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八十四章:班长
    嗡!
      在我的庞大元力剑气的灌注下,那把横山剑微微震荡,而这超高的震动频率,也足可表达出我的剑力强弱,既是灌注的剑力太强大了,所以力量在剑的容纳空间内充盈到难以奔腾,四下乱撞下,才导致了剑身颤栗,如果是真仙剑胚,很难出现这样的效果,除非剑气爆发!
      灵宝想要晋级,除了在富含它属性元素的地方祭炼它之外,自然是要有超越它本身的能量突然冲击它的极限,这样一来灵性才会跟着成长和进化,就好比数次经过我祭炼的泰阿剑,当年我就已经将其进化了好几次,以至于越来越强,堪称九州界第一道剑。
      当然,能够进化成长也是需要有强大底子的,好比选用的材质不行,打造的技术不行,可容性失衡,过分冲击都很可能会让剑断掉,这就是很多宝剑扛不住我剑气而断裂的缘故。
      手指在这把横山剑的剑槽上划过,土属性的剑威不断涌出,让整把剑变得又坚韧又是锋利,它敢号称横山截断,字意应取之横两山之间,能锋利滑落到地上而把山劈成两截,立意很好,锻造者不落俗套。
      “道友可准备好了?”灵越派的霍剑临冷冷的问道,他的声音和自己年轻的样貌完全不同,带着一种霸道和沧桑。
      毕竟是灵越派上一届的剑擂冠军,语气自信的同时,那深沉的气质,大有鹰视狼顾的味道。
      “差不多了。”我面无表情。
      而这时候,大掌门余江海拍了一下手,说道:“夏道友,胜负规矩我们是照剑擂的来,击中道核算败,元力耗尽算败,道体消亡算败,而攻剑擂,连胜七场则算攻擂者赢,在七场任一里,攻擂者投降,或被击败算输,而守擂者胜负按照剑擂来,可听清楚了?”
      “明白。”我云淡风轻的说道。
      “呵呵,装什么装,碰上霍师兄,一会别逃得跟丢命似的就好。”颇胖的女道声音很大。
      “我猜顶还是亦如之前霍师兄那几场大战,顶多一剑,我们是正道剑宗,岂是邪门歪道可比?”旁边七劫的女道也跟着在下面附和讽刺起来。
      霍剑临红剑一横,两指按在了剑身上,似乎有念咒的打算,我则站在平台的对面,手随意的拿着剑,等待那余江海一声令下开始。
      然而,在我还闷头等待的时候,这霍剑临忽然念起了剑诀,我脸色沉了下来,正想着叫犯规,结果看向了索箐那边,她此刻正在招手让我开始!
      她不敢吭声,原因很简单,她在灵越派的一群师兄弟姐妹的身边,哪敢乱喊让大家注意?
      “夏道友还不出剑,更待何时?站在擂台上,便是剑擂开始之时!”叶云秋在一旁说道。
      而他一吭声,顿时引来无数的嘘声,但大家往他那边看的时候,嘘声瞬间就减少了一半,毫无疑问,大家都知道他是叶云秋!谁敢这时候造次?
      我一瞬间明白过来,看来刚才这霍剑临早就已经开始蓄力念咒了,故意不告诉我这规矩呢!
      战斗直接落到了被动的局面,我面沉似水,因为本以为对手是个规规矩矩的正道剑仙,大家会讲点剑修的矜持礼数,然而完全不是这样子,欺我不懂规矩是早就准备了,而那余江海有意不提醒说破,事后我败了,一句‘以为你懂’估计就打发我了!
      霍剑临的念动剑诀很快,剑歌一响,身气势巍然,上红光竟冲天而起,也不愧是一个门派的年度剑擂之王!
      “干掉他!干掉他!”
      “霍师兄!让他看看我们灵越派的剑法!”
      “不过邪门歪道!何惧之有!?”
      我冷笑一声,然而,霍剑临强则强已,世间总会有更上一层次的剑法!我右手的长剑一震,左手袖中的手指已然捻完缩地术的咒语,霎时间我整个人只留下残影在原地,而真身已经到了霍剑临的身后!
      忽然发现我的气息瞬移到他身后,霍剑临也是反应极快,快速以身法往前方奔走,准备靠继续念咒来释放完整的剑诀!
      然而我怎么可能会给他半点机会?横山剑由上而下,唪的一声,我半边侧身几乎如陀螺一样,把剑挥得如同开山辟地一般,以雷霆万钧之势怒斩而下!
      这是时空剑技,根本由不得他避开,那强横的吸纳感,让霍剑临正在前倾念咒的道体整个都凝滞了一瞬!
      而这一瞬间是极度危险的,如果是一个合格的剑修,早就该放弃念咒,随后往我迎敌了!
      果然不出我的预料,霍剑临也知道我这一斩的可怕,立即只能强行取消念咒,让那把红色的仙剑往我这横山剑挥来!
      砰!
      干脆利落的剑响,这一次迎击,霍剑临整个人却给我时空剑技势大力沉的一剑,重重的压跪在地!
      霍剑临面带惊容,怎么都没想到我这一击会如此的霸道!
      而我此刻也是双目赤红,显然这充满霸道的时空剑法,是第二脉络全开的结果!现在的我浑身上下都是红光,八劫的先天魔气已经灌注到了横山剑里!
      没有比用先天魔气灌注的时空剑法更野蛮的了!连我自己如果硬接,都未必挡得住这一剑,霍剑临更加挡不住,而这一次两剑交集,也让我感受到了一个正道门派剑擂冠军的实力!
      我想了想,这样的实力,大概是当年古仙道剑阁一个班级里,大概一个班长的实力吧!
      咯……咯,两剑交击的位置,横山剑的剑刃崩开了一个小口子,看来相对对方的剑,这把横山还是差了一筹!
      剑的主人二掌门,脸色苍白的瞪大了眼睛,如果是正常的两把宝剑撞击,基本要留下口子都很难,但只是一剑,竟崩开了一个肉眼可见的口子,也着实是够夸张的了!
      而就在我端详霍剑临的时候,霍剑临的双目也暴露出了不信和茫然,他面带狰狞,估计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么崩天裂石的一剑,所以他更相信这是巧合,亦或者是认为我比他更加趋向于力量型的对手!
      所以他努力狂吼一声,想要迎着压力往上!
      “嘿。”然而,面对这样虚弱的反抗,我阴沉一笑,那把横山剑骤然间第二剑斩了下来!
      砰!
      又是剑和剑硬碰的声音,我发现霍剑临的剑居然抖了一下,而横山剑不愧是一把土属性防御性的剑,竟出现了第二个缺口的时候,也都没有因为我强大的剑力而施压崩碎!
      我当然无意于去破坏一把剑来展现自己的实力,只是要驱动时空剑气,亦或者驱动无限天剑,所需要的剑气和元气转换的剑力都非常的庞大,就算不进行两剑碰撞,都很容易震断!
      况且碰撞带来的泻力,其实对于一把等级不达标的剑而言,其实还是保存它的最好办法,因为换做凭空以剑力驱动剑气攻击,怕它早就崩断当场了!
      霍剑临在第二剑的时候,再度跪倒了,区别是刚才是单膝着地,现在是再加上一只手,才勉强撑住了自己不趴在地上!
      时空剑势的剑气爆发,压制的属性是巅峰级别的,他根本没办法抵抗!
      “认输么?”我冷冷一笑,剑既然能承受不断,那自然是已经压到了他的脖子上了!
      场内外,都给这戏剧化的一幕震惊住了,没有谁不是倒吸一口冷气,这碾压级别的差距,谁又能够想到呢?
      霍剑临双目中布满了不甘的血丝,他咬着牙,眉心拧成了一股,那往上的推力,显然是在对我进行默默抗争!
      他,一个正道的剑修,怎么能输给一个邪门歪道?!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