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六十四章:法身
第二千七百六十四章:法身
  
  而且我们也不清楚,到时候他是以先天鬼气出现,还是他本人镇压住了先天鬼气闯阵了,想一想,我们最不希望看到的是后者。
  
  至于牧中平,这样的角色我是见多了,从来不都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么?这么作死,我现在收不了他,早晚有人会收了他。
  
  坐在戾血金莲上,紫卿云已经是有些昏昏欲睡了,我摇了摇她,说道:“如果困了,就睡去吧,奴奴出来后,我就把她收入魂瓮。”
  
  “嗯,我再撑一下,小友到了后山前门请稍待片刻,我想拜一拜至高神……”紫卿云很坚持的说道,似乎强撑一口气。
  
  我点头,说道:“你对神灵的诚挚,我大不如。”
  
  “神灵在心便是,只是我恐自己一睡便再无醒来之时,故而此次拜会,与至高神也算是拜别了。”紫卿云还是觉得自己的生命飘零,随时可能不见了。
  
  不过她这么想也很正常,奴奴是什么性子,谁都把不准脉,她这孩子,之前还直呼紫卿云的大名,可见是没有太多敬意的,真要等紫卿云睡去了,她再想办法吞噬都不足为奇。
  
  我也不是没见过反噬分神分念之类的事情,连我自己在九州界那会,面对最后长成我模样的小人像魔晶,打算夺舍我时,都没有半点留手,可想而知紫卿云的结局了,所以我还得想办法找个她能寄身的地方。
  
  很快我们就到了后山那两尊高耸的石像前面。
  
  经过这次周天阵的波折后,浓烈的鬼气遍布周边,我们站在石像的底下时,连上面的情况都看得不是很清楚了,不过媳妇姐姐石像对面那尊没有了脑袋,刚才我们落下前还是看到了。
  
  只不过紫卿云似乎习以为常,毕竟那尊石像她自己也说要专人打理,如今千年过去了,别说只掉了脑袋,把就是毁了都不足为奇呢。
  
  没有和我说话,很快紫卿云就拜倒在了媳妇姐姐的石像前面,然后轻声述说着自己的挚诚,随后毫无疑问,天上当然落下了道统之光,虽然现在对我而言,这些光早就可有可无了,毕竟有了道体之后,也算了开宗立派的道统大神了不是?
  
  但这可不是忘本的理由,所以在紫卿云拜下去的时候,我当然也没有犹豫的拜了媳妇,不过紫卿云是述说自己的遭遇,倾诉于自己的至高神知,而我,则是述说情话,说说上了古神界这些年来对她的无限思念。
  
  少顷,紫卿云已经参拜完毕,看我还在叨叨不休,她转过身,礼貌性的参拜起了对面的另一尊至高神,当然,她这次倒是没有说什么话。
  
  我和媳妇说完话,转过身看了看这尊已经没有了脑袋的石像,道:“石像的头颅没了,神灵还寄存,让信徒联系得上么?”
  
  “既是神像,便是成了瓦砾,亦有神念,小友何出此言?”紫卿云愕然,一副我这话问得太奇怪的表情。
  
  “是我无知失礼了。”我尴尬说道,随后也端正的站在了那,并且毫不犹豫的拜了下去,毕竟我之前拜过好几次通天教主的神像,给的道统金光相对别人还是多点的,包括太一大神,也很给面子,所以我既然知道有用,当然不会觉得亏了。
  
  似乎看我有些尴尬后又去拜这石像,紫卿云有些后悔刚才的严肃,所以在我撩起衣摆拜下后说道:“嗯……夏小友,其实,这尊至高神石像,大家拜也不会显灵,只是我觉得你刚才说的太绝对,是以才反驳你……”
  
  结果我这不拜还没事,刚刚跪倒,这石像上就噼噼啪啪的发出了裂开的声音!
  
  紫卿云整个人都呆住了,而我一下子也没反应过来,等发觉是真的裂开时,已经是无力回天了,只听到轰隆一声震天巨响,这石像非常干脆的塌了!
  
  并且还塌的很诡异很彻底,竟都争相碎成了拳头大小的瓦砾,没有一块是稍大点的。
  
  而且别说是什么道统金光,连天空都闪了好几下雷电,吓得我脸色都绿了。
  
  紫卿云面色发白的看着我,半天张开的嘴都没合拢,等我要开口问原因的时候,她才问道:“夏……那个……平时您拜的时候,也是拜哪尊,哪尊塌陷的么?”
  
  “没有呀……我拜三清的时候,都很给面子……”我震惊之际,觉得这通天教主该不会是打算惩戒我刚才说它断了脑袋不灵验吧?
  
  “那为什么偏偏……啊……不对呀,你……”紫卿云捂着心脏,大大的眼珠子正呆呆的看着我。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是周天阵之前的鬼气冲击太厉害了?”我连忙说道,心中却暗暗郁闷:老子拜过那么多座通天教主都没事,就数你这尊最矫情了,一拜就塌,还连一缕道统金光都不给。
  
  “那个……”紫卿云本来还想要问一问怎么回事,结果似乎奴奴要延醒,她打了个哈欠,最后居然直接睡着了,我一下子就把她抱起来,放到了戾血金莲上。
  
  看着这尊神像碎得那么彻底,我心中也十分的郁闷和自责,看向了媳妇姐姐那尊,连忙说道:“媳妇姐姐,你也别怪我,我不是故意的,这下可好,在这仙国孤独之地,只能让你一个再此了。”
  
  叹了口气,我也不再纠结一尊石像了,毕竟也是千来年的东西了,而且这里环境实在太差,会造成这样的结果也算正常。
  
  我坐上了戾血金莲,盘膝打坐后,就命令金莲往天一道所在方向飞行,当然,现在就算是八劫的真仙,我也不能太过招摇,花了几天工夫用第一脉络把三兄弟复活了,随后也召唤了出来,大家在金莲上挤一挤,也齐齐打坐恢复起来。
  
  奴奴其实早就在两天前醒了,她检查了下自己的脉络后,在我的解释下,也明白了如今的境况,为了预防她吃掉紫卿云,我当然少不了对她一阵的警告和点醒,这才没让她吃掉紫卿云。
  
  不过接下来为紫卿云寻找寄身的地方,就成了我的牵念,因为她的脉络虽然拟补了奴奴脉络的不足,但实在太过微弱了,顶多算是完整的印出印记而已,要开辟奴奴的全新脉络,还得奴奴努力往这方面走。
  
  而奴奴现在已经知道了该怎么走这条路,不容身体住上另一个自己,也是常理之中,现在她暂留紫卿云,只是因为对方给了她一个修炼的未来,换言之就是一本武功秘籍,过河抽板与否,不过是心情高兴不高兴罢了。
  
  不过重拾鬼道的我,也重新研究过新魂瓮的制作法则,而这紫卿云消耗寄生的办法,也是从当年临夜国的鬼师国师那而来,所以反过来,解法也是有的,那就是先用魂瓮来豢养,当然,这种魂瓮和原来的魂瓮不大一样,里面必须存有阴属性元晶一类的东西,以保持不断消耗鬼气的魂体。
  
  但这还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因为终究难以避免消失,她缺乏的是根,毕竟根的一半还在尸鬼那儿呢,她只是不完整的一部分,所以要重新的给它衍生出道体来。
  
  我想到的当然是化妖的办法,既是存留记忆,随后从头开始的寄养于一灵性之物,最后让其寄居重新修炼,最后再凝聚出道体来。
  
  这办法说来也是我这些天研究戾血金莲得来的灵感,记得一本老书上写过,哪咤三太子自刎还命后,他师父取他一缕神念寄生于莲花中,豢养修炼一段时间后,让他重新炼出了道体法身,获得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