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七十八章:克师
    “也好,那希望师父这趟出远门,能够一帆风顺。”我说道,就把元气重水召唤而来,把浩劫水滴分离,并且置于应劫台的中心,也放置在了我自己面前。
  
      “此是必然。”李古仙也知道分离需要心无旁骛,所以立即返回了那枚浩劫水滴之中,并且任由我开始做法,用囚牛来代替她成为浩劫神剑的器灵。
  
      绘制阵法,进行各种转换,是器灵替换时必不可少和十分枯燥的事情,不过有过几次的操作,此事已经被我熟练得连失败几率都低得可怜了,没花去一天的时间,李古仙就从里面出来,当然还是半虚体的状态,要进行道体的凝聚,显然需要时间。
  
      囚牛已经进入了浩劫水滴里,它从水的状态变化成了浩劫水滴,随后变化成囚牛的样子,在应劫台周边奔走,十分的欢快,这货兴致独特,从前就可以变化万千,比如飞鸟,比如各种各样的动物,这是在攻击的时候蒙蔽对,据而实施偷袭,而且当年的混沌铁也给它玩出了许多的花样。
  
      在一旁修炼的李古仙看着囚牛在那戏耍,也露出了笑容,招就把囚牛叫了回来置于掌中。
  
      我以为她要好好的夸赞一下囚牛,结果她伸出芊指,把囚牛好一阵蹂躏,好一会才说道:“不行,你得给我变只兔子,我捏不出来。”
  
      听罢,我顿时觉得大窘,也才发现李古仙那脑洞大开的一面,囚牛无奈之下,只能是乖乖的变成了只水做的兔子,以表现出自己对于新主人的忠诚。
  
      “哈哈,真听话,说变成兔子就真的变成兔子了,这只丑牛也颇好玩哩。”李古仙笑嘻嘻的说罢,就把囚牛放到了一旁:“当年浩劫剑灵未能成型,而因李古仙剑力太强而夭折剑中,李古仙无奈只能把一念自己的魂识藏于其中,以作剑灵和储备,历经磨难,最终却恐怕也未曾想这藏于剑中的魂识会成了真正的自己,委实是人世无常,也幸得天九儿不吝在当时给予我莫大助力,否则我又焉能有今日自由。”
  
      我睁大了嘴巴,竟没想到李古仙会说出这样的话来,看来她既是原来的李古仙,又是李古仙至于真仙剑胚的剑灵!
  
      “师父,你就是李古仙!”我坚定无疑的说道。
  
      “是呀,难道你以为我是谁?”李古仙笑了笑,可很快,她就说道:“不过,我道运还没强大到完全不受天运左右,所以我不能当你师父,就算做你至交好友,红粉知己,相知荆妻都好,因为若是答应了你当你师父,却是要替你挡下灾劫的,我李古仙还没自大到这个程度,即便功业一成,便永世流芳,六道轮转又足可媲美万年行善苦修之业,我也不会去要,因为我是……”
  
      “是李古仙……”我苦笑道,真没想到我会是这样的恐怖存在,既是克师之命吧?虽然这样的说法不知道是真是假,但李古仙说出来的,由不得我不好好想想。
  
      不过为何有这样的气运,我还时时倒大霉,而媳妇姐姐为何不在我拜师的时候制止,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似乎看我一脸的苦相,李古仙哈哈一笑,说道:“冥冥之中,自有天定,道运不好,便需借运而行逆天事,又有什么奇怪的?若是他们不当你的师父,难道你就觉得他们的命运会比当你师父要好了么?或许大不如也,打伞遮雨,都未曾能避开雨滴,这又有什么好惆怅的?”
  
      “是,多谢李……”我本来想要不叫师父而换个称呼,但却不知道该叫什么好。
  
      李古仙笑了笑,说道:“莫要以为气运强了就不会死,我可是当了你几年的腹中蛔虫,拉了许久的衣角,救你数次性命,你想要如何称呼我?”
  
      我还打算称呼李道友,结果给她这么一问,瞬间大窘起来,心中顿时嘀咕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难道还叫她小媳妇姐姐不成?
  
      “哈哈……便留到以后想好再说又如何?去吧,我要闭关一段,待你回来之时,便是我离开之刻。”李古仙笑了起来,随后闭上了双目,嘴角却若因若无还带着暖暖的笑意。
  
      我松了口气,至少有她在,又蛤蟆大仙在,那我前往正道那边,还不至于担心有谁来偷袭这座主神塔,想到这,我很快告退离去,并且安排这主神塔的一些事物。
  
      华夏月已经成为了主神塔的宗主,和古戎、赤留一同治理整个主塔,不过这里将会很快进行大的变动,因为自从收下了金仙道后,她就必须要前往金仙道那边当宗主了。
  
      而这里所有的人仙,都会随她一起调离,让整个神塔全都由古戎来治理,当然,留下的还有妖仙安君,它将会成为重点培养对象,受到特别的关照。
  
      至于赤留和束离,作为巫族的领袖和重点培养的新人,都会迁往雪倾城所在的第二神塔,因为第二神塔那边的巫族是最多的,反观这里妖族统治区域就显得太过单薄了,而以后他们去了第二神塔那边,会把所有的巫族统领起来,守护整片地区。
  
      第二神塔想要真正的让天一道的弟子上来,其实还要好几年的准备时间才能够陆续完成,到时候的事情,恐怕得到时候再说了。
  
      我坐在掌门位上,把这些事足一的安排了下来,当然,他们中多少会有失落的,毕竟多年的伙伴,一朝分离,恐怕就再难相见了,特别是古戎和赤留,这两位老家伙早就兄弟相称了,一时要分离,难免感慨颇多。
  
      而除了这两位,安君和萧怡、束离这三位年龄相仿的美女,也是对她们即将到来的分别感到错愕,在那委屈得脸色变了数次,我当然是看在眼中的,所以安排好了一切,独自约了她们在下午的时候来掌门殿叙话。
  
      因为距离下午还有断时间,所以大家散去后,华夏月独立留了下来。
  
      我苦笑开腔说道:“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这点终究不能改变。”
  
      “一天,你忽然说这个干什么?我便说不合适的不是么?当时做你师父,终究是权宜之策……”华夏月有些难为情的说道。
  
      “即便如此,但李古仙师父说我气运太强,会有克师之灾,我十分为难,只能请师父小心一些才好,特别是此行金仙道,危险虽然说不上,但却也是众矢之的一般的存在。”我说道。
  
      华夏月看我这么为难,说道:“嗯,一天,我会谨记你说的话,不过这不会是我因此畏首畏尾的理由。”
  
      “这个……当然,师父,若是有什么感到不对劲,就往第二神塔迁移,金仙道还没有你对我来的重要,知道么?”我站在她面前,拿起了她的背拍了拍。
  
      华夏月点了点头:“就听你的,我会小心的。”
  
      送走了华夏月,少不了见上一些老朋友,比如鼓励下许芸芸去金仙道后,要把守好验收宝物这一关,还有其他曹薇家、林忡、吴东来等一些老牌的主神塔的功臣等的约见什么的,而这一来一去,竟几乎把整个下午都耗进去了。
  
      好在三个小姑娘在旁边看着也不觉得无聊,到了傍晚的时候,我才有空搭理她们。
  
      这三位是我从金仙道那‘营救’出来的头牌女仙,自从加入了天一道后,一直以来就在冲关破劫,如今都已经是冲击八劫的修为了,只不过这八劫不同七劫,并非是仙药场地达标就能够上去的,所以即便资质如束离,也卡在了这一关。(http://)《劫天运》仅代表作者浮梦流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