我吓了一挑,而祖龙根本不会惧怕他,一伸手,就想要把前方阻碍它视线的一切全都扫灭了!
      我心中顿时念头急转,现在留下牧中平,其实作用真心是不小的,而且我和他有约定在先,要帮他渡劫,这要是不帮忙还杀了他,那可是违背契约精神,会遭报应,况且考虑了下,留下牧中平也有好处,那就是祖龙早晚会回去,牧中平却不会,他能够帮我牵制住樊天圣!而且第七层大门,我也需要他来帮我压制鬼气,真出事,还得他把我捞出来。
      “自己人!”我连忙说道,并快速按捺住祖龙接下去的举动。
      轰隆!
      一声巨响,大掌门又给劫雷砸了一道,整个身体顿时摇摇晃晃,变得极度透明下来,他此刻别说是锻体了,连保护自己都做不到。
      祖龙习惯了我帮人渡劫,在大掌门即将被炸成飞灰的瞬间,大手一抓,猛然就把他拿捏到了手中,随后一阵源源不断的精粹鬼气顿时注入了他的身体,大掌门嘴里咕噜冒出声音来,也不知道说什么,而接下来一道雷劫,竟让他瞬间清醒了过来。
      地下的鬼气已经吸收了许多,但如果溃散超过输入,渡劫失败是早晚的,但有祖龙亲自多传输一道能量给他,这就能达到收支平衡,甚至达到锻体的目的,渡劫当然会水到渠成了!
      牧中平给拉回了大半条命后,发现是祖龙帮忙,顿时是感激涕零的伸出手做了拱手的姿势,毕竟他给一手拎着脖子,根本说不了话,不过祖龙可不会理会太多,在救活了牧中平后,随后就是一丢,就把他丢到了外面。
      不过牧中平的关键期已经过去了,相当于溺水的人上了岸,呼吸到了空气后,再潜入一阵水底也会暂时没事,更何况这是最关键的一劫,如今已经过去了,牧中平如同重焕新生,整个人都精神了很多,这也是因为祖龙给他注入了一道足以稳固境界的精纯能量,毕竟也是有底下液态阴气在,所以祖龙还是相当大方的,毕竟就算不用也会浪费掉,用了还能多吸收点下面的阴气。
      修炼就是快速输出后再吸收的过程,所以双赢的态势,祖龙就不在意那么多了。
      现在牧中平是稳固了九劫的修为,但奴奴抱着我的大腿,此刻却连八劫都冲不上去,我低头看她的时候,她是泪眼汪汪的,显得很是委屈:“奴奴也要冲劫,奴奴会听话的,公子,你就给奴奴电一次狠的吧,奴奴就喜欢公子电。”
      我头上顿时多了几道尴尬的黑线,但还是说道:“这次你估计是没办法应劫了,遇劫讲究机缘,这么多次都不行,肯定是机缘还不到,这里危险,还是回魂瓮去吧。”
      “奴奴不,就是要公子你电奴奴!要不然给耽误了冲劫,奴奴不活了才好!”奴奴气哼哼的说道。
      “好好好,这可是你说的,哎,有受虐倾向确实难办……”对这要求我感到心力交瘁,但现在你如果不让她彻底失望,估计她是不会放弃的,毕竟谁亲眼看着前面好几位就这么简单冲劫成功,偏生她一个不行,谁都不会服气。
      结果毫无疑问,雷亟打到很微弱都没办法让她应劫,她倒是好几次在翻眼昏阙、失去意识、道体濒死中差点完蛋了,而祖龙那边已经懒得站在应劫台上了,因为它吸饱了能量,似乎又有异动!
      这一回,它老人家又开始发神经把自己当成了我,从胸前铠甲间把鸽子蛋一样大小的鬼石拿了出来,硬是让我张嘴往里面塞,我脸色青灰难看,呜咽着发出难听的声音,但触底冰凉的鬼石,只一瞬间就把我冻得连感觉都没有了。
      我的道体也在这时候和鬼石脉络相连,竟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感,随后从喉咙到胸腔位置,这鬼石本来的梗咽感居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居然是一种呼吸之后凉丝丝的清凉感,我不知道这是几个意思,但就好像是吃了薄荷糖一样让我头脑清醒,这点我肯定是不排斥的。
      我虽然平时也会和古戎、赤留、陆歌他们喝酒吃肉,不过那只是少数,大部分时间都是吸天地之元气来填饱肚子,如果这鬼石塞在胸腔里,倒也不是难以接受的事情,顶多吃肉喝酒的时候,当着兄弟们的面吐出来就是了,反正现在好像利大于弊。
      而吞下鬼石之后,我发现我居然能够动了!
      但这对我而言,却绝非一件好事,因为这意味着祖龙这家伙要长眠休息,要消化自己的修为去了,而我接下来再遇险,这家伙救还是不救可就不好说了!
      劫雷的消失,让我立即看向了底下的周天阵,我这才发现,整个锅中的液态鬼气再一次见底了,看来祖龙也算是吃饱喝足,觉得该去睡觉了。
      而这时候,樊天圣还在抓紧时间念咒,而且似乎还看向了我这边一瞬,毕竟祖龙的消失,让原本围绕我的那一层层乌云,以及小祖龙同时也跟着不见了,这相当于没有了主角光环,他心中不高兴就见鬼了。
      这下子,我就仅能把希望寄托在牧中平那边了!
      牧中平此刻正在打坐,急速的吸取锅中的残余阴气,现在的能量恢复了五成左右,我相信这已经足够和樊天圣一战了,虽然输的概率非常大,但差距也就是他没有圣典上,可至少还有一些帮手不是?
      我连忙看向他原来护劫的几位伙计,结果我忽然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只剩下一身破破烂烂的三掌门孙赞霖了!至于其他的老伙计,早不知道死哪里去了。
      我这才想起,刚才雷劫就是发了疯的下来,虽然大部分都给祖龙吸到了应劫台,但还是有零碎朝着其他人去了,这些八劫的真仙,本来抗拒鬼气就困难之极,恨不能躲远一些,现在基本上都成灵鬼了,不过能跑来这护劫,牧中平怎么可能不厚待他们?所以进来的老伙计都有最终的出路,其实也是一种另类修行吧,毕竟有的真仙八劫后卡在这关卡几百年,也会厌倦人仙道体,换一种突破方法也是可以理解的。
      “牧道友,你那边……那口东西准备好了没有?”樊天圣平静的说道。
      牧中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向了三掌门,等三掌门点头后,他回答道:“已经准备妥当了,樊……道友还请开启第六层的大门。”
      樊天圣面对牧中平,停顿了一会儿才回过头,估计是牧中平把称呼变成了‘道友’,让他心情也很复杂吧,谁知道牧中平会真冲击到九劫?如果是吸收完第五层的液态阴气后给天雷打死,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轰隆!
      第六层的大门轰然打开了,然而,本来大家觉得应该是暴洪一样有液态鬼气冲出来的情况却没有出现,仅仅是冲出来一丝丝的阴气,这顿时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没有液态鬼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