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七十章:记忆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但这并不代表我在剑道中止步不前,李古仙作为如今剑法一道纵横六神天的恐怖存在,无限天剑也不是光说不练,敝帚自珍的存在,而是以剑来挑遍天下无敌后,方才获得的赫赫威名,而同样师承于她的我,怎么可能一点进步都没有?
  
      同样带着强烈自我的无限天剑也在我认真的时候冲击而出,这股猛烈的剑气,一道接着一道脱离剑魔师父的剑气束缚,以快速猛烈绝伦的路线,一剑追着一剑而去,速度如同山崩海啸,狂放不羁!
  
      轰隆隆!
  
      在我俩对冲而过的时候,胜负仿佛就是一瞬间的胜负,没有任何征兆的暴露而出,我身上的剑痕有三道,而剑魔师父一共是十四道,每一道都划出了它的致命点,这时候它已经是没办法控制深浅了,因为我身上的三道剑痕,如果置入元气中,那也是要命的伤!
  
      剑魔师父的笑声,很快就彻响整个大殿,可我转过身去,想要叫一声师父的时候,却发现剑魔师父已经消失不见了,而言师兄手中捧着那枚熟悉的魔灵精华,却很明显的暗淡了许多。
  
      “师弟!”言师兄激动过来,握住了我的手,我看着这枚淡色的魔灵精华,心中仍然久久不能平静:“这……怎么的……师父不是……活过来了么……”
  
      “没有,这是师父的执念罢了……”言师兄两眼泪汪汪的,看着这枚魔晶,脸上写满了悲哀。
  
      “怎么回事?”我连忙拿过了魔灵精华,却发现这里面的生命力已经存留不多了,连忙切换第二脉络,打算注入一丝魔气查看,而韩珊珊也早就将这大阵撤除了,是无碍释放元力的。
  
      “是师父寄托于魔灵精华里的一缕执念……”言师兄重复说道。
  
      我看听着言师兄重复第二句话,一时觉得有些不对,但接下来,我手中的魔灵精华,果然啪的一声裂开了。
  
      我双眼不禁一红,连忙准备把这股执念挽留住,但很快言师兄就按住了我的手,说道:“无需如此,当年师父不幸殒落,其实已经有了决意,而此念想只是一直徘徊于不去的一缕无主念头罢了。”
  
      “言师兄说的不错,我只是把它具象化了而已,或许,也是剑魔师父尚且在轮回中辗转,不愿真正转世投胎的佐证,言师兄将此事告诉我,并让我来将它用阵法呈现而出……”韩珊珊叹了口气。
  
      “唉……”我终究点点头,但之前剑魔师父说的一切,却又仿佛是真的一样,我又如何能够接受这惊喜后忽然带来的一抹怅然?
  
      “一天,我们应该高兴才是,不对么?这魔灵精华,言师兄碎了也会拾起来,丢了就跟丢了魂似的,你能想象他的执着么?这是剑魔师父的执念,一样是言师兄的执念呀……”韩珊珊忽然的说道。
  
      我怔了怔,看向了言师兄,此时此刻,言师兄也十分的迷茫和颓然,我拿起了魔晶,随后叹了口气,并顺势关切的握起了言师兄的手,一刹那一股猛烈的魔气的就从他身上直导我的体内,我心中一惊,立即引先天魔气吸纳干净!而带着疑问眼睛,也同时看向了赵茜和韩珊珊。
  
      结果毫无疑问,两人都点了点头,我叹了口气,已经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
  
      言师兄修炼魔血乱剑,入魔了,怪不得他本应该是在闻道之地的,现在怎么会率先上来?一定是出了这事情,所以才优先带他来找我的。
  
      我心情颇为复杂,言师兄为了天一道,为了大家伙,确实是抱着鞠躬尽瘁的心思的,他的资质本来就不是特别好的那种,重拾修炼也十分的晚,剑魔师父甚至还说他是自己收的笨徒弟而不愿承认。
  
      后来言师兄能够这番成就,显然是经历了无数的的努力的,甚至不惜练出魔血乱剑这等魔气冲云的剑法。
  
      当时我就认为这招可与外婆的鬼身佛婆比翼,可见威力之胜,却没有深切意识到它的副作用,而眼下很可能是因此而让他的魔性侵蚀言师兄的道体,让他已经陷入了一种执念当中。
  
      当然,只要是关于魔气的事物,在先天魔气面前,都不过是遇上了源头,肯定会通通的吸收回来,而那魔灵精华,最终也成了破解言师兄执念的药引。
  
      不过师父的最终出现,亦梦亦幻,虽然结局来的太过让人悲呛,同样也让我受益匪浅,师父那种一往无前的气势,再一次震撼住了我,看来,我是太过着重于李古仙那种凌驾,而忘却了在低于对手实力时,那种绝处求生的气魄,毕竟我终究不是李古仙,遇上绝对的强敌,唯有战,才将是我的宿命。
  
      这也是剑魔师父给我的最后一课,让我永不忘记弱势下的求存一剑,他确实是让人毕生难忘的好师父。
  
      我淡淡一笑,拍了拍言师兄的手背,说道:“师父还会回来的,以另一种形式。”
  
      言师兄哭着点头,最后紧紧抓住了我的手,好一会才放开了,而放开的一瞬间,他不但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还似乎有所顿悟一般,心魔也就再难困扰他了,毕竟轮回也是永生的另一种存在。
  
      和师兄又寒暄几句,就和众人一起转入后殿,等安置了言师兄后,大家才又聚回了偏殿。
  
      这里毕竟是八劫神塔,大家暂时不能自由活动,而此地是经过阵法调动元气的,所以韩珊珊和赵茜都暂时要在这里修炼到能够抵抗元气压为止。
  
      “怎么才有你们这几位上来……”我寻找媳妇姐姐的身影,心中当然也想她忽然出现在我的视线内。
  
      “我们原来在空间站那探索,结果出乎意料的,这里的通道居然有开启的迹象,我当然也就没有犹豫,强行撑破了空间上来了,而当时空间站,是我们这些修为最高的常年值班研究怎么破除空间,所以只有我和茜几个上来,还有几个本来想要上来,但因为要通知下面的人,所以又返航回去了。”韩珊珊一股脑的说道。
  
      赵茜却最懂我,说道:“天姐姐没有上来,估计这一次来回通知,至少得半年时间左右。”
  
      “半年后……那用不了大半年,应该能上来么?”我心中潜藏的失望,难免又给激活了。
  
      “嗯,我们之前已经在这座神塔底下建立了空间站,要上来其实最大的难题就是破除空间,而且空间游离不定,我们这里的能量同样是对元气极大的不利,天哥应该能够明白吧?”赵茜说道。
  
      我点头,但仍然还有点不明白这‘空间站’什么的,而韩珊珊又补充道:“即是说,从上面破起来容易,毕竟现在听说你和倾城若雪都八劫了,找到薄弱点,以打神鞭这样的先天就厉害的灵宝来破界,就太容易了,不过话说回来,这倾城若雪倒是比以前好说话不少吧,难道是归元法的副作用发动的缘故?”
  
      “什么副作用?”我愣了一下,对于归元法的副作用,我确实是有点一知半解,但纳灵法会产生戾气,最后致使人疯狂,而化道法以道化道,自伤其身,用多了会人灭道消,我还是知道的。
  
      韩珊珊耸耸肩,说道:“这段时间在空间中,对于古神界,对于古神界的宝物,包括三大道法,我都研究过一些,特别接触了神庭的典籍,更是清楚这里面的秘密,你却不知道归元法使用的时候,同样在消耗自己的记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