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六十六章:勿视
    出了临夜国后,即便周围的空气仍然飘着过半的鬼气,天空也阴霾得可怕,不过对比压抑的临夜国,已经不知道让人安心多少了,毕竟这里没有灵鬼,我这根深蒂固当人类当了几十年的人也会感觉踏实。
      三兄弟在这里也不再继续修炼了,因为鬼仙不摆阵而吸收单纯的元气,在历经转换后,效率也不会太高,毕竟元气在经历太阳星的照射后,对鬼仙还是带有一定杀伤力的,包括对鬼修而言,也不是特别好的气息,只有正道这类修天罡法术的,才会有加成作用。
      当然,也不能说鬼和鬼修就没有修炼的地方了,毕竟天上除了太阳星,还是有太阴星的,和太阳星相反,那个时间段自然是适合鬼道和鬼修炼,阴阳轮转,互相的调剂才能滋生万物,否则阴盛阳衰,阳盛阴衰下,万物就难以生长,或者地表形成荒漠,置身如烧灼,或成一片黑色死星,冰冷彻骨。
      因为戾血金莲一路感染元气以修炼出元气来,所以我们飞行的实际速度并非特别快,到了金仙道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了,在到达金仙道之前,我已经沟通了何氏父子,何所能和自己儿子何乱子在我还距离金仙道三天的路程,就带了上百的长老来迎接,当然是热烈欢迎我成为金仙道的掌门。
      我当然不会去当那金仙道的掌门,而是把它收编入天一道中,只不过保存了金仙道这称呼罢了,何氏父子当然没什么意见,毕竟对外还是宣称自己金仙道,只不过如今隶属天一道旗下而已,虽然主客倒转了,不过如今天一道有九劫的蛤蟆大仙,早就是远近皆知的事情,而金仙道不但失去了大掌门,连三掌门都没能回来,所以剩下何氏父子俩就不好控制整个金仙道了。
      如今成为天一道的一部分,也是必然的趋势,要不然正道一来,恐怕就没人顶在前面,群龙无首后还怎么玩?
      我在金仙道没打算逗留太久,草草召集了所有七劫以上的长老后,宣布了天一道兼并金仙道的事情,并且发布请帖,知会周边各门各派,并且由何氏父子在天一道派出真正管理者之前,暂时接管金仙道任代掌门。
      至于牧中平和三掌门孙赞霖,我已经宣布了他俩玩完了,所以,何氏父子实际上权利肯定是达到了金仙道的巅峰,毕竟根深蒂固这么多年,势力早就盘根错节,要收拢大掌门和三掌门的遗留势力,肯定是非常容易。
      当然,我肯定不会把金仙道全权交给何氏父子,指派来的人,肯定是得不输他俩的存在,至少威慑和平衡是要做足的,否则还不得翻了天去,这何氏父子天天一副大智若愚的样子,很是可以骗人。
      暂时给金仙道定下了规矩后,我马不停蹄的朝着中部雪倾城的新神塔进发,而因为陆歌所在的丹云门神塔虽然近了,但过去并没有太多意义,正道也不会注意这鸡不拉屎鸟不生蛋的地方,其实最要紧的是中部四战之地的新神塔,还有顶着正道的天一道主神塔,也就是华夏月、古戎、赤留暂时治理的神塔。
      而去主神塔之前,最顺路的就是雪倾城那边,毕竟我也想要知道神塔建造情况,以及开路五大世界的近况。
      结果出了金仙道后小半个月,似乎得到了我回来的消息,在我能够直接接受到天一道消息的区域,除了天一道通讯塔发来了一些关于门派近况、杂务之事外,就连雪倾城都已经来了消息,告诉我先来她所在的神塔这边。
      我也立即传递了消息给她仙国的情况,金仙道接管的事情,算是重复确认一趟通讯塔的情报,并且让她立即分派重兵和信得过的人前往金仙道准备接受仙国的宝藏。
      雪倾城并未表现出多热切,但天一道听说我在仙国搬来重宝,当然是欢腾万分的,连路过的时候陆歌都发来了消息庆祝,我当然也少不了一阵的叙述这次前往仙国获得的一切。
      又过了小半个月左右,我已经来到了新神塔的范围,迎接我的是孙陌尘这小姑娘,以及一群天一道的精锐弟子。
      远远的,孙陌尘刚刚看到我,脸上就洋溢出了笑容,她身穿天一道的道袍,看起来仙气脱尘,再不是丹云门那小心翼翼的样子,而是有些精神百倍,这段时间显然是春风得意的。
      加上她头上还点缀的一些显眼的小花饰,让她看起来非常的精致,显然来迎我也是精心打扮过了。
      见到她这样面带桃红,满面春风小美女,我当然也是心中跃然,笑道:“不愧是左近四大门派第一美女,让人一见就移不开眼了。”
      “你这大长老胡说什么,这么多人哩。”孙陌尘娇嗔出声,当然这声音很小,生怕旁人听到了。
      “先回去吧,倾城掌门说有惊喜给我,我倒要看看有什么好惊喜的。”我坐在猩红色的莲花上,看起来煞是威风,一群天一道精英全都惊羡之极,连孙陌尘都目不能移,详细的问起了我戾血金莲的情况,我倒也没有隐瞒,把它的特色简单描述了一遍,当然引去了它是魔道至宝的一面,毕竟那没什么好宣扬的,一会我夏老魔的大名不但五大世界风闻,连古神界都会当我是邪魔一个。
      孙陌尘一听惊喜这两字,顿时有些表情复杂起来,她现在站在了莲花上,拉了拉我的袖子,说道:“夏大哥,你去仙国这段时间,可有想陌尘?”
      “嗯?”我愣了下,看向了她,这小妮子,怎么会忽然这么大胆了?之前虽然也有过这样,但明显那是觉得自己给逼得紧了才说。
      “可有?”孙陌尘的手从拉袖子到轻轻环住了我的臂膀,我怔怔看着她,细嗅她身上淡淡的药花香,不禁有些迷醉,不过还是老实点头:“若是闲时,自然是有的。”
      “嗯,那陌尘就高兴了,我还以为夏大哥不会哩。”孙陌尘腻腻的说道。
      我咽了口唾沫,我比她要高些,她螓首靠向我的臂膀后,我偶尔低头的时候,能够从道袍衣襟的褶皱里,看到她淡绿色的肚兜,这顿时让我有些迥然,当然,心脏难免跳得也是厉害许多,毕竟说实话,我这年纪的正常男人,亲密接触不能说没有,就是摸都是有过的,所以对于这类光景,也是有点食髓知味,当然,说没有的,肯定那是心理毛病居多。
      弟子们都在四周很远的地方警卫,离着神塔还有两天的路程,时间一久,大家当然不会没事盯着我们看,倒是让我们有了独处的机会。
      孙陌尘脸上的温度,隔着我的衣袖都能传导过来,我心中微微震荡,当然主要还得把头挪开,要不然真从衣襟里看到她的隐私,那就罪过了,虽说当时在丹云门炼丹的时候,我曾经是看光了,不过此一时彼一时,这男人的本能,能套上‘腻’字么?
      “好看么……”就在我对这若隐若现的肚兜盯了一会儿,孙陌尘忽然就给我来了一句,吓得我额上的冷汗都忍不住冒了出来:“啊?这……里的景色么?当……当然,一片盈绿,景致迷人。”
      “不是,是这里……”孙陌尘说着,白皙稚嫩的手指扣在了道袍的衣襟上,轻微的往外拉了拉。
      沿着这里面的雪白光景看去,我一怔之下,连忙醒悟扭过了头:“非礼勿视……非礼勿视……不对,谁……谁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