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八十三章:横山
    卫光宇沉默寡言,但却看得出他是十分愿意结交我这样的朋友,因为好几次叶云秋拿杯起来,他也跟着举杯,其中有次是叶云秋想要单独要跟我喝,他也本能举了起来,这让他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好在他道侣聪慧跟着站起来,由独乐乐变成了众乐乐。可见卫光宇不通俗物,性格还是相当单纯的,不过他有个好的道侣,免去了许多不必要的情商撞墙。
      “攻擂不同打擂,我们是没办法帮上夏兄弟了,况且将师兄弟的各自弱点告知夏兄弟,也有失坦荡,非我辈所为,所以我于卫师兄和陈师姐,应师妹商量后,才决定宴请夏兄弟于此,先将话明说,也是怕夏兄弟误会。”叶云秋在寒暄完,进入了正题后如此说道。
      “叶道友和卫道友、陈道友、应道友都是光明磊落的仙家,我岂会不理解?所以这些事就不要特别说明,大家继续吃菜吃茶就是。”我笑道。
      “爽快,我卫光宇没看错你。”卫光宇说完,拿起茶杯又喝了起来,我笑着也报以茶水,这毕竟也算是相当好的评价了。
      宴席就在推杯换盏中度过,中途说的大部分是仙国的事情,当然我也没忘了和叶云秋提到想去拜访万剑来的事情,当然是以剑道的理由前往拜访,叶云秋不知内里原因,爽快答应了。
      当然,这几位也不是真的不担忧我攻擂,也没少给我出主意,大致是让我爽快的打,觉得没法子打过再爽快投降,这样全了正道面子,也展现了自己的实力,至于雪倾城要嫁到正道之事,他们会从中让师长周旋,用割地赔款来代付什么的。
      我不好拂了他们的面子,只说了尽力而为。
      到了傍晚,告别了卫光宇后,我就和索箐前往驻地,毕竟我也算是使臣,这正道在众目睽睽下也不敢把我安排到柴房或者干脆连房间都不安排,所以住的地方也算是雅致,索箐则住在了我隔壁的上房,她算是天罡宗那边派来接应照顾我的,毕竟认识我,够劫数招待的,也差不多只有她一个人选了。
      “夏大哥,叶师兄和卫师兄他们倒是还好,这应师姐却有些古怪呢,之前刚上船来还带着微笑,但席间竟常常不发一言,竟是为何?”索箐苦笑。
      我看了她一眼,仔细一想,确实是这样,但很快说道:“不妨事,毕竟她是灵越派御剑堂的长老,不好与我们过分亲密,以免落人口实,你也不要太在意此事,应道友并无恶意。”
      “哦,那就好……好在他们不告诉夏大哥那些守擂者资料,也不曾问我们什么,不然我还真的有些心慌呢。”索箐说。
      “没事的,先休息去吧,我也该打坐冥思了,这赛程是早上和中午一场对吧?”我问道。
      “对的,第一场是霍师兄,那我这就不打扰夏大哥静修了,我去调查下三位师兄师姐所擅长招数和弱点吧,毕竟由我去问,会好些……”索箐自告奋勇的说道。
      “不用了,对付他们,还用不着如此。”我笑道,索箐还要坚持,我说道:“你要想安全回天一道,就别为我做太多事,打草惊蛇了,会让我分心。”
      听到这话,索箐浑身一震,知道自己考虑欠妥,但也十分的委屈,我笑着安慰了她几句,就让她去隔壁房间的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索箐就带着我前往擂台那边,这擂台安置在了神塔的斗剑台上,这是专门为了斗剑而设定的巨大悬空台子,上面布上结界,所以看起来就像是一片透明的平台,站在上面时,周围观战者能在附近以四面八方毫无死角的研究双方的战局。
      我扫了一眼围在平台周围里外三圈的正道,大有羊入狼羣之感,这审视的意味,我看来还是太小看正道了。
      在我还没站在了台上的时候,对面那,一个清秀的青年已经站在了擂台上,看着年纪也就二十四五左右,应该就是传说中的灵越派霍师兄了!这剑仙背后果然背着一把火红的宝剑,看着十分的犀利,绝对是把法宝无疑了,至于有多强,得拔出来才知道。
      但能够获得剑擂冠军的存在,武器再差能差哪儿?他要不是灵越派哪一座神塔掌门的弟子,身份怕也是差不了多少了,寻常仙修,哪有什么机会得冠军?
      包括应香雪,能成为御剑堂的长老之一,背后势力应该也不容小觑,否则怎敢众目睽睽下,和叶云秋他们这些门派中有靠山的子弟一起宴请我?
      正道的想法很简单,让天罡宗来招待我,过了这攻擂才愿意和我坐下来谈判,这杀威棒打得,连我都不得不佩服了。
      “呵呵,阁下,请亮剑吧。”站在对面的青年也没打算跟我来点什么开场白,大手一张,红色的元力顿时爆发而出,而他背后那把剑如有灵性,瞬间出鞘到了他手中。
      这青年叫霍剑临,看着弱不经风,但一出剑果然是气势滂沱,看来传闻他在灵越派大名鼎鼎,寻常剑修,连他一招都接不了的事不会有假了。
      “我没有剑,倒是听说这次攻擂是配剑的,不知道是不是能给在下配一把?”我没脸没皮的看向了主持这第一场攻擂的余江海。
      “哇,太过分了,攻擂不带剑?”
      “当来这里玩么?天一道果然猖狂!”
      所有人都喊了起来,而余江海更是脸色郁结的看向了自家的二掌门和三掌门,不过也怪不得他,他也不知道我居然真没剑,毕竟仙家有的颇为厉害的,能把剑凝成一线收起,或者凭借剑丸就能化作手中飞剑。
      二掌门很快说道:“不知道夏道友对剑有何要求?譬如属性,譬如重量及长度。”
      “三尺青峰,品级不限,但需要足够坚韧,能扛下我的剑诀而不断。”我笑了笑,能让我提要求就最好了。
      “这倒是简单,不知道我这把法剑如何?此剑名曰‘横山’,取之山核精矿锻造而成,坚韧比之法宝都不落下风,锋利可横山截断。”二掌门觉得这要求实在太简单了,立即拔出了自己的一把三尺青色宝剑。
      我看了一眼,觉得既然是能抗衡法宝,那对付这霍剑临也足够了,就说道:“好,那就多谢二掌门借剑了,不过事先说好,要是扛不住我剑诀而震断……可怪不得我。”
      “哎呦呦,这口气,都快大上天了,真当自己是霍师兄这等级的剑仙了?”
      “可不是,妈的,老子越看这小皮崽子越不顺眼,让我上去,不用剑,光拳头都能打飞他!”
      对于这些讥讽的垃圾话,我向来懒得理会,而二掌门这老太本就对自己的剑很自信,要不然岂会轻易拿出自己的宝剑炫耀,一听我说光是剑诀就,她顿时脸色阴晴不定,说道:“若是真的能让阁下轻易震断了,这把横山,老妪还要它作甚?”
      言罢,二掌门将那把青剑横山抛向了我,我心道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客气了,希望是把好剑吧。
      拿到了宝剑,确实一种土属性的强大力量传导过来,我随手一抹,上面属于二掌门的印记当场就刷没了,我精通宝物,要烙印自己的当然简单得不行。
      所以关键还是试剑,这个时间相信对方还是要给的。
      把剑收为己有后,我顿时源源不断的注入元气,这把横山果然如二掌门说的那样,坚韧之极,倒不是假话。
      当然,一切还得由实战来印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