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五十六章:鬼侵

  紫卿云让我牵着,也无时不刻不努力想开口念咒,因为大部分仙家斗法的时候一般都靠身法来避开危险,而直面攻击,相对而言多是很脆弱的,特别对方还比自己高一个劫数,如果被困住,那通常就意味着死亡!所以我难免有种魂飞魄散之感!
  
  现在不能开口,也不能无声借法,除了隔绝出一层聊胜于无的护体罡罩外,完全没有半点可行的处理,紫卿云目光中也带着一缕的惊惧,是万念俱灰的表情。
  
  而下一刻,樊天圣嗖一下就到了我们面前,并且发出了诡异的冷笑声,这更让紫卿云双目中带着惊惧。
  
  我也没想到鬼气会浓烈到能够限制行动的步,但这并不代表我没有办法解决,接下来,我瞬间转换了第二脉络,先天魔气跟着汹涌从体内冲出,右手部分,很快就把一部分的鬼气感染了,紧接着无声借法,缩地术跟着启动,嗖一下我就到了鬼气无法再感染的地方!
  
  “真的是先天魔气?!”拉着我手的紫卿云一下子就震惊了,随后看到我点头,她说道:“真没想到,当年先天魔气和临夜国的至高神一同消失后。我居然还有机会再看到它,而且也没有想到居然就在你身上,难道说……”
  
  还没等紫卿云说完,牧中平就出现在了我的视线中,为了防止他也来攻击我,我立即又是一个缩地,到了更外围点的地方,而这时候,我又回到了鬼气蒸腾的地方,目的就是要看看棺材里到底是什么东西!
  
  我回到原点的理由很简单,因为鬼气随着忽然间扩散我才给定了身,但现在鬼气扩散到了很外围的地方,就变得稀释了不少,毕竟能够用天眼目测到鬼气的浓度,而现在返回来,也证实了我的猜想,这里又恢复了可以移动的浓度,只不过确实比外围要阴森许多。
  
  棺材中,如今静静的躺着一长条如剑状的黑色物体,而上面还有一层玻璃一样的隔阂,应该是为了防止石棺盖子打开,先天鬼气就泄露而出的保护层。<>
  
  樊天圣看到棺材中如同剑一样的东西,似乎十分的兴奋,也不理睬我直接就到了棺材旁边,轻轻的,小心的抚摸棺材上隔阂,说道:“宝剑……宝剑呀!传说当年临夜国至高神封印先天鬼气,用一宝剑镇住,以防出逃,老夫心心念念,如今看来便是此物了!传说不假!哈哈哈!不假!”
  
  我连忙看了一眼紫卿云,她摇摇头,目光因为思绪一时转不过来而有些呆滞,好一会她才说道:“我和上一代夜皇都未曾开启过石棺,仅对此地进行定期泄出鬼气,却未想传说竟是真的,这六道神剑竟不是传说……”
  
  “先天鬼气封印在其中?”我惊道,看这把剑眼下如此的散发着阴森的鬼气,可想而知是鬼道至高无上的圣器,估计比打神鞭都不输多少,所以我又不甘的问道:“这六道神剑,大概什么级别?”
  
  “自然不是一般灵宝,所以我们绝对不能让他得到!”紫卿云说道。
  
  但眼下如此危险的环境,我怎么阻止这樊天圣?
  
  “开棺,快开棺!”樊天圣从袖中拿出了类似罗盘的一个铜盘,把它放在了棺材的隔阂上,随后把里外几层转轮都扭动到了一个位置,随后看向了尸鬼。
  
  尸鬼当然毫不犹豫的就继续念咒了,而咒语一起来,那铜盘立即发出了诡异的亮光,并且咚的一下就有什么和隔膜敲在了一起,随后隔阂盖子,居然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而铜盘失重,自然掉落棺材里面,和六道剑撞在了一起!
  
  轰隆!
  
  两种金属一撞,竟发出了恐怖的声音,而铜盘当场就给震飞,我再看的时候,已经扭曲成一团了!这也可见六道神剑的厉害!
  
  我脸色唰的都白了,心中已经生出了逃命的想法,这樊天圣连这东西都想着怎么解决,我一个人还跑去制止他,岂不是送死?
  
  而牧中平发出了桀桀的笑声,随后说道:“樊道友,这封印解开,先天鬼气你拿不走,但也需得小心谨慎,而如今,就只看你怎么得到这把剑了,还有……之前你答应过我的事。<>”
  
  “呵呵,好说。”樊天圣已经不太在意我了,至于牧中平,眼下才是他最极力安抚的人。
  
  我心中凛然,连忙问起紫卿云,说道:“这六道剑和先天鬼气有什么关联么?为何他说拿不走先天鬼气,却只能拿剑?”
  
  “先天鬼气难以控制,故而当年封入石棺时,以六道神剑镇压其上,使得它的鬼气,为剑所吸收,滋养此剑进阶,而樊天圣想要获得此剑,也就不难解释了,一把豢养千年的剑,此时早就超越了一般灵宝,他无法使用圣道之极,却能使用这把六道神剑!当年已经让先天鬼气爆发了一趟,如今我们不可再让他获得宝剑,否则先天魔气光凭借石棺,早晚也会镇不住的!”紫卿云说道。
  
  “为何?这里不是封闭的空间?”我问道。
  
  “不完全是,仙国地下鬼气的支流遍布,而先天鬼气就如同心脏,心脏如果受到刺激,脉络必然会爆发,好比上一次永寂哀思的断裂,但还有六道神剑压制,而眼下若是连这最后一道防线都给破坏,那整个仙国将会受到第二次的浩劫!”紫卿云摇头解释。
  
  “原来如此,竟是如此重重保护。”我沉凝起来,而似乎听到我们的对话,樊天圣笑道:“紫卿云,你大可放心,等我得到了六道神剑,会一并想尽办法把先天魔气控制了,在此之前,我会先用棺材压制它,不会发生你说的第二次浩劫……”
  
  “你太过自大了!”紫卿云冷喝一声。
  
  樊天圣大笑,随后说道:“尸奴,继续念咒!待我取剑后,便控制棺盖,封印先天鬼气!”
  
  尸鬼立即挥动鬼杖,而不一会,水面的棺盖果然上浮起来,看来这樊天圣是先打算拿到六道剑,再想办法控制先天鬼气!
  
  “六道神剑他若是获得,怕不是我们能打败的,但只要没有先天鬼气来控剑,便有一线希望。<>”紫卿云说道。
  
  “还有这种操作?那……现在怎么制止他?”我心中一凛,这六道神剑听起来还有两种用法。
  
  “不错,若是普通鬼气控制,听说只能发挥灵宝之力,但若是用先天鬼气来控制,威力将是毁天灭地的,因此我们绝对不能让他同时获得这两种!”紫卿云说道。
  
  “我看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去送死,你没看到他们三个九劫?我这三兄弟也不过是准九劫,宝物比起他们手中的,怕还不够看的,我不想损毁三兄弟的宝物。”我苦笑道。
  
  “既然没有办法,我们就创造办法。”紫卿云认真的看着我,随后传音说道:“我……”
  
  轰隆!
  
  就在紫卿云刚刚说出一个字的时候,忽然间又是一阵浪潮一样的大爆炸,把我和紫卿云都瞬间制住了,就和第一次遭遇的一样,这股鬼气让我们顷刻动弹不得!
  
  我定睛一看,竟是樊天圣拔剑了!
  
  而就在这时候,忽然间我觉得背后一冷,就看到站在我旁边,侧身对着我的紫卿云目光惊恐,死死盯在我身后!我脸色骤然大变,这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已经到了我身后!只是她也给定住,所以说不出话来!
  
  包括我前方不远,正看着我的牧中平,此时也有些诧异:“夏小子,你后面!?”
  
  嗡,一瞬间我只觉得浑身一冰冷,就发现有东西侵入了我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