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五十八章:惶然
“我们没有骗你的任何必要,如今整个六神天都大不相同了,如果不走古神界通道,哪来的希望可言,我需要借通道上去,你需要救你的鬼道至尊,所以即便我不是你的兄弟,也一定有绑在一起的理由,一天,你好好想想,既然你无心杀我,我也无意杀你,那就是说我们之间的缘分和道运都没有结束,难道不是么?”夏瑞泽背手认真的看WwW..lā
  
  我不喜欢被动式的接受任何条件,不过眼下看起来构不成我反抗的条件,我咬咬牙,说道:“我姑且先信你,不过若是对我没有任何益处……你听好,不只是无害,我还需要有益处,否则我就会彻底放弃和你合作,明白了么?”
  
  黑龙出了闷笑声,随后和夏瑞泽看了一眼,夏瑞泽点点头:“放心吧,这点我们早就想过了,对你百里无一害,这是双赢的格局。”
  
  “然后……既然你们掌握了圣殿,也掌握了魔神界的所有消息,那我就想要问问,九州界现在的情况,毕竟就算你觉得无关紧要,但母亲应该一直牵挂那里吧?”我当即问道。
  
  “确实,九州界的情况,我这段时间也有多方打探,但你知道的,因为路途实在太过遥远,要从那边传讯过来消息,实在不知道要经历多少站的互通,所以实际情况,恐怕最后也会和后面衔接不上,如果你真想要知道真切的情报,我这里没有。”夏瑞泽目光中透出一丝无奈。
  
  我和他接触了不少,知道他这表情意味什么,当即说道:“把你知道的告诉我,即便是前段时间的消息,相信也会有它的可预测性。”
  
  夏瑞泽摇摇头,想了好一会,说道:“九州界,恐怕灭亡了。”
  
  “什么?”我浑身一颤,这怎么可能?九州界短短几年时间,居然灭亡了?无论是谁听到,都会先觉得不信,不过夏瑞泽掌握至尊身份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或许在更早之前,而且他应该是获得了至尊的部分情报,那得到九州界的情报,可信度就不好说了。
  
  “小子,那确实是个好地方,青山绿水,白云大海……而且情怀是中好东西,毕竟我呆了不知道多少岁月,只是,恐怕它是灭亡了。”黑龙也一副可惜的说道。
  
  我双目忽然一热,心中摇了摇头,说道:“怎么可能,外婆的道运,我两个弟子的道运都很强,还有海师兄……”
  
  “总有道运更强的存在,或许是给影响了,或许是偏离了控制,导致了天罚。”夏瑞泽说道,好一会看我不说话,他继续说道:“九州界给引入了大荒后,虽然若隐若现,难以捕捉,但66续续魔殿还能传来只言片语的消息,毕竟从他们劫掠过的地方,从他们拾荒过的路线痕迹,都可以找到迹象……可到了后面,消息却表明,他们在北上的时候,遭遇了一场劫难,似乎是灭亡了,神仙城被毁,九州界眼下经过和人神界魔殿的谈判,已经给神庭接管了,目下给拖回了原来的位置,这事情做不得假。”
  
  “为什么不让魔殿接管九州界!”我当即问道。
  
  “人神界魔殿何曾没有经过努力?然而大荒虽然漫无边际,人神界势力庞大,九州界又是古九州,有古仙源地之称,神庭怎么可能会放过?所以虽然我们最先接管九州界,本想拖回人神界的魔殿区域,但神庭却很快就跟上了这件事,并且要求归还九州界,否则立即出兵攻打人神界魔殿,无奈之下请示过我们,最后只能是把九州界归还了神庭,此事距离现在,也有半年以上了吧,因为有碍颜面,此事并未流传太广。”夏瑞泽说道。
  
  “那外婆和其他的人呢?”我连忙问道,千算万算,也没有算到居然会是这个结果,当时已经把九州界的位置定住了,居然还会是这般的突兀!
  
  “在北上的时候,他们遭遇了一场浩大的屠戮战争,连神仙城都毁了,你的天一道在这一战中,出战的都没有回来,人神界魔殿最先接触九州界的时候,清点过遗留的神仙,最后都接管了过来,把空荡荡的九州界交还给了神庭,可惜毕竟是精英尽出,剩下的仙家,相信不会有太多你认识的人了,若是有朝一日你返回人神界去到魔殿,可去确认一番吧。”夏瑞泽叹息道。
  
  “怎么可能……我为何没有收到半点消息……”我脸色惶然,外婆和海师兄,还有少梓、香菱居然都没有逃过这一灾劫,我没能保护好他们,我早应该要求他们跟我去神庭才对……
  
  “那时候正是你和妖神界开战,此事鬼神界也无知情权,故而你不知道也是正常,如果你要天一道的弟子,我可下令人神界魔殿将其代表送完你鬼道中庭,届时你回去便可详细问询。”夏瑞泽淡淡的说道。
  
  夏家当年全死在龙玄天手中了,对九州界没有太多的好感也是正常。
  
  我仍然沉浸于悲伤之中,但心中对于他们还活着的执念并没有断绝,唯有让赵茜卦算,或许才能绝了我的心思。
  
  “一天,有些事情,你不问,我本不想说,但大道之路,一向是坎坷难行的,中途谁人退场,谁人跟不上队伍,我们都不可预测,我对外婆之事,也很痛心,不过这件事还请对母亲隐瞒,就当外婆还在九州界好好的生活吧,你可以做到么?”夏瑞泽问我。
  
  我摇摇头,却又只能是点头:“我知道了,我不会和她说起的。”
  
  “嗯,还有什么事需要我释疑的么?如果没有,我们还是出去吧,我们呆在这里太久了。”夏瑞泽叹道。
  
  “没有了。”我心中仍然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已经想不到还要问他什么了,这或许会成为永远压住我心中的大石头,我终不能就此接受这结局。
  
  “那就好。”夏瑞泽一挥手,熔火魔域黑色的魔火顿时给黑龙如吸水一般吸个干净。
  
  “毁灭了九州界的人是谁?”我问起来,冤有头债有主,此事是真的话,仇不报,我终究会放不下。
  
  “你应该也知道大荒的危险,加上战争来的很突然,九州界除了神仙城精兵囤积,下面不过是当年神仙牧场,所以魔殿赶到的时候,事情已经难以逆转了,而且九州界也给毁得不轻,我们若是去的晚了,恐怕最后还逃不脱大荒万千死星一样的结局。”夏瑞泽摇摇头。
  
  我心中顿时苦涩无比,连九州界也毁得不轻,这件事恐怕随便抓个人神界神仙问一问都会知道,唯独我不知道。
  
  魔火去除后,夏瑞泽大袖一挥,整个熔火魔域的机关就如同分开一般,咔咔数声,就扩大出了许多出去的口子,他率先请我出去,随后跟着我出了熔火魔域。
  
  紧接着,熔火魔域又再度恢复了原样。
  
  荆小蛮关切的飞向了我,不断的嘘寒问暖,不过我此刻已经没有半点心思了,九州界的事情,对我打击很大。
  
  夏瑞泽还是一展往日高冷态度,并没有理会这些朝拜他的魔神界神仙,只留了一句在圣殿等我,就消失不见了,至于别家怎么去怀疑他至尊身份的,仿佛都是别人的事,与他没有任何关系。
  
  而魔尊和荆小蛮,新御安王当然也问我至尊易位的事情,不过这些秘密,显然不是他们能知道的,所以我丢下了一句‘无可奉告’,就带着荆小蛮一起去往圣殿,目的是见一见母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