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六十二章:塔顶
    飘在空中的戾血金莲在喷发黑气,感染了鬼气后又吸收了回来,使得它原来的赤红色逐渐的往深红转变,而似乎它还觉得吃得少了,竟开始大量的想要感染周围的气息,甚至连我都有种被它吸收的感觉!
      紫卿云连忙退后了好些距离,说道:“夏小友,还请控制好它,圈定它的范围。”
      我点点头,随后伸出手来,以命令来沟通这朵戾血金莲。
      因为先天魔气的吸引,以及刚才我注入先天魔气的时候改变了它的脉络,所以它已然认知了我的存在,减少了认主这一必要。
      所以在我的召唤下,戾血金莲很快就来到了我的手中,并且缓缓的旋转起来。
      鬼气是深邃的雾黑色,魔气则是以血红到黑红来体现浓度,如今这朵戾血金莲还是深红色的,可见还有得豢养才能让它重回巅峰,趁着这个时候教会它正确的听命于我,才是最重要的前提。
      所以我简单的开始和它沟通,并且让它在我的命令下,进行一些简单的动作,比如保护,比如绕着我飞行,比如花体放大等,这些都随着我的命令一一体现了出来。
      “想不到夏小友竟是个宝物行家,若是换了谁,恐怕做不到如此的流畅,亦或者说,这件宝物,本就属于夏小友?”说道后面,紫卿云已经有些震惊自己所说了。
      我苦笑道:“此物应为临夜国至高神的,我只是暂时借用罢了,至于它听我的,肯定是我救了它一命所致。”
      “转生之说,向来就有,至高神以身外化身而入世间历练,也并无不可能。”紫卿云连忙说道。
      “我就是我,何来别人化身之说?”我笑道,对于是本就是别人这种事,我从来是否定的,如果我是别人,那媳妇姐姐是谁的?
      “这……”紫卿云也不好反驳,只能是不说了,看着这朵血色的莲花,十分的著迷和羡慕:“灭世黑莲,为四朵十二品金莲中最邪恶,最恐怖的存在,其威力自然不言自明,而这朵戾血金莲即为灭世黑莲的子代,威力也非常可怕,传说四大神物里,它排第一,古籍记载,此物可引来天地劫难,若无大智大慧者,当封印为最佳,夏小友人品我是信得过的,不过我还是得提醒一句,即得,仍需时时警惕。”
      “嗯,它是魔道神物,我会小心管束的。”我说道,随后看向了这朵戾血金莲,已经发出了变大的信息,下一刻,一朵虚幻而出的能量黑莲就出现在了我面前,大小大概有一桌子大小,我飘然而上,如踏在了平台上,接着也看向了紫卿云:“夜皇请。”
      紫卿云点头,也跟着上了戾血金莲。
      我命令金莲朝着刚才所来平台飞去,毕竟要准备逃亡了,要不然先天鬼气彻底夺舍成功樊天圣,很可能会出点什么意外。
      况且外面还有牧中平在,谁知道他会不会咒语关了周天阵?虽然有紫卿云在,但如果这家伙在外面埋伏,也是十分棘手的事情。
      “戾血金莲还需祭炼,暂时是没办法与其他宝物争雄,但作为飞行法器,确实是很好看呢。”紫卿云站在金莲上,两眼还是挪不开这朵莲花。
      其实我也十分的喜欢这戾血金莲,虽然魔道的东西,或多或少肯定有点霸道的毛病,但这也是威力换来的副作用,我一个魔修,当然还是能接受的,正道那中规中矩该有的秩序,我也并不是很刻意去维持。
      “我一个朋友,其实也有一朵金莲,据我说知,应是功德金莲一类,亦不知道是其子代,还是真的十二品金莲掉了档次。”我笑道。
      “真有此事?那莲花可也是描绘金边,似同活物?”紫卿云惊道。
      “也未曾细查,但可随同它的主人成长,而我那朋友还是个和尚。”我想起了圆慈,这家伙还在闻道之地呢,不知道最近好不好。
      “功德金莲非拥有大功德之人可有,你那朋友,定然是位得道高僧了。”紫卿云叹道。
      “还好吧。”我笑了笑,暗道圆慈那吊儿郎当的大肉和尚,真是大功德和尚就见鬼了!它那外号不是白来的,只不过为了给他留点面子,我也懒得去说破。
      不过能得到功德金莲,鬼知道圆慈这家伙前世是干了什么好事,反正这家伙也玄得很,不好说他是酒肉穿肠过,毕竟有时候神神叨叨的也能叨叨几句歪诗算出点事来。
      上去的时候,我还故意让金莲释放一道冲天的魔气,如果有人敢埋伏,立即会给这朵戾血金莲攻击到。
      好在这樊天圣肯定是完蛋了,那尸鬼又是樊天圣所控制,所以我们没有遭到任何埋伏,而牧中平应该也已经上去了,毕竟大家都有上去的咒语。
      我算了算时间,冲上了水面,小半天过去了,所以说道:“看这时间,樊天圣被夺舍后,稳定期至少也得一段,我们现在打不过他,就先上去把周天阵封印了,再徐徐图之如何?我也需要祭炼这朵戾血金莲。”
      “善,此戾血金莲如今还很虚弱,若是真的恢复,定是黑色无虞,我们趁现在封闭周天阵是唯一所能做的。”紫卿云也统一了我的意见,和我一并踩在戾血金莲,直冲出了周天阵!
      因为周天阵还是相当巨大的,加上我们挑选了一个随机的点,牧中平如果在上面想要埋伏我们,也并不可能。
      结果,我们冲出外面后,却发现了这周其平并非是有意埋伏我们,而是打坐在上面的平台上,正在祭炼那本六桥圣典,看到我们来,站起来还笑道:“夏小子,你居然这就上来了?哟,这是什么玩意?原来你们下了湖底,是为了这件宝物么?”
      他指的当然是戾血金莲,只是因为戾血金莲如今散发的魔气很微弱,所以它倒是疑惑更多于感叹,却不知道以后等我把戾血金莲祭炼到巅峰,能够和六道神剑抗衡的时候,他会怎么震惊呢。
      “嘿嘿,没办法,脚短缺双鞋,当然得到处找找。”我冷笑,周其平当然知道我无利不起早,但他一时也没看出戾血金莲厉害到哪去,况且他的六桥圣典如今刚让他志得意满,其他宝物还未必看在眼中,所以接下来他的话就不再是以此为主题了:“夏小子,封印了这周天阵,我还得托你件事。”
      “说吧,有什么好处。”我心想封闭这里是共同的目的,但要我办事这是一码归一码,怎么都得拿出诚意来。
      “好事,封了周天阵,这樊天圣都还可能会跑出来,所以这里一周天的宝物可就危险了,我答应了一群老伙计,要把宝物分了,所以希望在外面有个主持这事的,我则留在这里和变成了鬼仙的伙计们搬东西,好处当然是平分宝物,我给你搬到金仙道一半,另一半则给我那些老伙计分了……而且,金仙道以后也是你的了,毕竟我如今已经是九劫的鬼修,这里才是我想要待的地方。”牧中平嘿嘿笑起来。
      我皱起了眉:“你不怕樊天圣?别有钱没地方花。”
      “怕,怎么可能不怕?你也看到了,那把六道神剑有多厉害,要是再遇上,我连头也不回,肯定是要跑路的。”牧中平语气中却不像是真怕了。
      “给我金仙道,还要给我一半的宝物,说说你的计划。”我知道这牧中平下这么大本钱,一定还有阴谋。
      “你引正道来,最好是把万剑来请来,让他们灭了樊天圣,我们坐山观虎斗,它们净化仙国,我坐收渔利,你也是挣到了该得那份。”牧中平十分的阴险狡猾,不过我已经习惯了,他那还是正常的,像是黑子、李相濡那群五大世界跑上来的精英,才是真的很让我无解,毕竟那是每一个世界中站在金字塔顶端的老怪物。
      “我用什么来吸引他们来这?”我暗骂这牧中平歹毒。
      “小子,你不会是给六道神剑打傻了吧?”牧中平讥笑道。
      “你想用六道神剑引圣道门那些余孽过来?”紫卿云蹙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