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八十五章:补元

      正道的骨头,确实很硬,而且对于剑擂冠军来说更是如此,要他们投降,谁敢吃第一个螃蟹?
  
      “你耍滑!”就在场面安静得可怕的时候,霍剑临忽然的咬牙切齿,一边是挣扎,一边是没风度的喊了起来。
  
      周围的弟子们,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一部分是真的以为我耍了滑头,另一部分,则略显尴尬,因为战斗到现在,简单的两剑而已,其实胜负就已经分出了。
  
      “敢不敢堂堂正正的斗一场!没见过这么偷奸耍滑的!”
  
      “就是!偷袭!这绝对是偷袭!卑鄙无耻下流!”
  
      果然,那部分认为我耍诈的旁观者,还是叫了起来。
  
      对于这些看不明白的,我也懒得再解释了,因为看得懂的,往往都是剑道有一定的水准,光凭这两剑,就绝对不会看走眼,真相也只会出现在他们的口中。
  
      “耍滑?难道剑擂上不讲胜负,而是有更多的讲究?比如死得还能说成活的?”我讥讽道。
  
      这霍剑临还打算反驳几句的同时,趁机找机会翻身,但我怎么可能给他任何机会?手起剑落,砰!
  
      一剑下来,直接就破了他的护身罡罩,剑已经没入了他的脖子,这一下,仙血就跟泼水似的,一下子就喷发了出来,这些都是一个人的精元所在,元力给这么喷发,道体的虚化当然会很快速。
  
      而我不拔剑,他就没办法愈合道体,随着难以抵挡,剑直接没入将要到达道体核心的位置,到时候,他立即就会变成虚体,只能是逃命的结局!
  
      “胜负已分!胜负已分!住手!”一个年纪不小的老妪大声制止,随后竟准备闯入战局,但似乎诧然想起阵法启动后,外间没人能够轻易进来,她最终只能是奔向了余江海那边:“余师兄!胜负已分!”
  
      余江海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准备制止这接下来我可能会干的事情!
  
      而就在我打算抽剑放霍剑临一马的时候,忽然这小子暴起准备反击,一剑就想削往我的脑袋!
  
      我对这样的垂死挣扎不知道遇过多少,怎么可能让他得逞,双目红光乍现,横山剑一扫,砰的一声磕飞他宝剑的同时,一剑将他脑袋反过来削的飞起!
  
      咚,道体砸在了平台上,发出了一声闷响,随后化作纯粹的能量,而剩下核心部分的虚体,很快的朝着刚才喊‘胜负已分’的老妪那飞去!
  
      给剑砍伤,道体内的精元消散得很快,身首异处,更是恐怖,等同是人类,如果被捅个窟窿不缝合,不失血过多是不可能的。
  
      “师父救我!师父救我!”霍剑临的虚体一路狂飞,一路大声的求救,面露万分惊恐。
  
      “徒儿!”那老妪在余江海慌忙打开大阵的时候冲了进来,一跺脚,把霍剑临拦在了后面,双目满是护犊子的杀气:“胜负已分,阁下何以还下毒手?!”
  
      我心中冷笑,正道不愧是正道,这抹黑的功夫堪称一流,就算电光火石,也至少有几个能看到刚才明明是霍剑临要暴起发难吧?
  
      “道友不觉脸上发热?我接连给你弟子三次投降的机会,他次次要反过来想杀我,难道我站着给他杀了不成?既然胜负已分,他要找我动手,技不如人自然会给我反杀,难道还怪我没给他杀掉不成?”我冷冽一笑。
  
      同劫数的师徒我是见得多了,八劫也有八劫的强弱,比如运用元气的能力,比如剑技的精妙如何,所以老妪是霍剑临的师父,我一点都不奇怪,更别说现在他们就是一丘之貉了,简直是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弟子!
  
      我说完这话,地面起哄的声音当然不少,大有要为这霍剑临鸣冤的。
  
      但像是叶云秋和卫光宇这类剑道中的高手,就绝对不会起哄,因为他们眼力卓著,一眼就能分辨出眼前的真相。
  
      那老妪还打算要说点什么反驳,结果余江海也是有点眼光的,知道这样闹下去,肯定会没完没了,加上还要维系正道的公平公正,这么明显又有人证观看的攻剑擂,黑的终究没法子说成白的。
  
      所以他飘入了场中,提气大声说道:“夏一天夏道友!胜了第一场攻剑擂!”
  
      “余江海!老妪不服!”老妪大怒,但余江海也早就准备好了说项,道:“鲁师姐,这是攻剑擂,只看胜负,不看手段,难道还指望困兽不用爪子牙齿,静默等待屠刀么?”
  
      这话一出,那老妪浑身一震,这才看了一眼周围。
  
      而这时候,果然她看到并不是所有人都支持她,另一半不支持的才是身份显赫者,反过来说,支持她的就都是一群看热闹的乌合之众罢了!真的闹到了上头,她不过自取其辱!
  
      看老妪冷哼带着霍剑临的虚体离开,余江海才望向了我,说道:“夏道友,第二场会在午后之时开赛,你可在中间这段时间里休息恢复元气。”
  
      “行。”我平静说道。
  
      其实说真的,三剑消耗的元力虽然不多,但恢复一下终究是好的,后面还有几场比赛,如果每一场都消耗一些而不恢复,积少成多将难以应对突发战局。
  
      观战者很快就飞离周边,往下方的神塔而去,当然,也有部分留了下来,其中就有叶云秋、卫光宇夫妇,应香雪和索箐。
  
      这次攻剑擂来的人还不完全,因为即便再顺利的比赛,七场都得进行最少四天,所以听说陆续还会有人过来。
  
      “未曾见过夏道友用剑,此番一见,精妙之处真是自觉汗颜,葳淑汗颜。”陈葳淑拱手感慨。
  
      “只是占了点力气。”我淡淡的说道,叶云秋也很感慨:“这剑法定是出身名家了,可惜没能看到夏兄弟施展剑诀。”
  
      “会有的,第一场安排了霍师弟,不过试剑之用,下一场是华剑宗的莫南霞莫师姐,华剑宗和灵越派自古交好,此番把莫师姐放在第二场,自是为了消耗夏大哥大部分的法力,期以让第三场的夏丘正夏师兄能定乾坤。”应香雪并没有隐瞒她的想法。
  
      “第一场,夏兄弟大胜,莫南霞不是夏兄弟对手,但华剑宗擅长防卫,不知能耗掉夏兄弟几成元力。”卫光宇十分的平静。
  
      索箐听完分析,很是担忧的看着我,连忙说道:“那大家要不让夏大哥休息一会吧,吃点仙丹恢复也好,不知道夏大哥可带了仙药?”
  
      我还打算说带了,结果索箐刚说完,后面好几个背着行囊,看着不过七阶的仙修就凑了过来,其中一个说道:“诸位,我是底下宝仙阁炼药的掌柜,我这里正好有一批能够迅速补充元力的仙药,好比这速效救仙丸,更是攻剑擂的无上丹药!阁下要不要买一盒救命?”
  
      “哇,速效救仙丸,这名字不错,那有没有什么临死大力丹、九死一生水?”我笑了起来。
  
      那掌柜眼珠子轱辘一转,就拿出了丹药和几瓶装水的罐子,估计是打算冒充这大力丹和九死一生水了,但他还是慢了一步,后面好几个掌柜凑了过来,忙说自己手中的就是我这随口胡诌的两种神药。
  
      叶云秋苦笑不得,连忙大袖一挥,呵斥了几句把人赶走,随后拿出了一瓶丹药说道:“天罡宗地处偏南,商户良莠不齐,现在凑过来的更多是无良商贩,兄弟这有瓶补元散,效果还是不错的。”
  
      我笑了笑,说道:“叶掌柜,要钱么?”
  
      “滚,拿去便是。”叶云秋哭笑不得,众人顿时笑了起来,连不拘言笑的卫光宇都发出了生涩难听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