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五十五章:戛然

  那浓稠的鬼气基本上让我和紫卿云都确认了这点,但那人影似乎对我们并不是很感兴趣,在观察到了我们的存在后,居然有要渐渐消失的迹象!
  
  “控鬼术!”我想都没想,立即准备强控这鬼影!
  
  结果我的控鬼术刚刚施展,就发现鬼道的能量一瞬间就消失在了对方的身上!我心中一惊,竟是给这先天鬼气直接吸收掉了,所以鬼道的法术,对它根本没用!
  
  紫卿云立即也打出了几个奥妙的法诀,想要控制对方离开,可结果也是没有半点效果,这先天鬼气渐渐就要消失在我们的视线中!
  
  不过老三并没有放弃,立即拔出了几支灭鬼箭,嗖嗖的射出,将要试试对方的强度,可结果是箭穿透了鬼影,但完全没有对其造成任何的伤害,最终鬼影很果断的融入了鬼气中逃得无影无踪了!
  
  “先天鬼气竟已经脱困而出了,看来,不止是脱离了我的咒语控制那么简单!但它既然是先天鬼气,却不来攻击我们,实在出乎预料,按理说能够突破阵法,应该有不亚于我们的实力才对。”紫卿云分析道。
  
  奴奴暂时陷入沉睡,而紫卿云成为了控制奴奴的存在,我再把她当成奴奴也就不应该了,只能等这件事解决后,再看看怎么处理这紫卿云的残魂。
  
  “确实,当年我遇上先天魔气,它第一想法就是夺舍。”我心中也很好奇这先天鬼气的想法。
  
  “先天魔气是戾气,行径粗暴毫无疑问,先天鬼气不但属阴,性子也偏向阴狠,会做出这样的选择不奇怪,而它刚才见到了三将军,形态也化成了三将军的模样……很可能它是在试探和尝试,可见灵智并非不高,而是因为空间封闭堵塞,未曾经历和见识过我们,这就有一定可能会演变成它们重新认识我们的存在后,反过来再进行选择性夺舍,从而读取我们的认知,据而逃离这个地方,所以我们一定要多加小心,莫要给它得逞了。<>”紫卿云提示我们。
  
  三兄弟都非常警惕,老大连忙问道:“夜皇,若是给先天鬼气夺舍,连认知都会给夺取?”
  
  “不错,甚至细节都不好分辨,因此我们需得小心。”紫卿云点头。
  
  我深吸一口冷气,这先天鬼气确实是了不得的寄生气体,现在它还在观察我们,等到攻击的时候,连三兄弟怕都难以幸免,所以我当即说道:“既然如此,你们先回魂瓮之中,我对付先天鬼气,还有点把握。”
  
  也不等老大他们答应,我就拍了拍魂瓮,把他们率先收回,毕竟先天鬼气的寄生对其他鬼来说,几乎是无声无息的,但我却有几种办法能够控制对方寄生到我身上。
  
  “我就不进魂瓮了,如果它靠近我,我会第一时间发现通知你,而且那尸鬼很可能会趁机攻击我们。”紫卿云说道。
  
  “好,那你不要离我太远。”我点头答应,而紫卿云接着说道:“先天鬼气,原来封印于这片湖水上的一处储气台上,鬼气以储气台上的阵为媒介,让左近都能够得到鬼气的滋养,但现在看来,储气台的阵要么给它冲破,要么就是泄漏了。”
  
  “那怎么办?”我说道。
  
  “我相信,主体应该还不至于毁掉,泄漏出来的部分,应该是先天鬼气经过多年无限制元气的滋润,故而分出的一缕气息,这缕先天鬼气的想法可能是要寄生到进入此地能够控制储气台的人身上,故而它也在观察我们中,谁能够控制储气台。”紫卿云逐步明朗了先天鬼气的想法。
  
  我松了口气,如果我是先天鬼气分离出来的一部分,当然想要救助还给困在储气台上的主体,那寄生在谁身上获得最大的利益,就成了目标。
  
  “储气台能定位到么?”我问道。<>
  
  “联络不到,大阵恐怕没有完全泄漏,但控制的印记也破损了,所幸这里不是很大,我们可以找找。”紫卿云说道。
  
  “嗯,只能这样了。”我说着,想伸出手拉住了她的小手,结果紫卿云本能的一缩,但随后才惊觉自己不再是紫卿云,这才伸出了小手给我。
  
  我苦笑说道:“夜皇还不大适应这幅身体吧?”
  
  “嗯……现在想想,其实我也只能是以这样的形态暂时存在罢了,若是待的时间久了,一来,会影响这孩子的记忆力,二来,这残魂有时效性,本身也不足以存在太久,若是我消失了,希望你能照顾好这孩子,可否?”紫卿云幽幽说道。
  
  我点头:“这是必然的……不过无论如何,我也希望你也能够存在下来。”
  
  “那是不行的,我本身就不过是一种记忆以另一种消耗阵法形态而留,一旦能量耗尽,就会消失不见了……”紫卿云苦笑道。
  
  “若是夺回尸鬼身上的残魂呢?”我忙说道。
  
  “那副残魂可以说是我,却也不算是我了,因为我所有的记忆,都在这里不是么?加上不能再重新获得融合,一旦我消失了,这世间就不再有紫卿云了……只是,有这孩子替我以另一种方式活着,不也是一样的么?我也会很高兴。”紫卿云说道。
  
  我露出惋惜之色,只能说道:“去找储气台吧。”
  
  紫卿云没有再说什么,由我拉着去寻找储气台,而飞行的路上,很快我就发现那先天魔气分出来的一部分,此刻时有时无的出现在左近,看来我们的猜测是对的,它正伺机而动呢。
  
  大概一刻钟的时间,我忽然就发现了樊天圣他们的气息,所以毫无疑问的就靠了上去,反正凭借樊天圣或者牧中平,他俩都没办法杀了我,我如今就是一只飞得贼快,还带着很强攻击性的苍蝇,他们避不开,杀不了,只能是任由我招摇而来罢了。<>
  
  “呵呵,夏小子,你可真是够多管闲事的,我们去哪,你也跟着来了。”牧中平阴恻恻的笑道。
  
  “总不能让你们如愿以偿,我却两手空空吧?”我来到了牧中平所在的位置不远处,凝着天眼朝樊天圣那边看过去,这时候,樊天圣正在看着尸鬼念咒,不知道有什么打算。
  
  不过,在念咒的时候,远处水上很快飘来一口长方形的石棺,这石棺随着咒语震动起来,并让水面泛起了一阵阵的涟漪。
  
  我心中不由一惊,很显然这东西就是传说中的储气台了!而里面,应该就封印着先天鬼气的主体。毕竟鬼道擅长使用棺材来封印一些可怕的东西,封印先天鬼气也不会例外。
  
  看着他们正在捣鼓棺材,我忍不住和樊天圣说道:“樊前辈,你这么玩,不怕玩火自焚?”
  
  樊天圣听罢,缓缓的扭过头,忽然笑起来:“前人能把先天鬼气封入此棺,自然是曾有控制它的器具和咒术,我重复一遍,有何问题?”
  
  “看来樊前辈这一趟是有备而来了,那你有没有发现,这石棺有什么不妥?比如封印阵早就毁了部分,而先天鬼气,很可能也泄露了一部分?”我反问道。
  
  “呵呵……你也发现了?”樊天圣笑呵呵的说道,我顿时心中一紧,这樊天圣事事比我算前一步,确实不简单!难道他还有什么后手不成?
  
  而就在这时候,尸鬼的咒语居然戞然而止了,轰隆的一声巨响,整个棺材盖子,瞬间崩飞了,还直接砸到了水面沉入了湖底!
  
  紧接着,鬼气从棺材中蒸腾而出,浓烈得刹那就把周围一切定格住了!
  
  我发现浑身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前方鬼气滚滚,把前方一切可见的地方,通通掩盖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