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六十八章:母猫
    果然,进入了内殿后,只有雪倾城站在那儿等我,孙陌尘率先和雪倾城复命,随后跟我悄声告退,毕竟看这情况,是雪倾城打算一个人见我的。
  
      我看左右并没有媳妇姐姐或者赵茜、韩珊珊她们任何一个,只能是说道:“倾城,汇报的事情,我在通讯仪里说过了,你应该知道了吧?”
  
      “嗯,你做得很好,金仙道那边,我会派合适的人选去镇守,但我们和正道之间,情况恐怕有点微妙。”雪倾城淡淡的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陌尘说几个月前,你提着打神鞭出去,是和正道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我面露古怪之色。
  
      “说起来,和你也有关。”雪倾城淡淡的说道,她如今穿着的是天一道的掌门服,是黑色中带着一些简要的掌门装饰,不过这更是衬出了她肤色的白皙,而头上的装饰虽然简单,却显出了她整个面容不需要点缀,就能够展现出极致动人的美感。
  
      当年她敢自称倾城若雪,确实不是说笑的,哪种摄人心魄的美丽别无他家,和媳妇自然是有很大区别的。
  
      “难道是……灵越派的张阳?”我皱眉说道。
  
      “不错,灵越派有人来寻仇,一言不合让我一鞭打灭了,正道那边来了勒令,想要我为此事做出解释,要我去天罡宗与他们说项。”雪倾城淡淡的说道。
  
      “如果不呢?”我问道,这张阳之前如此欺我,给蛤蟆大仙吃了也是活该。
  
      “便要开战。”雪倾城仍旧用很平淡的语气,似乎很不在意的样子。
  
      “我去吧,把你打灭的那人名字身份来历,以及原因跟我说说,反正我也要去万剑门一趟,这事我尽量和稀泥用外交途径解决了,大不了赔点钱,毕竟我这次仙国之旅拿到不少以前上古的宝物,如果不行再说其他。”我回答,这事因我而起,雪倾城说得简单,但灵越派敢来寻仇,这一言不合恐怕就不是那么简单了,怕是触怒到了她,以至于招来灭顶之灾。
  
      “灵越派的一个太上大长老,九劫真仙,本来是要来震慑天一道的,结果见了我,嘴巴不干不净,我便将他当场打灭了。”雪倾城眼中一副还不高兴的样子,估计是给这人调戏了。
  
      “太上大长老……你都能一棍子打灭了?”我脸色微变,怪不得整个正道要问罪了,那是九劫真仙,一个门派能不能抓出一个来都未可知,也真没猜错这张阳来历,要没有点料,他也不会闯人闭关了。
  
      “不是一棍子,费了不少劲,还让他逃了一缕魂,要不然正道岂会知晓。”雪倾城说道。
  
      “那和灭了没有区别……他们还有什么要求么?”我苦笑道,毫无疑问,但这也足够恐怖了,九劫真仙是什么样的存在,我很清楚,牧中平和樊天圣都不好对付。
  
      “要打神鞭,或者让我和他们联姻。”雪倾城眼睛半眯了下来。
  
      我愣了下,眼睛也冒出火光来,说道:“和谁联姻?”
  
      “由我来选,只要是正道的,都可以。”雪倾城看到我也火了,原来半眯的眼睛,渐渐舒展开来,问我道:“你说我该选他们谁呢?”
  
      “你是说……选……选灭了谁?”我愣道,雪倾城扑哧一笑,说道:“选谁当我这下一位面首。”
  
      “哦哦哦!当然一个都不能选了!你不愿意,怎么能选?那也不是你的风格!”我暗道反应迟钝了,还别说,站在她面前,我真的感到很吃力,那一眸一笑,都会影响到我的心情,包括刚才她那副样子。
  
      “那我什么风格?”雪倾城正经起来。
  
      “这……反正也不好去真找人家正道当面首吧?这跟羞辱他们有什么区别?”我苦笑道。
  
      雪倾城轻哼一声,随后一摆,说道:“不说这个了,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你说由你去,我很满意,当然,我满意的还不止这事。”
  
      我松了口气,这姑奶奶可不好伺候呀,而且除了仙国宝藏的事、收拢金仙道的事,还有什么能得到她满意的?所以我忍不住淡笑道:“哦?难得掌门还有对我满意的地方?”
  
      “嗯,这次看起来……似乎没有带回新人了,你说我能不满意么?”雪倾城有些意外的看着我身后的大殿门外,最后又把目光移到了我身边的戾血金莲上,最后才放回了我脸上。
  
      “什么意思?”我给她看着心中发毛。
  
      “平素,你不都出去一趟,后宫就充实一位么?这趟看起来,只有这朵……金莲?戾血黑莲?果然是此物。”雪倾城本来还在说后宫的事情,结果最后给戾血金莲给吸引住了,我之前倒也没有刻意去说这戾血金莲的事情,毕竟虽然是四大宝物之一,但因为常年失去先天魔气滋润,灵性早就没了,要不是把紫卿云寄存进去,怕连沟通都困难。
  
      “什么叫后宫就充实一位……”我有些郁闷的苦笑,但雪倾城却也没打算和我继续说这个话题,而是飘到了我身边,捧起了这朵戾血金莲:“想想,此物当年已经尘封不知道多少年了,想不到竟会在你中活过来,但这也是意料之中,毕竟你中可有先天魔气,又有如此大气运在身。”
  
      “我在仙国知道了那把永寂哀思寄存的器灵紫卿云的身世,又经历波折,把她寄存于黑莲里,哦,忘了一说,我还把另一节永寂哀思诞生出的小女孩带回来了。”我说着,拍了拍魂瓮,把奴奴唤了出来。
  
      奴奴身着一身浅蓝的连衣裙,虽然只有七八岁的年纪,但出落得已经婷婷玉立,绝对是个美人坯子。
  
      “公子。”奴奴出来后,看到雪倾城正以异样的目光看着我,当下双拉住了我的袖子,对雪倾城颇多警惕。
  
      “紫卿云的分魂?”雪倾城审视了一眼,看是小女孩,虽然可爱,但也不以为意,转而看向了我。
  
      我想了想,看向了金莲,而很快金莲变大后,紫卿云一身黑色的衣袍,显现在了莲花之上。
  
      那绝美的气势和容貌,确实不愧是夜皇该有的,虽然比之现在的雪倾城还有一段距离,但雪倾城自己却眼眸沉了下来:“不一样了?”
  
      我心中咯噔一下,暗道这下子不大好玩了,看来她这是要发飙的,我连忙说道:“是紫!你是见过她的!”
  
      “有么?我怎么想不起来!?”雪倾城有些不高兴的说道。
  
      我实在很尴尬,不过说起来,确实这紫卿云和当时的紫鬼差别太大了,一个容貌英姿都是上品,而紫鬼当时呲牙咧嘴的全无美感可言,当然雪倾城死活不愿意承认了,毕竟现在她更像是只生气的母猫。
  
      与此同时,我也对现在这大环境感到一丝的忧郁,毕竟她还有时间来说紫卿云的事情,恐怕是媳妇姐姐还没上来了,要不然她肯定把注意力集中在媳妇姐姐身上的。
  
      “九儿……没有上来么?”所以我忽然的问道。
  
      雪倾城听到这名字,浑身震了一下,但很快就正视起我来,并且目中露出了复杂的意味:“没来,怎的?”
  
      “只有韩珊珊和赵茜上来了么?”我心中叹了口气,但表面上并没有丝毫变化。
  
      “嗯,在偏殿那,已经到了,只不过还在闭关转换元气,你想天九儿了?”雪倾城露出了一抹淡淡的怅然。
  
      “我说没有,你会相信么?”我苦笑反问道。
  
      雪倾城看着我,一言不发。(http://)《劫天运》仅代表作者浮梦流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