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七十一章:保姆
    “什么意思……”我连忙问道,而这关切的问询,让赵茜和韩珊珊,包括旁边的韩珊珊、商宛秋等无不是互看了一眼,惜君最为直接,嘟囔着嘴说道:“哥哥那么关心这女子,可是在这些年有了些什么境遇?”
      我苦笑的看着已经彻底成了小女子,出落得婷婷玉立的惜君,说道:“哥哥和她历经磨难,屡次三番置身生死一线,终究成为了伙伴,你们和她接触,应该也明白她和以往不同才是。”
      “嗯……是的,现在真不知道咱们这后……这女子军团该怎么安排了。”韩珊珊也是一本正经说着讽刺的话来,赵茜却制止了韩珊珊继续这个话题,说道:“归元法一样是有副作用的,要看使用的情况,比如对付更强大的敌人,比如使用的对象精神力情况,毕竟这是强控对方的力量进行归元,所以损耗的是负责记忆部分的脉络,比如脉络归元的多寡,强弱,都有极大的影响,若是使用得多了,副作用堪称三大道法之最。”
      “这……那倾城岂不是……”我心中一凛,这么恐怖的副作用,简直闻所未闻,这么说起来,岂不是早晚有一天会变成白痴?
      好比总是越级使用,好比如今面对一个对手,对方心智都强大得离谱,那消除的记忆岂不是越多?那简直是太过悲剧了!
      “如果同级,和天哥这样的存在斗法,使用归元法确实是消耗最大的……不过,倾城掌门毕竟是活了几千年的人了,记忆自然没那么容易消耗完,只能是尽可能的不要让她使用归元法才好,若是她一个人便罢了,即便来来去去,也是一个人的记忆,消除的终究是一些孤独和见识,这些都可以在岁月中重复找回,可如果和天哥在一起,和朋友们在一起,有了情感的纠葛,恐怕就是一种悲哀了。”赵茜颇感哀伤的说道。
      我愣了下,站在原地半天没说上一句话,怪不得雪倾城孤单那么多年,而不愿意有丝毫和别人的纠葛,原来归元法竟也是如此恐怖的法术,其实以创道始祖元始天尊而言,归元法这等超级大法术的副作用相对而言就太儿戏了,毕竟动辄修炼万年,数十万年的他来说,用以消耗个几年记忆为代价斩杀个对手,确实是划算无比的事情,但换成了倾城若雪呢?
      谁知道她以后什么时候变成白痴,什么都记不得了?
      为什么她重来都不告诉我这一点?
      这一回要前往正道,或许是有让我为她出头拆场子的想法,但同样也是已经意识到自己记忆的珍贵了,而且这记忆虽说是末端记忆,但但牵扯的东西有时候也是网状的,失去了一环,终究就不完整了。
      重重叹了口气,已经深知倾城若雪不易的我,对去正道已经再没有半点怨言,她所消耗,所失去的东西,实在比常人大太多了,我难以想象到她以后变成懵懂无知的样子。
      “你真动情了?”韩珊珊怔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抹对我的可怜:“你应该知道,她和大妇不对付呢……”
      “这……姗姗!你说这个干什么呢!”赵茜连忙制止韩珊珊继续说下去。
      “主人,何须太过担忧,只要不让神皇继续使用归元法就行了,若是她肯加入女子军团,我们也不会介意保护她的。”宋婉仪挤眼和我说道。
      “不可能,天姐姐可没那么好说话,当时她把我们玩得那么惨,欺骗了我们的情感,还偷了我们的战舰。”惜君说道。
      我顿时一个头两大起来,现在上来的,只是留在空间站搞研究的韩珊珊她们,媳妇姐姐还有大半年的时间才能上来,这要是上来了,不得跟雪倾城开战不可,到时候就真是一场撕逼大战了。
      “行了,这些事情就别讨论了,看看给一天增加了多大的压力,来,让姐姐转移个话题,一天,这东西是什么?”韩珊珊指着我后面的那朵血色的莲花,细细端详了下,说道:“和圆慈那朵好像有点像,但看起来属性可是相反的。”
      “这朵是戾血金莲,灭世黑莲的子代,应该属于先天宝物吧。”我介绍道。
      “原来如此,那岂不是和那把打神鞭一样了么?真是令人羡慕,这类先天就那么厉害的东西,借姐玩几天?”韩珊珊摸着下巴,一副贪婪的表情。
      “差不多吧……不过这戾血金莲有自我灵性,没办法借你。”我苦笑道。
      “呵呵……”孙陌尘在旁边笑起来,韩珊珊瞪了她一眼,质问:“小妮子,你笑什么。”
      孙陌尘连忙脸色微红,却不敢说是这宝物也怕给韩珊珊‘污了’,但韩珊珊已经从我的怀疑目光里看出了端倪,说道:“哼,不借就不借,反正我早就研究透这些宝物了。”
      “啊?姗姗姐姐,你倒是说说,这朵先天的莲花有什么不同呗?”惜君连忙问道,也怪不得她好奇,毕竟她不常用宝物,只有一枚元凤珠在体内做杀手锏。
      “先天灵宝,简单说,就是先天就很厉害的有灵宝物,后天灵宝,则是有的是人造的,有的是后天诞生的,有灵的宝物,后天灵宝强弱不均,当然一开始就没有先天出来就强的那种优势,所以就需要更多的祭炼,如同那些真仙剑胚,少梓的纯均和香菱的泰阿,都是灵宝,有着自己的灵,却同样可以升级上来。”韩珊珊简要解释。
      “那法宝和法器呢?”惜君向来问题没有下限。
      韩珊珊轻笑一声,说道:“这都不懂,也罢,普及下,法器就是普通用来增幅法力和原生法术的器具,有属性分类,但却没有灵存在,而法宝嘛,有部分有点灵性,但也不是真正的器灵,区别法器的就是它有自己的独特能力和法术,这样明白了吧?”
      “原来如此,那既是说,先天灵宝是最厉害的了?不是还有个先天法宝么?这又是哪门器具?”惜君不知道哪蹦出了这词语来。
      “这可不一定,有的灵宝祭炼水准高,一点都不亚于一些没有完全恢复的先天灵宝,甚至还要强许多,就好比这朵戾血金莲,我看就比打神鞭差远了,至于先天法宝,那东西也很纯粹,因为有时候也不是靠祭炼或者什么来体现强弱的,比如相生相克什么的,也会造成强弱不均的现象,有的先天法宝,因为法术单一,功能单一,威力也相当恐怖,这点不可忽视。”韩珊珊一边说,一边伸出长长的手指点了点戾血金莲,那金莲受到了刺激,散发出了一阵浓烈的魔气,但很快又迅速无比的收回了,非常具有灵性。
      韩珊珊随后怔了下,说道:“这灵宝器灵似乎有两个?一主一次?倒是邪门的很。”
      “是,一个带一个吧,毕竟先天灵宝刚延醒,需要有带路保姆,免得让这邪器误入邪途,那可就危险了。”我说道,心中却惊讶韩珊珊一点就看透了里面的性质。。
      “那就对了,不过这戾血金莲倒是真厉害,我以为圆慈那朵金莲就非常了得了,怕这朵威力要胜出许多来。”韩珊珊断然说道。
      我笑了笑,也不否定,而是接着想起了一件要事,说道:“周其平和轩辕如馨的孩子轩辕锐,这几年你们可撞上?当年他们殒落之后,那鬼娃手中还持有鬼凄神剑,不知后来境况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