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惊喜
    “若无其他的事,我想去看看姗姗和茜,倾城,有我在,只要你不喜欢,没人能逼得你嫁给他。”我两眼停留在她微感伤怀的目光里,心中同样的感到淡淡的惆怅。
  
      说一千道一万,雪倾城对我而言和媳妇一样,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那天姿绝色的容貌,风华绝代的气质,和我比起来距离仿佛永远都在云苫雾罩之中。
  
      发现她仍然沉默,我转过身就要迈步离去,然而这时候,雪倾城的却拉住了我的袖子,让我一时间停下了脚步,不知道转过身时,她目中会潜藏哪种情感。
  
      “我……”雪倾城的声音中带着欲言又止,等我要转过来的时候,她才说道:“你不见她们许久,此番先去见她们吧,但我还有些话想要与你说,晚上你来见我。”
  
      这是不由分说的命令了,不过这才适合雪倾城,如果扭扭捏捏的,反倒让我不习惯,我笑了笑,说道:“大半夜,还要私会我?”
  
      “胡扯什么?自然是有要事要说……现在你不是急匆匆的去照看后宫么?”雪倾城轻嗔道。
  
      “嗯,我知道你有很多话要问,那晚上我再仔细跟你汇报情况,如何?”我笑道,这半夜约谈什么的,雪倾城能说出来,也算是相当的难得了。
  
      我说完,就转身前往偏殿,目前只能确定赵茜和韩珊珊来了,其他还有谁,我完全没有情报,但这或许也就是惊喜之一。
  
      孙陌尘一直在门口等待,看我出来就迎了上来,带我前往偏殿。
  
      偏殿算是掌门殿之外的一处要所在,平常是不能进人的,多是密议一些事情才会动用,所以赵茜和韩珊珊他们居住在这里,我倒是十分放心,毕竟量劫遗民在现在不宜率先曝光,毕竟我和雪倾城都有血契在身。
  
      进入了殿中,我心中已经砰砰的狂跳起来,毕竟好几年不见,眼下立马就能再遇,谁不会感到激动?我心中更是在猜测自己会先遇到谁。
  
      而这时候,忽然一道光芒闪过,哐当一声,深深的扎入了我脚边的石板上,我看了一眼地上扎着晃荡的宝剑,发现这把剑并无太大的特色,只是一把普通之极的法剑,连灵性都没有展现出来。
  
      正暗道到底是哪个淘气的家伙要试试剑艺呢。
  
      我看了一眼殿内,一声沧桑的笑声把我彻底的镇住了,一瞬间,我忽然间恍然,身上竟忍不住激动得颤抖起来,甚至双目须臾已经包含热泪。
  
      “哭甚?拿剑。”苍老的声音没有一丝犹疑,很快从内堂走出来,那满脸的白色须发,那双精光如有实质的眼眸,忽然的出现在了我面前。
  
      “师父……”我呐呐的说着,却已经忘记了拾取地上的法剑,因为我忽然发现,眼前那位熟悉的,不正是已经在九州界殒落,最后化作魔晶的剑魔师父么?
  
      而剑魔师父走出来后,后面鱼贯的出来的赵茜,韩珊珊,以及言师兄,以及宋婉仪、惜君、商宛秋等人,看到我那一刻,许多人无不是眼含热泪,可见今时今日的相见,是如何的难得了。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婆婆妈妈,让我看看,你这些年有没有长进!”剑魔师父说罢,中的剑一挑,霎那就朝我面门击来,速度正如流星赶月,快得只是一闪之间!
  
      不过以如今我的实力,这一剑我早就看得是一清二楚了,所以毫不犹豫的一抬,拎起了扎入地上的剑,和剑魔师父擦身而过,下一刻,我竟发现自己的腹部位置的衣服,竟给对方剑锋擦出了道裂缝!
  
      当然,剑魔师父同样没有幸免我这快速的回击,衣袖位置,也消去了一个角,我脸色不由一变,想不到事隔多年,师父的剑仍然不是很快,但剑气却已经进臻大成!
  
      “多年过去了,本事却还稀松寻常,为师却听你师兄说,你在剑道一道,已经可算成就斐然,可独开一剑门了?是打算只教授女孩家绣花剑舞?”剑魔师父阴阳怪笑的说道,这话明显不是在夸赞我,而是带着一种严厉的问训。
  
      我暗道师父还是如以前那样,杀气凛冽中带着对对的百般嘲讽,但却因为他的复活,让我心中却生不出半点的责怪,心道这才是嚣张的剑魔李太乾!
  
      当年剑魔师父问天灭神一战中,和李太冲一起身死殒落,化身魔灵精华,言师兄一直携带在身上,孜孜不倦的问过肆小仙,甚至舞台更迭仍然不离不弃,而今总算得偿所愿,把师父重新的复活了过来,其中的大毅力,简直就是让我难以想象的。
  
      “师弟!留心!”言师兄眼看我竟兀自失神,忍不住的提醒一句,而这时候,我也感觉到背后竟忽然间爆发出了一层层凛冽的魔气!
  
      然而,魔气确实是澎湃无比,只不过对比现在的我,实在显得太过渺小了!
  
      我同样也把第一脉络的气息爆发而出,那股力量,当然是比剑魔师父只高不低,但很快身后的剑魔却冷笑起来,说道:“韩小妞儿,把你那东西用上,那小子气运不低,短短时间竟混到这般田地,但身上反而无一剑在身,简直是讽刺,怎配当我弟子?”
  
      我暗道狡猾,韩珊珊也嘿嘿一笑,随后一拍,霎时间整个偏殿的元气压顿时疯狂的给吸纳一空,甚至还排泄出了一种令人绝对不舒服的气息!
  
      这股气息,是绝对不能吸入体内的,所以这时候,我当然只能是封闭气息的调动,以免发生不测。
  
      “一天,可不要怪我不提醒你,这气息不同其他,一旦受到正常的能量挑动,可是会产生爆炸的,我们大家可不想弄得灰头土脸,所以老实的用剑来一对一吧,这是前辈的意思。”韩珊珊笑嘻嘻的说道。
  
      我看着偏殿建造得已经相当完好,显然不敢调动任何的力量了,而这样一来,连元气技能同样都不能施展,只能老老实实的用剑道和剑魔师父斗剑!
  
      看得出,师父很满意韩珊珊的大阵,嘴角咧起一抹残酷的冷笑后,迅速以凝如山崩的剑法,朝着我轰击过来!
  
      我心中顿时一凛,毫无疑问他没有动用任何的元力,而是仅以剑法调动了身边的气息来进行攻击,但这样的情况下,还能让周围的空气恍若都给搅动起来,达到肉眼中山崩地裂的恐怖境况,简直是够叹为观止的!
  
      我深吸一口气,也毫不犹豫的引动剑法,下一刻无限天剑也同样摧枯拉朽的轰了出去!
  
      轰隆隆!
  
      剑声仿佛雷鸣,就连撞击的时候,也已经没有了金铁的交鸣,而是纯粹剑气和剑气之间的碰撞,这种撞击时而跟裂革声一般,时而又如破空裂响,确实让人觉得震耳欲聋,而且在这纯粹的,没有元气的大阵之中,显得更是弥足可怖!
  
      这里懂剑的可不少,甚至言师兄更是其中的行家,此时也由不得两眼露出精光。
  
      不说别的,剑魔师父的剑法,是无论放到哪儿,都是大师级别的馈赠,包括如今,我的无限天剑中,都蕴含着引动时空之力!这正是剑魔师父的每一剑,皆是致命一剑的标准!
  
      而也如剑魔师父一般,霸道绝伦的剑气,仍旧在不断的牵引着我的剑气,那种凝而则收的剑法,一如既往疯狂带着我的剑跟着它的节奏,使得无限天剑的剑势,竟变得有些凝滞起来!
  
      不愧是乾坤道的剑奴之剑,也是和古仙道曾经一脉相承的,只不过带上了剑魔师父强烈的个人主义罢了!(http://)《劫天运》仅代表作者浮梦流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