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八十七章:三剑

  两股剑光对撞在一起,对冲的位置激起了一层层的涟漪,彩色的霞光如瀑布飞流直下,而我的云天剑气则逆天而行,量虽小,但却源源不断,即便剑断,可力量仍似源源不绝!
  
  轰隆隆!
  
  云天剑气给冲破,一股灼热的华光瞬间快要接触到我身上,当然,蕴含时空剑力的剑气,也即将到达莫南霞的身上,她和我是一样的感受到了彼此带来的威胁!
  
  而就在她的霞光剑气快到到达我的护身罡罩的时候,猛然间冲击之势居然一滞,随后竟渐渐的给云天剑气所退到后方,这连绵不竭的剑气开始发挥了效果,竟纷至沓来似的,继续推着霞光往上,这一幕,让莫南霞整个人都震惊了!
  
  正是霞光剑气一瞬间的回溯,莫南霞已经知道没办法冲破我的云天剑气的防御,只能是大喝一声,将所有霞光再度下压,然后一个翻身,放弃了继续攻击的到了更高的空中,并且快速的念起剑诀!
  
  云天剑气冲天而起,已经吞噬了霞光剑气,但我肯定也不会留下来干等着,立即大手一抓,抄起了那把夜雨剑,并且快速抹去上面的印记!
  
  法宝剑抹去印记比法器要困难许多,不过对于研究得滚瓜烂熟,并且尝试过抹掉无数印记的我并不存在难度,只是霎然间上面的印记就清除得一干二净,而注入自己的脉络印记,也在对方的剑诀念完的瞬间完成了!
  
  “御剑同千古,残秋破影寒!华剑宗!残秋剑影!”
  
  不过毫无疑问,莫南霞的计划还是成功了,她的本意就是要打坏我的横山剑,随后在我拾取宝剑,并且更易主人的时候,念完一道剑诀,然后发动进攻!
  
  这一切都十足的顺理成章,连周围的一些高手,也不得不承认她做得正确,如果是生死战,确实是需要这样!
  
  当然,对付一个攻剑擂的对手而言,就实在太过苛刻了,几乎可以说是招招想要占尽便宜和先机,招招都打算让对手处于最不利的地方反抗!
  
  砰砰砰砰砰!
  
  一阵阵的残秋剑气破影全都朝着我招呼过来,数量至少有上百道,只要给射中一道尖锐剑气,护身罡罩根本无法抵挡,毕竟这粗的跟手指一般的剑气,和之前霞光剑气的发散性根本上就不一样!
  
  让我难免生出了愤然的情绪,不过有了法宝剑器在手,我却并没有丝毫的退却!
  
  嗡!时空剑气,一瞬间暴涨起来,剑光转眼就长了一仗有余,夜雨不愧是法宝剑器,在我的时空剑力加持下,光剑气的威力就超过了前方对手打出的光柱。<>
  
  所以我一剑挥出,前往率先冲过来的剑气一下子就给打灭了两成!
  
  场外观战者全都震惊了,毕竟持剑就能够对抗光束,这简直闻所未闻!
  
  不过闻所未闻不代表没有,当年剑魔师父早就印证过这样的事情,当然,这代价并非没有,那把夜雨剑承受不住我强烈的剑意,竟颤动悲鸣,又再次有了不堪重负的现象!
  
  砰砰砰!
  
  可面对对方的猛攻,我也不敢对器具有丝毫怜悯,出剑必以自己的极限,剑光也拿捏到了极致,连续四次挥击后,才消灭了已经到眼前的剑光!
  
  与此同时,千钧一发中,我的无声缩地,才跟着施展成功了!
  
  紧接着,我出现在了莫南霞身后!
  
  这一瞬间,莫南霞也有些感到突兀了,因为按照正常的战法,我连前面那一拨的剑气都扛不住,但问题是我不但抗住了,还能够忽然使用缩地术飘忽而来!
  
  但莫南霞毕竟是高手,猛然间的变故,她反应得很准确,剑光一扫,立即往后挥来!
  
  可近身战,她又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时空剑势凝重至极,莫南霞在挥出一剑的时候,显然也感受到了,只听到砰的一声脆响,两把剑交击竟爆起了火星,显然是双方剑刃都开了个口子!
  
  而这一剑,也硬生生把莫南霞震了出去!
  
  我却如附骨之蛆,根本不容她有丝毫的退却!剑光再起,嘭的一声,她的剑当场就崩裂开了,而在夜雨的这一记强攻下,她体内脉络承也因受不住时空剑力的震荡,混乱的内腹很快让她难受得喷了一口鲜血!
  
  这一次,莫南霞慌了,目光里尽是逃避,尽是立刻要逃离被压制态势的绝望!
  
  然而,我没有给她丝毫机会,第三剑直接挥出!
  
  砰!
  
  两剑再度碰撞,但此时,莫南霞已经算是本能的挥剑了,所以手中那把只高了一个品质的霞光剑,在碰撞到我的夜雨时,当场就给撞断了!
  
  所以说并不是高品质的剑,就一定具备更坚韧的剑身,如果是一把法剑,又怎堪同样品质差不多的剑猛攻?当然,夜雨剑好不到哪儿,剑身口子已经崩裂了,可见同样不堪使用!
  
  不过这还没结束,第三剑的剑气余波划过莫南霞的一条臂膀,只听得她惨叫一声,断臂和剑一同掉向地面!她已经是完全失去了战意,惶然中,另一只手还想要去抓住断臂!
  
  我冷笑一声,一伸手就拎起了已经吓坏了的莫南霞的领子,说道:“认输么?”
  
  莫南霞面露惊恐,张口结舌的说不出话来!
  
  只是近身三剑,她的攻击和防御就全给打崩了,这对她而言简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更何况连自己的爱剑也给轰断了!这样近乎残酷暴力的打法,根本不是她所能承受的!
  
  “怎么?平时你不都这么欺负对手么?”我冷笑着,懒得等她回答就将她丢到了一边,毕竟断了手,断了剑,早就失去了战斗的意图的对手,不值得再浪费口舌。<><>
  
  咚,一声闷响,莫南霞撞在了阵法的障壁上,随后滑落下来,这在寂静得一根针掉地上都听得见的平台上响起,格外的瘆人。
  
  我环顾了周围一眼,发现所有人早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因此才看向了余江海,说道:“余道友,现在不算我胜,是要等我打灭她道核才能宣布我赢?”
  
  余江海浑身一震,连忙说道:“哦,夏一天夏道友获胜,攻剑擂成功!”
  
  或许声音足够大,莫南霞也给震醒了,但目中还是只剩下惶然,作为一个门派剑擂的冠军,输得这么惨显然是不应该的,甚至在整个正道的年度剑擂冠军里,她就算败,也不会是区区近身三剑!
  
  可偏偏事实告诉她,她对上我只有三剑的实力,这难免会让她的剑修之路整个颠覆!
  
  我却没有这样的意外,这些剑擂冠军根本上来说实力大多都很落后,甚至及不上古仙界剑阁的那些精英中的精英!这样的实力对上曾经作为几十万剑阁弟子教头的我,惨败也就必然了。
  
  甚至我还受限于武器太弱了,如果是真仙剑胚这类神剑全力施为,就算来十个八个莫南霞也对我形不成影响!毕竟实力不是以一加一来计算的,对付顶尖的剑道高手,而恰巧对方还有把神剑级别的剑,如果打不中,抑或给碾压,怕连百分之一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所以当年我以一把泰阿剑,纵横地球和九州界,同阶里连个对手都找不到,正是这个道理。只是跨入六神天的巨大舞台,亦如我一般的强者粉墨登场,再想于庞大的仙家基数里纵横无敌,就越来越困难了,好比同阶里的雪倾城,我就完全不是对手,那是因为法术层面和宝物层面,她都已经无懈可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