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八十六章:夜雨
    第二千七百八十六章:夜雨
  
      接过了叶云秋的补元散,我嗅了下就知道是好东西,就毫不犹豫吞下了一颗,看到里面还有好几十颗,盖上盖子后就恬不知耻的收到了袖袋里,叶云秋笑骂:“你也太不客气了!”
  
      “咱们都过命交情,跟你客气什么?”我笑道,卫光宇看了看自己的道侣,陈葳淑也拿出了一瓶丹药说道:“这是我们虚剑门的虚元丹,也是极有效用的丹药。”
  
      “我又不是来跟你们讨药的,你们都给了,应姑娘那怎么说?”我笑道,随后也不客气的接了过来。
  
      “谁说我没带?”应香雪脸上微红,也从袖袋中取出了个红瓶子,却没有说里面是什么丹药,结果叶云秋一伸手就抢先抓了过来,打开盖子一嗅,顿时啧啧出声:“我就说看着这红瓶子眼熟,果然是灵越派御剑堂的元灵丹,这可是上品仙丹,夏兄弟有口福,就是斗剑中途嗑上一枚,也是妙用无穷呀!应师妹能拿到此物,花了不少心思吧?”
  
      叶云秋性子爽快,他这么说,当然是有意告诉我应香雪的心意贵重,也怪不得他平素这么受欢迎了,知道人捧人的道理,所以别人才会捧他。
  
      “有那么好?”我心中惊讶的看向了应香雪,她给叶云秋叫破,面颊红云已经挂不住了,道:“夏大哥救我,我既然知道他要攻剑擂,自当倾力寻来元灵丹,便做急救之中。”
  
      “那就多谢应姑娘了。”我感激之极,倒是索箐感到一阵的难堪,因为之前她送我丹药我没拿,反而拿了其他几位的。
  
      我当即传音道:“他们与你不一样,等第二场比赛结束后,你漏夜就赶往天一道吧,此行一路艰辛,药物备用防身也是要的。”
  
      索箐知道我并非是区别对待,当即点头,大为感动,应香雪知道我们俩在传音,看了眼后,目露一丝凝滞,而叶云秋和卫光宇当然不会在意此事。
  
      而为了避开弟子骚扰,叶云秋和卫光宇商量后,就带着我前往醉仙阁的后院僻静之处休息,毕竟叶云秋到处都是关系户,我倒是没什么意见跟着去了,也顺便等待下午的第二场比赛开赛。
  
      两个时辰,对打坐而言不过像是一晃眼的时间,我很快又再度站在了擂台之上。
  
      眼前,一个年纪三十多岁的女子已经持剑漂浮在了阵法的边缘,正高高在上的审视着我,至于她的身边,弟子和支持者们,都主动排成了两排。
  
      这剑擂的规矩很简单,落地开赛,所以我落地后,就等着莫南霞下来了。
  
      我面无表情,心中却暗道看来第一场的比赛,已经是让大家印象深刻了,而这莫南霞,肯定在第一场比赛中观战了,否则也不至于摆出审视的姿态,这也是心中有疑问,不够有把握的体现。
  
      “二掌门,多谢你的横山剑,剑很好用,很霸道,等我回了天一道,找一把一样的赔你,不,我必寻一把更好,更适合你的回赠。”我看莫南霞没敢直接下来,就拿出了横山剑对着二掌门晃了晃,并且拱手道谢。
  
      “省得,夏道友剑法很好,剑若真在道友手中崩断,许是必然,老妪无话可说。”二掌门倒也光棍得很,由之前的以为我吹牛皮,眼下是不敢小视了。
  
      还别说,出了二掌门外,一些长老和身居高位的八劫真仙,都看出我剑法的强势。
  
      而就在我说完话后,莫南霞缓缓的飘落下来。
  
      我看了看她背后那把透出霞光的宝剑,看向了余江海,说道:“余掌门,若是剑真断了,可途中借把剑?”
  
      余江海知道我厉害,毕竟能从仙国逛一圈出来的那是什么角色?所以不敢对我太苛刻,想了想,或许是相信我之前给二掌门的承诺,他随后就从背后那手一拍,把自己的剑给召唤到了面前,随后手指一点,蓝色的剑顿时在阵法没关闭之前射到了平台上。
  
      “若横山折断,可用我这把夜雨。”余江海说道。
  
      “此剑有什么说道?”我看着地上的剑问道。
  
      “冰河夜雨,冷彻心扉,虽比不上莫师妹的霞光,但也是一件剑类法宝。”余江海看了一眼莫南霞背后的霞光剑。
  
      “好剑,那就多谢余掌门了,这次远来,什么都没带来,若是这把夜雨剑也震坏了,同样赔你一把只强不弱的法宝剑。”我毫不犹豫的许下承诺,这让余江海很高兴,但只是眼前一亮的点头而已,毕竟真的说出自己很高兴的话,就显得太没尊严了。
  
      而就在我打算顺手把这把冰河夜雨收过来,抹掉印记,并且暂时据为己有好之后不用被动发挥的时候,这莫南霞却趁机落到了平台上,并且毫不犹豫的就念起了剑诀!
  
      果然是阴险!我心中暗骂一句。
  
      她知道我要对法宝剑抹去印记,再打上自己的印记需要一些时间,所以还真的无耻趁机发难了!
  
      如果换成了邪魔外道,这样趁人之危我没什么可说的,但这莫南霞是正道不是?竟也行此下作办法,确实出乎我的预料!
  
      “陌日烟岚紫,明月照不归!华剑宗!照日紫烟!”莫南霞念咒极快,脚也快速的踏着节奏朝着我这冲过来,速度快得离谱!
  
      估计也怕我出现跟之前和霍剑临斗法那一幕!毕竟剑咒一出,我敢靠近她,无疑就是自寻死路,所以只有剑咒对剑咒,那才是正确应对办法!
  
      这也是节奏感,如果斗剑没有节奏感一通乱打就能打赢,那还要剑咒来干什么?
  
      我双目精芒如有实质,也没有丝毫犹豫,两指一横抹在了横山剑的剑刃上!
  
      嗡!然而就是这一下御剑,横山剑竟如遭遇雷亟,剧烈的抖动起来!看来因为前面两个口子已经崩开,加上我蕴含时空剑力的剑法,它当然有些承受不住,我只能咬咬牙把力量降下七成,这才稳住了剑不崩碎!
  
      随后紧接着长剑一指,我才敢念起了剑咒:“剑栖独寂寥,故心遥天云!天一道!剑栖云天!”
  
      面对莫南霞朝我冲来,接着高高跃起,我脚下半蹲,第二脉络的气息顿时爆发而出,而手中剑力也跟着蓄时空势,一触即发!
  
      莫南霞也不愧是华剑宗的剑擂冠军,听闻如今还是华剑宗御剑堂的长老,故而剑法超群卓著,面对我滂沱冲天的魔气,她双手持霞光宝剑,再以雷霆轰落的态势高举,霎时间,紫烟冲云,有照日之势,彷如一剑便要惊天动地!
  
      轰隆!
  
      霞光万道果然顷落,而我的蓄势一剑,也毫不留情冲上云天!
  
      剑栖在我手蕴含孤独,而心如向云天,故疾射而出时便如射日之箭,一往无前!
  
      这就是我一路上明知道可能发生弱剑针对强剑的格局,所以独创而出能延绵不断持续爆发剑气的剑招!
  
      轰隆隆!
  
      剑光和霞光冲撞在一起,我手中的横山果然承受不住时空剑力的加持,在力量对轰的瞬间里,咯咯咔咔的乱响,从崩裂的两个口子开始蔓延裂痕,若不是我有意分出能量把握住崩势,早就寸寸而断!
  
      而莫南霞的法宝剑霞光,自然是满能量的轰落,故而压制得横山死死的,前面一波的霞光更是有催山裂石,摧枯拉朽之势!
  
      占尽好剑便宜的莫南霞眼看我的‘剑栖云天’给压制得越来越弱,而横山剑已经崩碎,嘴角忍不住露出一抹讥讽!这显然是她获胜前习惯性的阴戾,看来要尽力置我死地的传言不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