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五十七章:夺身
    我如今已经是八劫的境界,却给东西这么简单入侵,吓得我是魂飞魄散,所以连忙切换出第二脉络,把先天魔气须臾间放出来!
  
      先天魔气能够感染所有的气息,即便是先天鬼气也不在话下,而魔气一出,那股侵入我体内的气息马上就开始收缩,但原来浑身的冰冷,竟开始变成了一个地方冰冷,那冰冷气息如同小蛇,大概有细线大小,快速的朝着我道体脉络的核心入侵!
  
      这恐怖的体验无亚于凡间的鬼上身,而且可怕程度更甚,如果稍有不小心,立马就会受制与它,而那鬼气根本就是打算夺舍的,否则也不会冲着我脉络的源头而来!
  
      第一脉络彻底的潜回了心脏,而第二脉络的先天魔火冲心脏核心显现出来,替代了所有的脉络,这导致那道冰冷的气息想要冲入心脏变得举步维艰,甚至在先天魔气的控制下,竟开始有感染的迹象!
  
      刚才侵入的时候,是和我身体一样面积的鬼气,可想而知它是复制了如同我一模一样的人形,这很简单,先天之气都有一定的思维,特别是成精之后,模仿就成了本能,之前模仿了老三,现在模仿了我,而趁着我被鬼气控制,所以突然发难,想要占据我的身体,只是它估计没想到,我身上会存在先天魔气,而且须臾感染了它大部分的气息。
  
      但先天鬼气毕竟也是有核心的,它自身的存在,注定了只要是有气息,它就能够存在,即便没有气息而周边不是‘无’的状态,它就能够创造气息,除非进行人工的封印,否则它本身就是一种半永动的能源!
  
      吞噬和侵占,就是它快速增长的基础。
  
      我立即启动了鬼石,并且释放出了先天魔气的核心,自然是要和它大战一场的,毕竟体内的控制权,绝对不能给它占据。
  
      如果是一般的仙家,遇到这种先天之气的夺舍,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毕竟先天之气一旦入体,体内存在的能量和法力,都会给它污染,如果不能够进行局部的控制,并且把它逼出体内,早晚也会整个成为它的傀儡,而且除了给控制后失去自己的思维,给先天气息所占据,有的部分个体,还能够夺取个人的记忆,所以也是非常危险的存在。
  
      而即便是高人能把它顺利赶出体内,也会因为之前被强制感染一部分,所以驱除后,仍然得再次清洗异类气息,毕竟每个人的道体本身属性不同,遇上了同属性的先天之气还好说,但一旦是异种,不能共融的气息,那最低程度都得走火入魔。
  
      不过好在我第二脉络就是先天魔气,所以这鬼气以铺网的态势,趁机变成我整个道体的大小笼罩下来,想要一瞬间就吃掉我,但却不知道情况之下,被我强大的第二脉络反污染,最后只剩下铁线蛇一样大小的核心先天鬼气。
  
      两道先天之气只须臾间就撞击在了一起,并且在我体内狭窄的脉络搅动起来,两道气息互相冲撞,纠缠,甚至吞噬对方,这场面如果放大,简直不亚于一场对决!当然,一边战斗,我也在不断的将他赶入鬼石之中,因为现在我没有地方收服这先天鬼气,就必须把它存放在不是我身体的部位,鬼石正好成为它最好的容器。
  
      外围,在樊天圣抓住了六道神剑剑把后,整个鬼气在底下如同油井喷发一般,宣泄出无穷无尽的气息,不但是我无法动弹,此刻连樊天圣、尸鬼、牧中平、乃至于奴奴都没一个能动弹的,在狂暴的鬼气下苦苦支撑,好在能够到达这里的,或多或少都是鬼修和鬼仙,要不然换成人仙的话,一个照面估计全都得死。
  
      所以暂时来说,大家都得等待鬼气喷发薄弱一些,所以我把所有的精神,全都集中在了体内!
  
      先天魔气占据了主场的优势,和先天鬼气对垒,有着无穷的资本来消耗,所以现在我唯独缺少的是时间,只希望这些鬼气喷泉,能够再多喷发一些,让我驯服这一小道的先天鬼气,至少把它捕入鬼石里面!
  
      不过,事情往往都是朝着意想不到的地方发展,樊天圣所站的位置,忽然间棺材剧烈的抖动起来,而喷发的鬼气浓度,竟开始有快速下降的态势,这让抓着剑柄的樊天圣竟发出了阴沉的笑声!
  
      我暗道这回可要命了,这樊天圣在暴风的中央,不但顶住了鬼气,还把剑柄拔出来了部分,哧哧的声音,彻响周围,连我这里都能感受到他获得剑时候的兴奋!
  
      然而,就在我觉得樊天圣马上要就这么把剑全部拔出来的时候,忽然他的大笑声又戛然而止了!因为在鬼气喷发完后的骤然间里,我突然的发现樊天圣的前方,出现了一个黑色的雾影,这雾影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了,而它的脸是最先展现而出的,此时此刻,这雾影正在好奇的盯着樊天圣,两人之间的距离,用一个硬币大小来测量,怕都显得太远!
  
      而随着雾影容貌越来越具象化,我震惊无比的发现,它居然有些表象特征,长得很像我!
  
      一头沧桑老态的白发,一双愕然中,带着一股审视味道的眼眸,鼻梁、嘴唇、耳朵、眉毛,都无不是有着我现在年纪的一些印记!
  
      这是老年版的我!
  
      我吓得差点没控制好先天魔气,而让先天鬼气又侵入了一分,好一阵的内心挣扎,我方才稳住了自己的情况!
  
      “樊天圣!”紫卿云咬牙切齿,双目顿时变得血红起来,毫无疑问,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是又一道先天鬼气,间接的复制了斗篷里面,樊天圣真真正正的样子!
  
      他的模样,居然就是年老后我将会变成的样子!
  
      在仙家的掐指计算里,总能够对既有的事物进行掐算,比如计算一颗花草,接下来会变成什么样子,会怎么度过一生,而包括我,同样也盘算过自己年老后的形态,所以知道如果自己容貌老化会怎样,这并不奇怪,当然,以我现在的修为,想要容貌改变,已经不太容易了,樊天圣会变成这样,其实和他自身的履历有关,或许当年他刺杀紫卿云的时候还年轻,但毕竟他死过一回,又从正道修士变成了灵鬼,据而又修成鬼仙,后来凝聚道体变成鬼修,而时间跨度还辗转了千几百年,几乎横跨了量劫后到现在的时间,变成这样着实不奇怪。
  
      加上有些人,会因为心境的老去,在凝练新道统的时候,故意把自己凝聚和变得衰老一些,以期搭配自己的心境,所以樊天圣这样的仙家就不少见了,当然,女子这么干的就鲜少得很了,但这是题外话了。
  
      樊天圣看到眼前忽然出现了另一个‘自己’,怒喝一声,身上顿时爆发出了无穷的气息,想要彻底的把对方逼出外围,毕竟那道变成他的先天鬼气,对比我这道,绝对是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但他这一下怒吼,除了把对方的发髻、白发吼得飘散起来,却没能把对方吼退哪怕一毫米!那‘樊天圣’露出了淡淡的笑容,双目中满是自信和傲然,随后就在我们大家众目睽睽之下,嗖一下就冲入了樊天圣的身体之中!
  
      我看得整个人都目瞪口呆了,而原本对樊天圣怒目而视的紫卿云,千算万算恐怕也都没有猜出这个结果,真没想到拔六道神剑的樊天圣,会给先天鬼气给突然夺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