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五十八章:恩惠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一时间,场面变得非常的诡异,尸鬼在念咒镇住棺椁,而现在突发状态下,剑没拔出来,先天鬼气的主体还在棺材里,但却又一道先天鬼气变成了樊天圣,并展开夺身!所以尸鬼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判断接下来该做什么,她选择了迷茫,所以现在樊天圣体内,难免就多了一道夺舍的‘先天鬼气’。
  
      回想之前的计划中,应该是樊天圣拔出六道剑,随后尸鬼立即念咒让半空中的棺材盖盖下来,把先天鬼气的主体封印住,据而樊天圣会先降服六道神剑,再控制整个石棺!
  
      但眼下计划全给推翻了!这可就尴尬了,我心中想笑,但我和樊天圣之间,也都是半斤八两而已,我现在体内也有一道先天鬼气还没解决呢!虽然有先天魔气对它进行限制和压迫,但还是要小心翼翼才是,阴沟里翻船的事我也遇上不少了!
  
      “竟在这时候……罢了,樊天圣恐怕要给夺舍了,夏小友,你现在感觉怎样?是否遏制住先天魔气了?我发现你这道稍弱于樊天圣那道,很可能是脱出石棺的时候,已经消耗不少了,而你应该有先天魔气抑制住它才对。”紫卿云说道,刚才她和我手拉手,知道我有先天魔气。
  
      先天气息之间还是可以互相克制的,所以她这么猜测不无道理。
  
      “还好……”我回答她,自己也在不断的逼迫先天鬼气冲入鬼石,而就在我这里暂时顺利的时候,却给樊天圣的一声怒吼给吸引了过去!
  
      樊天圣怒吼之后,斗篷也给炸得飘到了身后,这是气息不纯后导致的走火,所以才会发生罡罩不纯后的爆炸,导致斗篷炸飞,并暴露了原来的容貌!
  
      此刻他浑身上下的气息不断的明暗交替,在体内应该发生着可怕的异样气息交汇,而我从他此时狰狞的面容中也不难看出他的难受,但这毕竟也是预料之中,这樊天圣就算不给夺舍,也得脱一层皮!
  
      碰到这样的事,明显倒霉的成分居多,因为谁都不知道石棺中的先天鬼气,此刻居然分出了两道稍微小的先天鬼气,这也是多年失去管理,从而导致的结果,先天之期最易成精,当然,也是需要人力的变化,否则一道气息不知道得经过多少千年、万年的自我产生灵智,再修炼和滋养,或许才能成精。
  
      所以这一道棺材中的先天鬼气,从它进入里面开始就不单纯了,经历过阵法的变化和催动,从中学习到了修炼,有了修炼,自然少不了生出灵智,接着成了现在这样子也就正常了。因此,有的时候人本身的贪念其实也是促成先天气息成精,并想通过夺舍进行灵智进阶的主因,下界都有运用核能源后,因管理不善导致大面积污染的事情,更别提这先天鬼气了,其实都是一个道理。
  
      在我还努力逼着先天鬼气到鬼石那的时候,紫卿云忽然的脱困了,并且一摇我的臂膀,说道:“封印先天鬼气,快去趁机拿下樊天圣那本六桥圣典!这是按照先天灵宝‘冥书’中的生死簿复制而来,内中纳有金、银、玉、石、木、竹这六桥,掌握所有鬼物连接六道的通道!是鬼道的圣典!”
  
      “什么?”我一听,顿时看向了樊天圣,这时候,樊天圣双目发出了赤红色的光芒,似乎已经给先天鬼气夺舍成功的样子,本来一只手拔剑,现在两只手都搭在了上面,这使得那本六桥圣典就这么悬空浮着,眼下还因为樊天圣处在自我控制和夺舍之中而变得摇摆不定,大有一走了之的迹象,这就怪不得紫卿云想让我去夺了!
  
      眼下,我确实很缺一件趁手的兵器!
  
      而六桥圣典作为明面上临夜国第一宝物,比灵宝永寂哀思还要强大,当然是我的首选,毕竟得到了这圣典,我怕连魂瓮都用不着,把三兄弟都寄存在圣典里,比魂瓮都安全舒适许多!
  
      想到这,兴奋的我立即催动先天魔气驱逐这先天鬼气入瓮,那先天鬼气早就因客场作战给打得遍体鳞伤,眼下无处可去,出了鬼石尚能容身,它还能去哪?
  
      当然,只要把它收了,别说是遍体鳞伤,就算是气若游丝,我以后都能把它催生得不亚于先天鬼气,就不知道《劫天运》这本书能不能让我再衍生出第三脉络来?现在我是知道这多脉络的好处了,除了双倍的能量外,危急时刻时常是翻盘的关键,这就是所谓技多不压身。
  
      但就在我把先天鬼气即将赶入了鬼石的时候,本来对我们察言观色的牧中平,忽然也跟着动了,但这次目标不是我,却是我和紫卿云都在关注的六桥圣典!
  
      宝物要给抢走,我心中的着急已经不言自明,立即大吼一声,拍了下魂瓮把三兄弟叫出来:“快截住他!助我取得六桥圣典!”
  
      “是!主人!”三兄弟应声的同时,飞快的朝着牧中平追去!
  
      老大立刻冲锋,老二边飞边掷出了长矛,而老三当然是灭鬼箭伺候,反正眼下水面都是敌人,一股脑的攻击,伤到谁都是赚了!
  
      场面顿时大乱,牧中平‘啧’了一声,一边留意背后的攻击,一边飞快靠近圣典,毕竟是我没办法再放出血衣,八劫的三兄弟在速度、攻击上都无法对牧中平产生威胁,几个快速跃动,竟闪过了老二的攻击,至于老三的灭鬼箭,除了被他躲避,就是给强行击开,看来修为差之毫厘,就堪比千里。
  
      避开了三兄弟的攻击后,牧中平须臾就到了樊天圣拔剑的地方,并且鬼手一身伸,立即就把本就已经犹豫不决的圣典抓在了手中!
  
      “你……”樊天圣忽然在被夺舍的时候怒吼出声,然而,因为先天鬼气的原因,他接下来的话自己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牧中平桀桀笑了起来:“樊道友,我牧中平没有乘人之危已经是对你仁至义尽了,收点小恩小惠也是情理之中,你该不会连这个都不给吧?况且你马上都要取得六道神剑了,还跟我争这六桥圣典,就显得太小气了不是?”
  
      这话当然多半是讽刺,不过樊天圣没能反驳,让牧中平更是得意冷笑,并带着圣典往另一个方向飞去,远离我和樊天圣。
  
      他清楚我身上有祖龙,还有三兄弟在,惹不起就得躲,至于樊天圣和那把六道神剑,他不可能去碰,这老家伙以前就是拾荒的神级高手,知道什么该拿什么不该拿,要不然现在早就死在临夜国内城里了!
  
      樊天圣要完了,我暗自说道。
  
      包括牧中平,看向了我也说道:“夏小子,该走了,把先天鬼气和那尸鬼封在这就好,毕竟夺舍后要继承记忆不容易,周天阵困它个十年八年不成问题,到时候我们再合作,想点别的办法,嘿嘿。”
  
      可就在我和牧中平都觉得樊天圣马上要完蛋的时候,意外再度发生,只听到嗡嗤的一声,樊天圣双目欲裂的,竟把六道神剑拔了出来!
  
      霎时间,天空骤然间变色了!轰隆隆的雷声,在耳边彻响!
  
      当我看向了头顶时,一道道的雷亟也毫不留情的轰落到水面,密集的程度堪比之前的劫雷!
  
      这把神剑的强大,在它面世的时候,就昭示出来了,它引起了整个空间的震动,就好像是在外面遇上天劫一样,此地的空间也在自我进行扑救!
  
      轰隆!尸鬼也非常干脆利落的,把棺材盖盖了下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