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七十九章:走散
“你们三位,是我天一道新一代的翘楚,但毕竟天一道在扩大和调整,分离就在所难免,但随着以后天一道越来越强大,而你们的实力一天天的成长,总会有相聚的时刻,况且不是也有通讯站么?若是真的念想,可以互相之间用通讯仪通讯不是?”我看着三女笑道。
  结果萧怡眼泪哗哗掉下来,说道:“公子,你当然可以这么说,可每一处神塔,就隔了半月的光景,通讯站都要走几个,你可以,我们却是没这个资格呢。”
  “还这么叫?叫大长老。”我苦笑道。
  “哦……”萧怡很是委屈,而接下来,束离也说道:“大长老,我这趟前往第二神塔,定不辜负你的栽培,一定会变得更强!”
  “这就对了,但要不辜负并非是我,而是你自己和天一道。”我笑道,只有束离最让我安心,她是追求的是强者之路,我的规划无疑对她都是最好的。
  安君是妖仙,所以留在了这第一神塔,看着两位伙伴都要离开,她是最心痛的,说道:“我们的院子是三居室的院子,此番萧怡和束离一走,我却孤单了,大长老,能不能让我们在一起?我们在一起配合得很好的……”
  “你这小姑娘……唉,这也是天一道的必然趋势,同样是你们的必经之路,终究是要独立的不是?腻在一起,也有碍成长,所以离开未必不是锻炼你们各自能力的一个岔道,看谁先达到自己的目标。”我叹了口气。
  “安君,大长老常年在外也是奔波,数年如一日,与掌门更是聚少离多,他们尚且如此,我们又岂可有丝毫怨言?”萧怡毕竟更知道点道理,她可不是束离这雄赳赳气昂昂的单细胞性子。
  “哦,我知道了,只是觉得大长老人好,所以总想和他发发牢骚,撒撒娇嘛。”安君腻腻的说道。
  “安君!”萧怡拍了下安君的臂膀,意图让她注意点影像,但安君却并不在意,说道:“之前我们就这么和公子说话的不是?”
  我哭笑不得,不过这三位女子,我确实也是寄予厚望的,把她们当成好朋友也是我的想法,所以接下来的聊天也变得气氛轻松了下来。<>
  第二天一大早,走了一圈的库房,没有发现有什么好法剑的我只能放弃了用剑的想法,坐上了戾血金莲朝着正道那边飞去,这一路上的地图我早就熟读于胸,所以去往天罡宗挑的路线都是两点之间最短的路程,包括一些险恶的地形,也是直接就这么闯过去,毕竟戾血金莲散发的魔气,显然都不是谁愿意去触霉头的。
  所以这一路下来,基本没见到什么危险,而中途我也开始放心的巩固第二脉络,至于紫卿云则带着戾血金莲修炼,并没有片刻的停息,我也没有验证她实力的打算,这样实在是太过小看她夜皇的身份了,她的睿智程度,绝对不比任何人差,因为那是整个仙国的统治者,可不是什么闲门野修。
  而且从那朵戾血金莲由红色渐渐转变成紫色的现象,我就知道已经和刚从仙国出来大有不同了,只是还没有机会让它展现出强大而已!
  韩珊珊说,先天宝物之所以强大,因为它本来就那么强,底子一旦雄厚,重修起来自然就快,当然所以我并不担心它的强弱,加上我还是直接给它带来了先天魔气,就算不如那把六道神剑那般给先天魔气滋养千年,但相信对比打神鞭,应该还是有比较的实力的。
  要不然我现在单枪匹马跑正道去,就和寻死没有区别了。
  如今可惜的只是我还是没有如愿找到一把趁手好剑,我的剑诀也就无从用起了,因为剑气太强,没有一把好剑,无的放矢不说,还会导致剑当场崩断,所以无剑可用对于圣道门这种剑修当道的地方,委实有点让我发怵。毕竟圣道门当年就是以圣道之极为立派的根基,所以门中修剑是其必然,我相信我这一趟去往正道,用剑的机会肯定会有。
  但没有好剑,并不影响我修炼剑诀,因为鬼道在正道环视之下玩起来,跟玩火没区别,肯定要引来围攻,养鬼道同样也以家鬼强弱来体现,所以我此行,还得把重心放在双八劫的脉络上面。<>
  而双八劫的脉络如果不联合,只是能量双倍的优势,根本不能发挥出我想要的碾压级别的力量,所以这一路上我又把双倍施法研究上了。
  然而研究这个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我尝试过了许多种方法,包括李古仙的无限天剑,我都以两种脉络共同的驱策使用,可结果还是和当年最初研究的时候差不多,即便再让它们同步,依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的叠加,因为力量会在瞬间溃散。
  所以我把这归咎成了我自己没有两个脑子的缘故,这么一来,出了让自己分出神识的办法,恐怕想要掌握双倍道统同时输出,基本上是难以实现的。
  但分出一缕神识,其危险性何止称之为恐怖?即便我再看不起自己,也不能忽略了其他人的感受,我多少也是统制五大世界的存在,稍不留神控制不住神识逃走了,往后想要收回,恐怕不是一朝一夕之功了。
  不能让双脉络叠加同步,那意义就局限成了备用道统了,这是让我十分郁闷的事情。
  但这并不是说绝对没办法再研究下去,因为世事无绝对,终究会有解决的办法,只是需要暂时的放下一段时间,所以我又转而转攻起了剑道,剑道体现于剑诀的强弱,所以对于剑诀,当然以冥想为最好,所以到达天罡宗之前,我基本都是在冥想中度过。
  然而,这还不足够,因为李相濡以剑相儒,此刻又有圣道之极这把神剑,决然不是凭借普通剑道就能够对付的,况且除去了李相濡,对于万剑来,李破晓这类随时带着不确定敌友关系的剑道强者,我也在酝酿着对付的办法,把他们当成潜在的对手。
  所以一路上的冥想里,我基本就在这样的高压之下度过的。
  敌人的强大,也触发了两种脉络的切换运用,包括互相交叉感染脉络这种变态的事情,我也没有放弃尝试,可惜的是毕竟是两条不相连的发散型脉络,想要它们进行合二为一,结果都是以失败告终了,甚至差点引来了入魔的现象,好在我屁股下坐着戾血金莲,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徒劳无功的一个月过去了,正道的天罡宗也近在咫尺,而迎接我到来的天罡宗使者是索箐,我此刻见到她,发现她似乎有点强打精神的样子,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因为迎接我的并不只有她,所以只能是简要寒暄几句,就让她引我前往主宗门。
  “二掌门……”我想着这姑娘是不是失恋了,所以淡淡的重启话题问道,索箐浑身一震,苦笑道:“二掌门如今就在上面等您呢,夏前辈。”
  索箐实力比我低,所以现在要称我前辈,但既然二掌门在上面,我也不好再问什么了,而同行的一个长老,则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却没有再说什么。
  我心中开始回忆在仙国的遭遇,忽然想到了当时是问过了叶云秋天罡宗二掌门索权的去向,结果不单是叶云秋,连卫光宇和陈葳淑两位都说是大家走散了,难道索权在仙国陨落了?
  想到这,再看到索箐的表情,我大致也是了然了,看来天罡宗也变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