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四十八章:鬼尸
    浓稠的阴气给这口简陋的棺材吸收殆尽,整个锅底恍若是废墟一样的荒凉,而这时候,我发现周天之门的最内部已经暴露出来了,底下是一个恍若螺旋深潭一样的东西,原来之前第七层的大门不过是螺旋甬道的尾部,它其实是旋转向下的,而现在爆炸之后,墙体部分已经剥落了,而现在锅底的正中央,一个巨大的第七层的大门就展现在我眼前。
  
      爆炸过后的废墟残骸在这片空域中漂浮上行,显得杂乱不堪,而底下的周天之门仿佛是反重力的存在,一种诡异的气息迸发让废墟的残骸正往天空推去,所以我所在的位置。反而成了没有东西阻碍的洁净之所,当然,也是我摆脱了它反重力的结果。
  
      棺材则缓缓的落下,被四个大汉放置在了阵眼之上,这让我看起来。仿佛棺材有千斤重一般。
  
      我心中也在犹豫接下来该怎么办好,只能是缓缓的降落下来,站在了第七层的大门上面,这大门非常的巨大,几乎占满了大半个后山的深潭,我落在地上的时候,尚且感觉上浮之力惊人。
  
      当然,这浓烈的鬼气蒸蒸而上,也让我心中发凉,真怕大门打开的瞬间。会是什么往上一冲,那时候大家可都完蛋了。
  
      “把紫卿云召唤出来吧。”樊天圣在后宫上方对着下面的我说道,底下的阴气早就已经消失殆尽了,而现在废墟直达后宫,紧随着之前给祖龙用雷剑扎出的坑洞而出,这也因为底下成了失重空间的缘故,而气流当然要从漏洞那飞出,至于残桓断壁,当然也会跟着从这跑出。
  
      但不一会,因为出入之间的不对等,巨大的残骸很快就把之前的坑洞堵住了,而我所在的位置,居然又再一次成为了封闭空间!
  
      我心中一凛,樊天圣和牧中平都在上面,只有我在锅中,万一煮起来,我岂不是连挣扎都没办法做到?
  
      没有媳妇姐姐预警,现在生死都不过只是一瞬间,所以我确实是害怕了,看着眼前那四个壮汉和棺材,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其实很让我为难。
  
      包括会发生什么事,都难以预料。
  
      可这样的封闭设计,应该是有它的理由,难道这里原来的主人紫卿云就没有想过?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牧中平也看出了问题所在。说道:“夏小子,试试看,不行你就先站在阵眼上,万一…;…;”
  
      “牧道友,你话太多了。”樊天圣冷冷的说道。
  
      我想了想。拔出了鬼杖后,迅速的到了原来的阵营连接口上,既是第七层大门的边缘位置上,以规则围绕排列在那的阵眼,这里离着后宫樊天圣的主阵眼很远。看起来他已经非常渺小了,在这里召唤紫,也能预防紫看到樊天圣而爆发愤怒,亦或者引来别的什么事。
  
      “紫。”我淡淡的念咒,随后一团黑云猛烈的扩散,但只是瞬间,那坐落在‘门’上面的棺材,竟剧烈的抖动起来!随后竟开始发动了吸收力,要把这股鬼气吸收过去!
  
      奴奴似乎很害怕,死死的抓着我的衣摆不放。看着那口棺材无比的警惕,但紫即将的出现,也让她开始把注意力放在了黑云上面!
  
      她嗅了嗅,随后目露一抹好奇:“是谁?”
  
      “紫…;…;”紫鬼忽然出现在了奴奴的身前,并且那双白目正凝视着奴奴。奴奴似乎惊讶了下,但很快就淡定了:“你是紫…;…;紫卿云?我的前身?”
  
      奴奴的话,让我愣了下,但很快就了然了,毕竟她如果不知道,也不大对劲,毕竟仙城典籍不少,能够知道也不奇怪。
  
      紫鬼也对奴奴生出了无尽的好奇和亲切感,不断的飘在奴奴的身边,却没有半点要欺负她的动作。连那张裂开的嘴,也恢复了原来人时候的样子,确实和奴奴十分的相似。
  
      “紫,想起什么了么?”我问道。
  
      “想…;…;不…;…;起来。”紫还是一副茫然的表情,毕竟是残魂。听樊天圣的意思,估计是再也不可能拥有当年的记忆了,而且樊天圣没准那时候还用它来吸取大量的元阴气,要不然她也不会变成现在的灵鬼模样。
  
      然而,没有来得及思考太多,我忽然发现这红色的棺材有点古怪,我因为站在了阵眼这边隔着它还非常的远,但它居然连鬼杖的鬼气都能远在那边的吸收,似乎吸收不饱的样子,把我召唤来的黑色鬼气拉出很长的一条线。
  
      “记得咒语了么?”我重复问道。
  
      紫点点头,我很欣慰,这咒语不简单,但她还能记得,那就说明以后还能如同云冰心那样,经历学习后重新的生活。
  
      而奴奴已经等早就同于新生了,这天地间,次魂体足够强的时候,变成新的个体也很正常,包括我如果愿意,多分出一个夏一天来都行,只是这么做会让我分离的魂识一部分永恒受损,也会因世间多出一个我,而可能产生一些蝴蝶效应,当然,即便影响有限,但这种事万不得已之下,我是不会干的。
  
      紫并没有给奴奴吸引去所有的注意力,在我的命令下,开始飘到了我前面的大门那,做好念咒准备。
  
      奴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紫卿云一眼,说道:“公子,奴奴长大了,肯定要比她美,对么?”
  
      “为何会突然这么说?她不也是你么?”我笑道。
  
      奴奴摇头。说道:“她才不是我,她都年纪大了。”
  
      “也没多大…;…;”我苦笑,虽然紫卿云肯定活了很多年,但看起来还算年轻。
  
      但我的话刚刚落音,忽然间那棺材猛然的剧烈抖动起来,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的吸收鬼气,很快竟连我这里也产生了一股强大的吸力,仿佛只要是鬼气,都是它吸收的目标!
  
      我心中一凛,看向了樊天圣那边。怒道:“什么意思?”
  
      “冷静,它也不过是在干自己该干的事情。”樊天圣说道。
  
      而这时候,紫鬼似乎听到了樊天圣的声音,忽然鲨鱼一样的牙齿都冒了出来,随后发疯似的朝着主阵眼那边狂飞,似乎和樊天圣有不共戴天之仇!
  
      “紫!”我叫了一声,但紫已经冲出了很远,根本就没打算继续念咒,而这时候,骤变又起,只看到棺材盖子猛然间就这么打开了,一个身穿和紫一模一样黑色皇袍的干尸,猛然朝着飞上空中的紫追去!
  
      我脸色一变,立即要用鬼杖召回紫,结果一瞬间我竟有种拿捏不住鬼杖的势头,杖中的鬼气竟是连根部一起,都给它吸收了回去,我连忙掐指念咒,想要稳住鬼杖不给顺带走,可我发现似乎没有多大的作用!
  
      “呵呵…;…;这本该就是…;…;属于我的…;…;”那声音冷冷的说道。
  
      我心中一沉,因为控制鬼杖的咒语根本没用,那尸体说出这话之后,鬼杖嗖一下就朝着它飞去,并且瞬间给它抓在了手中!
  
      而紫卿云还没飞到主阵眼找樊天圣,就忽然给一股巨力猛地扯了下来,最后那尸体张开了大嘴,猛力一吸,就把紫卿云直接给吸入了干尸的嘴中!
  
      我目瞪口呆,反而是奴奴愤怒的叫了一声,随后朝着对方冲过去!
  
      生怕奴奴也给对方吞了。恍然过来的我一把就拉住了她,而这时候,干尸咯咯的发出了冷笑,那干扁身躯在吞噬了紫卿云的鬼体,并拿到了鬼杖之后,竟仿佛迎风就涨,渐渐变成一副光鲜夺目的人体!
  
      而且样貌,竟和紫卿云有七八分相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