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六百七十四章:自信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强大的力量,总会是有巨大的副作用的,这世间没有不劳而获的力量,如今先天元气好在还在大阵中控制。【△網WwW.】”我苦笑道,这样一来,当年的所有事情就全部得到印证了,雪倾城能够直面媳妇姐姐和李古仙师父两大高手,又在祖龙趁机冲下来的时候抵挡住,可见这先天元气的强横。
  
  不过现在随着古神界量劫,想要跟上元气之潮,那五大世界都要经历一场重新洗礼,否则这对于五大世界是不公平的,而六神天也就不算是一个整体了。
  
  “就是不知道倾城神皇有多大的把握了。”韩珊珊嘀咕一句,我顿时一怔。说道:“有什么就说说,她如今今非昔比,是我们的伙伴,她统治整个神庭,运转这庞大的机器。也都是当年上神的命令,如今量劫已经过去,她已经不用完成任何本属于她的职责。”
  
  “看来,和我们猜的一样,你倒是关系她得很呢。”韩珊珊还是继续嘀咕,但最后还是叹了口气,说道:“倾城神皇此行当然危险,以她现在的实力,恐怕都难以收服先天元气,不过。这是她的一个机会,根本上说也不容错过,当然,几率低点也正常,后果是可能会被夺舍,疯狂,不过我也不是没有准备,到时候我会以扑灭作为后手,只希望你能体谅。”
  
  “什么?”我脸色一变,赵茜瞪了一眼韩珊珊,说道:“天哥你放心,我们会做好正做的万全准备,襄助她完成此举,姗姗姐的意思只是万一,其实我还是相当相信倾城神皇能力的。”
  
  其实,至始至终,我都觉得倾城若雪是个可怜的人,没有朋友,也不敢去交朋友,孤零零的几千年,就困守一隅,而再听说这归元法还受制于失忆,这世间委实对她太过苛刻,神皇至尊,威名赫赫。但谁知道她背后存在的束缚和限制?
  
  和媳妇的沉睡千年比起来,她的那种永世孤独,不更加的可怜么?或许孤独到无法忍受之时,如果换做是我,用归元法自残消除记忆的事情。也是做得出来的,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去做过?
  
  那她的本尊九重天古神是谁?为何会让她被罚下界固守神庭,这一次古神界量劫,竟让她荒废了两千余年,这个世界。确实对她太过不公了。
  
  而站在这么高的位置,承受的误会又是多么的深邃入骨?
  
  聚在我身边的女子,没有一个不是有着自己的苦难,大家围抱成团,便是要改变自己身世运行的轨迹,而同样的,我在这股力量的推动下,也如同一艘行驶于迷雾中的大船,不能没有这些船员的帮忙,来应对汹涌的未知。
  
  所以她们和我之间。就是一种互相帮助的势,我谁都抛不下,她们也才不会抛下我。
  
  又和赵茜、韩珊珊、宋婉仪、惜君、商宛秋等第一批上来的叙说这些年大家遭遇的事情,我也得知了如今神庭的情况,媳妇姐姐没有上来。是因为五大世界终究需要有人搭理,至于空间站,虽然重要,但终究没有五大世界多年战争带来的创伤修复重要,所以最大的重心始终还是放在了管理世界上面了。
  
  不过这次再次开辟通道,一旦将先天元气解决,整个五大世界都会进入和古神界一样,仿佛量劫刚开始的世界,肯定会陷入一段时间和平,这个时候。媳妇姐姐就能够上来和我团聚了。
  
  而这个时间,也确实和我计划的一样,约摸是从正道回来后那段日子。
  
  和大家寒暄到深夜,也到了与倾城若雪相约的时间了,这半夜里约见。确实还是头一遭,虽然之前我和她也有过单独在夜里过夜的机会,但那都是赶路,而且我和她的关系,还没好到可以打情骂俏的阶段,所以深夜和白天,并没有什么区别。
  
  然而这一次的邀约,我心中却忍不住惆怅起来,因为这一别,或许就是生死之别了。
  
  相约的地方并没有刻意的选择,她一身简单的紫色连衣裙,端坐在了棋盘的前面等我,双手还捂着一盅热茶,双目凝视着棋盘的棋子格局。
  
  我很少看到她这样子,因为遇上的她,都应该是大气澎湃的,带着一股寒霜傲梅的气魄,而今夜的她,反倒是像极了个古代的优雅仕女,我见犹怜。
  
  我没有说话,静静拭去身上没沾染纤尘的衣衫,随后才走到了棋台的对面,静静的跟着她凝视棋盘,即便我的棋路下得是一塌糊涂,但我也不想有半刻打搅到她。
  
  好一会,她似乎考虑妥帖,终于拿起了一枚白字,落在了其中一个位置,随后松了口气。
  
  我不知道她下得好不好,但发现她淡雅的唇红那微微带起的笑意,也忍不住感到心中好受了些。
  
  “我一个人的时候,就喜欢这么自己对弈,是不是很奇怪?”雪倾城淡雅一笑,随后拿起了茶壶,帮我倒上了一杯茶水。
  
  “不会。这是打发寂寥最好的办法。”我苦笑说道,心中对于这女子,难免更是怜惜起来,无数的岁月过来,这样的自我对弈,就是她打发日常的其中一种吧?
  
  “嗯…;…;”雪倾城的语气很轻,很柔,全无任何平时的气势。
  
  我几乎要叹气出声,但她随后,很快就打破了沉默:“你应该从她们口中知道了些什么了吧?”
  
  “有几层把握。”我看着她的双目。不知道自己该做出轻快的表情,还是该露出沉凝。
  
  “十成。”雪倾城没有任何的犹豫,脸上只有那种势大力沉,又志在必得的自信。
  
  “你可真是自信,难道有什么秘诀么?”我忍不住笑了笑,不知为什么,之前的隐忧,好像是完完全全的消失了,因为她向来是说到做到。
  
  “秘诀就是,我是雪倾城,对吧?回自己家拿东西,难道还怕招贼么?”她自问自答。
  
  “这个理由很充分,那我就放心的去正道那边了,这次游说,也会不辱掌门之命的。”我笑道,她能够如此坦然,我再替她担心,反倒会让她有心理负担,不如转移话题,说说去正道的事情。
  
  “正道那边,不是还有个叫应香雪的妮子么?你当然会不辱我的使命,不过可别把她带回来,虽然灵越派确实不是什么好地方。”雪倾城鄙夷的看了我一眼。
  
  “呵呵,原来她已经来过这里了…;…;”我苦笑道,没想到应香雪真的过来过。
  
  雪倾城哼了一声,说道:“原来如此,我早就知道…;…;不过算了,反正我也不好问出什么来,而且,那叶云秋也是事情不小。你此行需要注意,不要牵扯上太多万剑来的事情。”
  
  “这…;…;”我不禁有些难为,毕竟此行是要去约见叶云秋,并让他引见他的生身父亲万剑来的,难免会不牵扯上他们的事情。
  
  “情报听过一些,只要不管他的事,正道也无甚难得住你的事情,而等我从下面回来,他们就更加不行了。”雪倾城说道。
  
  “那当然,打神鞭就缺一道先天元气嘛。”我当然知道她的意思,只要是拿到了先天元气,正道无论是谁,都再也难动天一道的根基了,因为雪倾城就是在这里的根基。
  
  “那是。”雪倾城的笑,有些醉人。
  
  “你…;…;不要再用归元法了,如何?”我还是忍不住的提到这件事情。
  
  “好,你要求的话,我尽量不用。”雪倾城很淡很淡的喝了一口茶。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