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五十二章:丧尸
    “不要…;…;不要相信他…;…;”奴奴忽然说道。
  
      她突如起来的一句话,让我忽然对樊天圣警惕起来,奴奴说话,十句有十句是假的,但这句话,我却听出了一丝的不同寻常,毕竟樊天圣那边,渐渐冷静的出奇,至于牧中平,眉心也微微有些矗起。
  
      “奴奴,你还好么?”我手拉着她,随后很快的退到了更远处,至于三兄弟,也因为战场停止了而来来到了我这边,护在了我前面。
  
      “公子…;…;不要相信他…;…;”奴奴抱着头继续的警告我。我当下问道:“怎么回事?”
  
      “哼,一个满口谎言的孩子,能够相信么?”樊天圣冷哼,随后背手站在了尸鬼的旁边,至于牧中平。仍然是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至于三掌门,现在已经不见踪影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跑路了。
  
      “樊天圣…;…;欺骗了你,他想要把先天鬼气取出来…;…;不仅仅是要整个临夜国,还想要统治正道!”奴奴忽然不再用嗲声嗲气的口气,我甚至有些不大相信。
  
      “胡说八道什么!”樊天圣有些怒不可竭,而牧中平似乎很感兴趣,比樊天圣的身位靠前了不少,他淡淡的说道:“樊道友。既然契约无法可逆,终究我们是要打开第七层的周天之门的,要不然这夏小子也会死,不如听一听紫卿云紫道友说的,让我们回顾一下当年这段历史如何?”
  
      “我还是劝牧道友不要太好奇,要不然想要后悔怕都不容易!”樊天圣用阴沉的口气说道。
  
      “我倒是无惧这些,知己知彼,才好相安合作嘛,我虽然答应了道友的条件,与你成为盟友,可对你还不是很了解,毕竟当年我也不过是弱者,于今,却是该知道一些当年的内幕了,不是么?”牧中平的好奇心当然不减当年,甚至现在他还是九劫真仙,虽然打不过樊天圣,但牵制一下还是做得到的。
  
      现在这关键时刻,谁给牵制,就意味着接下来的失败,因此樊天圣这时候居然沉默了,但咬牙切齿的声音,还是忍不住从斗篷中钻了出来!
  
      “话说夏小子,我倒是很好奇,樊道友到底是用了什么办法。把你骗到这里来,又乖乖的给他开门的?他把当年的事,怎么跟你说的?”牧中平问完了樊天圣,又把话题引向了我,也是有意让整个事情给紫卿云交个底。好把不对的部分浮上水面。
  
      “当年,圣道门和临夜国交战,樊天圣不过圣道门的八劫真仙,在一次攻打临夜国的时候失败,却给紫卿云诡异的放走了。回去之后,忽然得到了圣道门掌门的注意,收为入室弟子,授予无上绝学,甚至还让其得到了圣道之极剑,成为圣道门中的佼佼者,从而又被派往临夜国说和停战,而作为使团,樊天圣并未好好的进行说和,反倒是和夜皇谈起了恋爱。互相还有了好感,但因为停留在忽冷忽热的状态,使得整个使团的说和有些举步维艰,最后樊天圣没有办法,为了打破这壁垒。就想着是否能够破坏周天之门的钥匙彻底解决和封印住先天鬼气,给世间带来和平,于是乎,他终于偷偷趁着夜皇修炼,用圣道之极斩断了封印和解锁周天阵的鬼杖,既是钥匙永寂哀思。”我整理剧情脉络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停顿了一下,因为接下来的地方,肯定会是出入最大的地方。
  
      牧中平拍了拍手,说道:“有趣的剧情。和我得到的信息,虽然前面是大同小异,但后面,好像就开始不大对了,夏小子快接着说说。”
  
      奴奴不知道是被附身了还是如何。我说起这事来的时候,她居然诡异的也跟着安静了,但目光中对我说道后面的时候,忍不住一跳,这显然就明确了事情恐怕不是这样的。
  
      “后来,永寂哀思被斩断,却没有封住先天鬼气,反倒让其无法再受控制而爆发,让临夜国陷入了灾难,而最后夜皇紫卿云把自己的魂一分为二,进入了鬼杖永寂哀思之中,籍此想让樊天圣持有,去把这周天阵永久封闭起来,不让先天魔气冲出来害人,结果呢,这周天之门没有那么容易控制,鬼气还是宣泄得到处都是,没办法控制后,整个临夜国的仙修全部都死了,包括他也没有幸免,而接下来,就是成为鬼修,又把断掉的鬼杖送出去,打算从中寻找一个可以控制和沟通紫卿云残魂的仙人,来这里让紫卿云念咒,破解周天之门,让他可以控制先天鬼气,最后让临夜国不再释放过量的鬼气,天下至此太平。”我有条不絮的说道,这些都是之前樊天圣和我说起的,当时还有李相濡在场。
  
      “胡扯!”奴奴面色有些狰狞,接着咬牙又说道:“这些都是他胡说八道的!当年我放走他,是觉得他像极了我们临夜国两位至高神之一!却并非是与他生出什么情愫来!而他作为使臣来我临夜国,我也不过是觉得他可能与我至高神有着莫可言状之机缘,故而区别对待与他!但他居然名为说和。实想要让临夜国将先天鬼气拱手交给圣道门管理!这先天鬼气,乃是我鬼道至高神遗留之圣物,临夜国有它则生,无它则亡,岂可能给他圣道门?!”
  
      “哦,原来是这样,所以其他的我不信,这点我肯定是信了,因为这倒是和正道的行使规律吻合了,其实…;…;樊道友是和我说。拿到这先天鬼气,也就能控制神州大陆了,毕竟大家想想,如果先天鬼气可以加以控制,像是临夜国这么庞大恐怖的仙国都能在一夜之间毁于一旦,那用来感染其他的仙国呢?那时候可就到处都是灵鬼了,所以当年他诓骗我改修鬼道,并以道体羽化来作为冲劫的药引,正是为了以后他控制了先天鬼气后,让我成为他的国师,靠着鬼道来统制灵鬼,继而再用先天鬼气感染过的灵鬼来逐步干掉正道…;…;”牧中平平静中,带着一抹残酷的笑意。
  
      “呵呵,果然阴险!那到底会死多少的无辜者,死多少的仙人?难道大掌门你没想过么?就没有点怜恤之心?”我从冷笑逐步改为愤怒的质问!
  
      这样断子绝孙的方法,堪称丧尸计划,给先天鬼气侵蚀的人仙,大多都会成为灵鬼,哪里不都要成为现在这临夜国一样的下场?最终到处是灵鬼,而他们两位九劫的鬼修,就可以成为上位者,控制这些灵鬼发动战争,甚至连发动都不需要,一股脑把古神界都感染了就是!到时候这古神界将会是鬼的世界了!而作为鬼修,他们自然而然成为至高无上者!
  
      当然,樊天圣的原定计划绝对没有牧中平,毕竟他的剧本计划里,牧中平在帮他吸收玩鬼气后,于渡劫中给天雷炸死了,可在我的加入之后。剧本竟改变了,牧中平成功晋级九劫!
  
      所以现在存活下来的牧中平当然不会对樊天圣抱太多信任!
  
      “小子,你未免太看得起老夫,以为滚雪球不需要时间么?这先天鬼气也不是无限增长的,前面死很多仙人,毋容置疑,后面想要再感染,你觉得光是凭借如今先天鬼气就够了?而且世间强者门派无数,想要统治整个神州大陆,谈何容易,也不过是樊天圣给我指雁为羹而已!”牧中平却出乎意料的冷静,仿佛早就洞穿了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