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六十三章:备阵
“夜皇不愧是夜皇,一下子就猜到了老夫的想法,只要把六道神剑传出去,圣道门那些稳坐山巅的余孽老怪物,肯定会趋之若鹜,虽说当年那些算计临夜国的老家伙们早就生死天定,但毕竟这些门派哪一个不是继承了圣道门的衣钵?如今雄心勃勃,已经把目光放在了这里,加上六道神剑和一周天的宝物,桀桀……够他们垂涎三尺了。”牧中平阴恻恻的笑起来,这口气,似乎大家不知道他在算计别人似的。
  
  不过他要去算计别人,偏偏这圣道门余孽又是肯定会上当的对象,这实在是一件令人觉得讽刺的事情。
  
  “凭什么?这种坏事我们来做,回头这些正道不找我们麻烦?”我皱眉说道。
  
  “夏小子,富贵险中求的道理,你也不是不懂,我凭什么给你这么大的恩惠?我本来可以不给你的,难道不是么?”牧中平一副我问得太多了的样子。
  
  我本来还想要反驳这威胁,毕竟一周天的宝物,怎么说都应该是临夜国的夜皇紫卿云的,怎么反倒成了他的,可结果牧中平的身后,很快就飘来了一大堆八劫的鬼仙,数量至少有二三十位,这数量也堪称恐怖了,加上一堆鬼魅魍魉什么的,怕还不止是这个数量!
  
  这当真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樊天圣在这里呆了多少年,但百种米养百样人,就是兄弟,性格也大不同,加上还是个独行侠,不善经营这些事情,所以反倒是光棍得很。
  
  反观牧中平,从进入这仙国豢养尸鬼开始,就不断的把老兄弟们一个接一个的送进去,又变成鬼仙招回来,成为了自己的一股庞大势力,而现在,果断一拿出来,这声势足够惊人的了。
  
  所以人们常说弱者结伴而行,强者大多会孤独,确实也有一定的道理,内心太强大的人,往往都是孤独的,弱者却知道弱而抱团前进,这样自然会两极分化。
  
  “无耻!”紫卿云当然很不满用她的宝物贿赂我们自己,但牧中平哈哈一笑,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夜皇,您还是要审时度势一些,况且我现在就算把这里交给你,你敢拿回来么?我那群老伙计,不说统制了整个仙国,但在那座城里,没点鬼脉?真要是闹得急了,我把这周天阵拿出来大家一起用,嘿嘿……相信就算是你夜皇临世,也无回天之力吧?所以说,吃独食,得注意个吃法,像是现在,不正是最好的吃法么?”
  
  “你!”紫卿云脸色阴霾,我立即拉住了她这小小的身躯,示意不要冲动,随后问起牧中平道:“说说你需要的详细条件。”
  
  “宝物我会陆续运抵金仙道,但一年内,你需得把正道忽悠到这里来灭了樊天圣,无论你用什么办法,一年后,若是正道那群老怪物没来,呵呵,你知道会有什么结果。”牧中平冷笑。
  
  我皱起了眉,问道:“难道你还能……”
  
  “呵呵,要不然另一半宝物准备给我那群老伙计干什么?自然是防止你拿了大半宝物不干活不是?相信你应该知道得失吧?”牧中平冷笑。
  
  选择我,是因为我是唯一从内城出来的人,给我一大半宝物,也有让我成为众矢之的的目的,也有告诉正道,我确实在仙国拿到了无数的宝物!这简直就是一石多鸟呢,况且他这仙国里全是鬼修和鬼仙,要那些宝物干什么?。
  
  至于办法,当然得由我来想,不过就算我不故意去忽悠,相信那些老怪物也会来这里,只是知道的详情肯定没那么多罢了。
  
  况且我不干这事,李相濡难道就不干了?他手中已经有了圣道之极,大肆宣扬后正道那群老妖怪为了顾全面子,当然不会去抢一个小辈的东西,但一旦得知下面还有一把六道神剑,肯定也会来这里,到时候找个导游游历仙国什么的画面,现在已经出现在我脑海中了。
  
  李相濡最擅长干这类驱虎吞狼的事情,他把人忽悠来这里杀樊天圣夺剑,死生与他何干?在背后好好抱着圣道之极修炼就是了,要是活着回来了,顶多他是顶礼膜拜,但要是都在仙国烩成一锅菜,那他岂不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到时候一把圣道之极,足够在正道中呼风唤雨,号令天下了!
  
  “好,金仙道我要了,宝物我也要了,不过我要周天阵七成的宝物!”我狮子大开口的说道。
  
  牧中平桀桀的笑起来,好一会说道:“成交,不过我再加一个条件。”
  
  “说。”我没想到他会这么爽快,但想来条件绝不会容易。
  
  “正道最厉害的,非万剑来莫属,只要他来了,事情也就能成一半了,当然,你不认识他,老夫当然知道,所以这里有一个盒子,你不可过任何人之手,亲自到万剑门交给他,他必然会与你同来。”牧中平嘿嘿一笑,伸出手后,他身后的三掌门孙赞霖很快捧着个盒子到了他旁边。
  
  拿到了这大概掌心大小的小盒子,牧中平目中带着一丝意味深长的猎喜,但上面封印不少,看起来还是一次性的印章,所以他没有揭开的意思,而是很快就飞传我跟前,一边还说道:“这事物的重要性,你一个阵仙,看盒子应该也知道了,我也是有幸将其封在里面,而且对万剑来很重要,所以,千万一定的要把它亲手交给万剑来,你明白了么?”
  
  我心中一凛,这跑腿的事,我都多少年没干了,别说我不知道这万剑来到底多厉害,就是换成送东西给通天教主,要是我不愿意,我也不会去。
  
  “里面是什么?别是什么恶作剧,打开了一炸我俩可就完蛋了。”我冷冷的说道,盒子在手中掂量了下,没有太多的重量。
  
  “呵呵,我只能说,跟万剑来,以及你那好友叶云秋有关。”牧中平阴险的说道。
  
  “什么好友?”我皱眉,牧中平一挥袖子,笑道:“你自己懂的。”
  
  看来之前在卫城干的那些事,牧中平也知道,这老家伙在仙国的势力当真不小,没准还有更多我不懂的,我咬咬牙,只能是应下了这事,反正送点东西也无伤大雅,只不过在时间上就紧迫了许多,这里一个来回就差不多近大半年了,还得是我这修为以全速,走捷径才行。
  
  “我会把盒子交给万剑来。”我看盒子没什么问题,自己又加封了几层咒术,随后才收入袖袋里,但还是问道:“你确定能封住樊天圣一年?”
  
  “嘿嘿,你和我开玩笑么?”牧中平一副饶有兴致的表情,我暗骂老狐狸,但据我猜测,别说是一年,半年怕他都未必撑得住,但这仙国毕竟太大了,樊天圣就算厉害上天了,逛一圈整个仙国,怕都得好几年,倒也无所谓了。
  
  我也懒得跟他废话,写了一份血契,就丢到了他面前,牧中平看了一眼,一边签字,一边说道:“夏小友的字,可真是够特别的。”
  
  “你管得太宽了。”我骂道,而签完字,牧中平看向了三掌门,三掌门拿出了一个小箱子,飞传到了我手边,我接过后,看到里面门派的转让手续齐全,连印玺都有了,当下也不跟他废话,大家着手进入封印周天阵的步骤,
  
  为了能够结结实实的把樊天圣封印住,我们除了关闭第七层的周天之门外,甚至紫卿云连备用阵都用上了,封得是严严实实,当然,即便这样,也未必能封住拥有六道神剑的樊天圣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