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六十章:石像
    “这戾血金莲,藏在湖底?可这湖底这么强大的鬼气,怎么下去?”我诧异问道,看着湖底的一片浓稠鬼气,黑不见底的,想要下去也得看看有几条命赔上。
      “所以我才带你潜入底下不是?”紫卿云继续带我往黑暗深渊而去,大概飞了十来分钟,我们很快就到了一处看起来不是很起眼的地方。
      但紫卿云像是很了解这个地方,快速的掐算了下,看了看天空那没什么参照物存在的地方,最后念了几句咒语,水底下竟冒出了一堆堆的泡泡,而一座平台在我焦急等待下升了上来。
      “是这里?”我惊讶的问道,紫卿云点头,说道:“是的,虽然是当年我师父教授我的办法,我也未曾进入过其中宝库,但毫无疑问就是这个地方。”
      “为什么不把戾血黑莲藏在上面的周天阵空中花园中?”我有些好奇。
      “空中花园?这名字倒是起得有趣。”紫卿云笑着,缓缓降落到这圆形的黑色平台,这平台上面到处绘制了阵法图形来隔绝鬼气,很像是能够进入湖底的电梯。
      我和她落入平台后,她念了咒语把平台往下降落,而这时候,牧中平忽然掠过我们的头顶,见了我们的时候,还不由还笑出声了,我和紫卿云都相继皱眉,但看着他刚才跟踪我们,却没有跟我们下来,反倒是松了口气。
      “想不到他居然跟到了这里。”我说道,而紫卿云点头,说道:“他恐怕知道我们来的方向是安全的,但又不敢跟我们进来,不用理会他,想要进入水底藏宝处,并不是那么容易。”
      “这水底下,到底都藏了什么宝物?”我连忙问道。
      “我们临夜国,是由量劫前的古国建立而成,当年古国大部分珍藏的宝藏,其实都放置在这里,这些宝藏大部分都因为元气的转换而不堪使用,而能够使用的的一部分,多放在了你说的空中花园那儿,当然,除此之外,像是戾血金莲这等可能会引来世间争端的东西,我们同样不能放在上面,以防发生一些不测。”紫卿云说道。
      “放在先天鬼气滋养的湖底,确实是个好办法。”我说道。
      “嗯,当年戾血金莲失去了先天魔气后,又因为忽然失去仙气的滋养,导致又黑变淡灰,失去了原来的色彩,所以传说创国者将此物小心封藏后,就置于了此处,而鸿蒙元气出现后,我师父当然没有放弃研究这样的超级至宝,然而将它取出来后,想要经由这里的魔修来灌输入精粹魔气,以此来启动此戾血金莲,然而,却因此而发生了一件无头无尾的事情。”紫卿云苦笑。
      “哦?”我心想这戾血金莲在遭遇临夜国都失去了先天魔气,难道之后拿出来,竟还发生了更诡异的事情?
      “是的,当时听师父说,戾血金莲取出来后,交与了负责管理临夜国杂修的国师,结果开启了盒子之后,这戾血金莲最后竟变得透明起来,任由那位国师怎么折腾,都没有再让他成功恢复过来,随后那位国师将其定为死物,交还师父处理,但当时大家却风言风语,竟纷纷指责那位国师偷换了至宝,以至于那国师一气之下离开了临夜国,也是师父多年来一桩心头憾事,还嘱托我成为了临夜国的夜皇后,找寻此国师或者后人,可惜我机缘不够,也落得将此变成了无头无尾的事。”紫卿云述说着,还摇了摇头一副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情况的样子。
      “确实是憾事,那这件宝物,真的是死了?”我问道。
      “应该不至于,师父说,只是因为元气刷洗了它原先的仙气,但想要启动它,还需得先天魔气或才可能,当然,那时候大家根本不可能找到先天魔气,因此国师或是因此才为了证明自己青白,远走他乡寻访先天魔气来启动这件至宝吧,可惜千几百年过去了,这先天魔气并非再出现,反倒是由夏小友你带来,这机缘气运之说,实在是妙不可言。”紫卿云笑道。
      “是个好人。”我苦笑。
      “嗯,当时那位国师天纵奇才,又深得师父信任,不过优秀之人,总是容易受人妒忌,设计传播不利谣言,也实属正常,但师父说,当年这位国师也可能并非是负气出走,因为如果他走了,也就坐实了他盗宝的罪名,故而更可能是他自愿这般。”紫卿云分析。
      “我也倾向于此,天才往往不在意别人的看法,总有不喜欢自己的人和喜欢自己的人,若为他人而活,就太亏了。”我笑道。
      “断然如此。”紫卿云和我一路潜入水底,越来越深,到了后面,就只有我们两个人身上还发出一些微弱光芒了。
      而就在这时候,紫卿云竟有些昏昏欲睡起来,并且小小的身体晃动了几下,竟一头朝着栽倒平台栽倒。
      我吓了一跳,连忙把她抱入了怀中,并用一道鬼气注入她体内,检查她身体的脉络情况。
      这一检查,让我吓了一跳,脉络此时杂乱无端,有部分属于紫卿云的是强行缠绕接驳上去的,但却拟补了原先奴奴的脉络缺憾,紫卿云果然是最了解奴奴的,她原来一路寄身奴奴,一路在烙印缺失的部分脉络呢,这样一来等她消失了,奴奴也就能够获得完整的脉络板块,最后籍此突破八劫了!
      “夜皇当真是……”我心中对她的行为感到拿过,这会加速她自身的灭亡,恐怕她就是想让我拿到戾血金莲后,就此幻灭了,毕竟奴奴也就是她自己,她也是奴奴的前身,有了延续,留下就再无必要了。
      “呵呵……还好,这孩子我很喜欢,不像是我当年,不过当年我有师父,她却在这里孤苦伶仃……”紫卿云笑道。
      “唉,夜皇你即便前半生或许幸运,后半生何尝不是悲苦?。”我叹息一声。
      “那就算是一人一半好了。”紫卿云坐了起来,随后幽幽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夏小友,你可知道,当年我们临夜国虽然是两道双修繁荣,但却是杂道居多么?”
      “为何忽然说起这事?”我好奇问道。
      “你从后山那进来,后山那两尊石像,可还在么?”紫卿云问道。
      我愣了一下,然后点头:“在的,只不过,鬼道至高神那尊无损,但另一尊却已经不见了部分。”
      没说那尊头颅不见了,也是为了照顾紫卿云的心情,毕竟两尊石像,都是临夜国的象征,更是至高神般的存在。
      “其实,我们临夜国当年的鬼修确实是拜鬼道至高神为道统,但杂道数量更多,却并无一人拜另一尊至高神,此事夏小友也不知对否?”紫卿云怔怔的看着我。
      我摇头,心中却并不觉难以言喻,笑道:“通天教主有教无类,教徒愈多,旁门左道也会多拜自己的师承,其实转来转去,还是这尊大神,又有什么奇怪的?”
      “或也不尽然,我们鬼道每逢祭典,拜鬼道至高神,却是有金光从天而降,而石像亦如有神灵加身,上面寸灰不沾,时时崭新,然而那另一尊大神,即便杂道来拜,上面仍然杂草丛生,逐渐破败,需得专人唯续……当年,我亦是好奇这样的结果去问师父,可惜,也无从得知答案……夏小友以为呢?”紫卿云淡淡的说着。
      “竟还有这样的事?”我心中一怔,媳妇那尊巨大的石像虽然也是破旧,但却没有如同对面那尊破败,难道真有那么邪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