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三百八十九章:瞳色
“解释?呼之则来,唤之则去,云冰心给你弄成了傀儡,你跟我认个错,这事就算完了?而且你也别忘了,你爹娘可都死在我手中,难道你不想杀我?”我冷冷说道,这事情基本上已经是不死不休的格局了。
  
  “冤冤相报何时了?妖皇晋煦,因把云姑娘做成了器灵而死于鬼皇之手,而晋皇后,则领军打入鬼神界而亡,都是咎由自取,可眼下,新妖皇晋哚,却明晓事理,知道此事各有对错,所以忘却了大仇,要与鬼皇好生谈谈,鬼皇同样深处高位,冤家宜解不宜结,何必再因为此事闹僵,最后再引来一次两大世界的战争?”李相濡平静的说道,此时此刻,一大群的仙长也过来了,脸上多是同情这新妖皇晋哚的。
  
  “呵呵,连这样的大仇,都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我冷然一笑,别说我对此事抓着不放,那也得看人来,这晋皇子看着一副大帅哥脸面,行为举止彬彬有礼,可往往这样的反而最不靠谱,而李相濡就不说了,这家伙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简直是狐狸中的皇者!如果我真放过了晋哚,背后什么时候给捅一刀都不知道!
  
  “大义在前,诸般小事,皆应该以大义为重,鬼皇,我相信妖皇明白这个道理,你也该明白这个道理吧?”李相濡平静的说道。
  
  后面的一群官员全都点头,而李念君,也十分难为的看着我,现在这情况如果真打起来,确实也对我不利,毕竟李相濡帮忙,又多了云冰心,现在云冰心给残忍做成了器神后,实力居然有二劫,还多了一件还未出现的上古圣器,我赢面显然不大。
  
  而本来打算让浩劫旗舰炮轰的计划,也因为李相濡的超级大型新仙庭战舰流产了,这么多的不利条件汇集在一起,我现在就是想要发难,恐怕也不行了。
  
  赵茜和陈亦仙都面无表情,一副戒备的样子,我心中叹了口气,这真打起来,她们两个,我也需要照顾上才行。
  
  李相濡是那种只看眼前的性格,好比晋吽之死就能够看出来了,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还是瞅到个好的机会,直接干掉这晋哚!免得再起波澜,而到时候即便李相濡再怎么不乐意,但看在我势力庞大的份上,应该也不会找我拼命!
  
  “哼,我倒要看看,是怎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我看了一眼李相濡和晋哚。<>
  
  晋哚连忙说道:“鬼皇,往事不堪回首,我曾经是您的学生,一日师恩,永世难忘,若是没有这件事……唉……我又何尝不想您当时来妖神界的时候好好招待您?我也曾经想着你来了,该如何好生带你去看看妖神界的世界……可谁曾想,竟出了这档子事……其实当时,学生确实还并未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毕竟对我们妖族而言,云姑娘也是我们所不认识的仙家,只是对大鬼皇而言,她又是重要无比的伙伴,所以才导致了这场纷争的出现,那我们既然报复的也报复过了,损失的,不可拟补的,也已经是覆水难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颠沛流离了这么就,学生也知道错了,还请大鬼皇坐下来,由李盟主做主,好好的将这件事就此断在这里?我愿意付出一切能够付出的代价解决这件事,所以大鬼皇,还请原谅我们犯下的一切过失如何?”
  
  “你没资格跟我谈这个,李盟主,你来说!解决办法是什么?!如果没效,这事绝对没商量!”我大袖一挥,当下就拒绝了晋哚的任何和解。
  
  晋哚脸色微变,但似乎知道这也是应该,所以看向了李相濡。
  
  李相濡捻须沉凝,然后伸出手做了个请的姿势,说道:“鬼皇请,此事,我们还得细细详谈才行。”
  
  我冷哼一声,随后只能跟着李相濡进入大殿中,准备听一听,到底他们的折中办法是什么。
  
  回到了大殿,晋哚知道他说话一定会触怒我,毕竟刚才一番示弱的陈词,还让我无情反驳,可见我是铁了心要找他复仇了,那现在再说什么,也都无济于事,也唯有看看李相濡怎么扭转乾坤罢了。
  
  “妖皇、鬼皇,此时,云姑娘已经是器神了,对以往的任何记忆,也都给抹去了,对不对?”李相濡伸出手,示意站在晋皇子身边的云冰心状况。<>
  
  我阴沉点头,而晋皇子说了一声‘是’,更是让我怒气不可竭的涌起。
  
  “嗯,这点想来没有异议,那即是说,眼下就算是把云姑娘还给大鬼皇,也不可能是纹风未动了。”李相濡当即一副刚刚下判断的样子。
  
  我咬咬牙,说道:“无论怎样,我都要回云姑娘,她原来有什么,我就要她要有什么,少了什么我就要他同样少什么,如果你动过她的身子,我这就把你扒光了,当着天下大众割了你*!巡游六神天!”
  
  仿佛我这话等同是羞辱了,晋哚嗖一下站起来,道:“大鬼皇这是把我当成了这样的丑陋之徒了?器神乃是我妖族崇敬无比的存在,别说是有此行径,就算是有这样的想法,亦是无耻对远古真皇遗宝的亵渎!”
  
  我怒瞪他一眼,这才稍微顿了顿自己的心情,而身边赵茜和陈亦仙也没有吭声,只等着李相濡继续说下去。
  
  “呵呵,想来云姑娘对于鬼皇的重要性已经不言而喻了,这也正是我和妖皇考虑到的地方,而眼下,我也苦思良策,正好在上古传承的遗宝中,找到了一个方法,可以替代出云姑娘,还给大鬼皇,并且还能让妖皇也可继续持有他们的远古真皇遗宝。”李相濡平静无比的说道。
  
  而晋哚似乎早就和李相濡商量过了,并不对这事有太多的异议和好奇,只是看着我怎么说。
  
  “那既是说,记忆全都没有了?我只能拿到云姑娘的躯体么?呵呵,你们是装成无情,还是本就是无情的性子?你们现在和杀了她有什么区别?”我冷然说道。
  
  “不知道鬼皇是如何想的,云姑娘不正安然无恙站在那儿么?不单是一根寒毛未缺,还实力大涨,怎么说是给杀了?”李相濡笑了笑,一副我太较真的表情。<>
  
  但见我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愤怒得随时动手的样子,李相濡又摇头说道:“虽是器神之身,但,眼下她却并非没有感情,她亦会考虑,亦会知道痛苦,亦会知道笑的……只是因为如今恍若是刚出生不久的孩子,所以瞳色才如此纯净,而若是鬼皇愿意,可以以后将过往她曾经的经历述说给她知道,那不也是记忆恢复的一种选择么?何须太过纠结以往?况且,一世存在,痛苦总是多于快乐,有些仙家、有些事情,忘记了没甚么不好的,鬼皇觉得呢?”
  
  “天哥,既然事情不可逆,先把云姑娘要回来罢,剩下的我们再想办法如何?”赵茜在我身边说道。
  
  陈亦仙没有说话,双目仍然死死盯着李相濡。
  
  李相濡应该早就认出了陈亦仙的身份,只是因她现在带着凃冥的身份,他也懒得揭穿而已,毕竟现在我只要不死死揪着陈太仙的事,大家也就算心照不宣了。
  
  我咬咬牙,也觉得现在确实闹翻了,未必能够抢到云冰心,如果他们能先把云冰心还回来,到时候我会变得更加主动一些,所以我犹豫半响,说道:“你们到底打算怎么做?”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