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八十八章:关联
    大阵开启,我从里面飞出来,叶云秋怔怔的看了我一眼,说道:“夏兄弟,你的剑法似乎有别他人,一把法宝剑器,竟能让你轻松毁之……常人怕要接你一剑恐都困难。”
      “剑带杀气,一往无前,是杀人剑。”卫光宇凝视着我,似乎欲言又止。
      我知道他们都在等我一个回答,我淡淡的说道:“我不滥杀无辜,两位可信?”
      叶云秋看了卫光宇一眼,而卫光宇目不斜视的看着我,我双目没有片刻的犹疑,他才说道:“我信。”
      卫光宇颇具古风,信守仁义承诺,叶云秋听罢,也点了点头:“夏兄弟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我们走吧,第三场的攻剑擂还在明日,我们可先赴宴了。”
      “赴宴?”我怔了下,叶云秋笑道:“我有两位好友,今日午后方才赶来,匆匆下半场看了攻剑擂,对兄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便在醉仙阁摆下宴席,还想与兄弟坐而论道,探讨剑道呢。”
      卫光宇和应香雪都是眼前一亮,他们都是剑仙,自然对此有极大的兴趣,至于能够成为叶云秋的好友,显然也是同等的高手了。
      “这倒是好事。”我对论剑也不陌生,但多是自己教授的多点,所以爽快就答应下来,跟着叶云秋去赴宴了。
      叶云秋的两位好友确实也是剑仙,而且还是有点道行的,在对今天的比赛免不了一阵侃侃而谈,我倒是听多说少,直到宴会劫数,也不过点评了几句,但往往一些点评之语,也让他们眼前一亮,大感新奇。
      中途几位还打算借剑给我,毕竟夜雨剑也给毁了,不过看了一眼他们的剑也比夜雨好不上多少,而且都祭炼过一阵,我觉得再让我用还是要毁了的结果,所以干脆也就不借了,等比赛的时候,再问问主办方算了,他们总不能让我光棍上场吧?
      宴会结束,我带着索箐告别离开,和她交代了事情后,她也没有犹豫就往天一道那边飞离,名义上说是要帮我办事,实际上这是要背叛天罡宗的。
      索箐走后,我就返回了居住的地方,准备打坐,但才坐下冥想多久,似乎知道我赴宴回来的余江海就亲自过来慰问,同时说出了明日开始,他将不再担任主持攻剑擂的事情,并间接还让我小心一些,因为明天主持的仙家,换成灵越派御剑堂堂主了。
      看来这次灵越派已经势在必得了,所以我自然问起了明日可还佩剑的事情。
      “能把法宝剑器打成消耗品,夏道友也算是让我开眼界了,我来此,正是要说说此事的,你也知道,在我们这种二级宗门,法宝易找,但剑器却是难寻,不过天一道也是我们的邻居,刚才比赛之后,我就尽量的与几位有好剑的道友说起了此事,倒是有人愿意拿剑出来。”余江海说道。
      “有借有还,质量不足,自然是数量来凑,多多益善嘛。”我连忙说道。
      “正是有许诺,所以我那几位道友也说可借,我这次带来了三把。”余江海笑道。
      “哦?”我怔了一下,暗道这余江海倒是好心,不过不会有些什么坑吧?余江海拍了拍手,很快外间就有弟子抱了个长条的箱子进来,打开箱子后,三把颇为不错的法宝剑器摆在了那儿。
      我拿起了其中一把,噌的一声拔出,发现也没什么问题,除了主人印记还在,绝对没有以次充好的,就说道:“不错,好剑,聊胜于无。”
      “不过……夏道友这次回去后,真的也能跟之前说的那样,拿出更好的来补偿么?毕竟夏道友也知道,每一把法宝到了手中,祭炼后多少能发挥更强的力量,拿出来给道友去用,就是要抹去其中祭炼的成果不是?”余江海市侩的隐晦说道。
      我点点头:“这是当然,这毕竟是人情,怎么可能还拿更次一个等级的出来?这趟我前往临夜国,拿到了不错的一批法宝,里面剑类法宝就有诸多,难道你以为说笑?下品宝剑,必还之中品,中品的,还以上品的。”
      “那个当然,哈哈,那三把都要?”余江海连忙问起来,脸上露出喜色。
      这顿时让我心中泛起嘀咕,这里面还能有猫腻?
      结果门外忽然响起敲门声,余江海怔了一下,我本来想要说进来,但外面的人却没等开门,就率先说道:“夏大哥,这些剑不能要,我听说这次灵越派派出的夏丘正夏师兄,此刻正在抓紧时间祭炼新剑呢,是灵越派御剑堂的一把顶级神兵!若是等级不够的宝剑,触之既溃,这是坑你换把好剑呢!”
      余江海顿时是脸色铁青,说道:“应师妹?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哪知道什么意思?我只是看不惯余师兄竟如此坑我朋友,难道不行么?”应香雪很不高兴的说道。
      余江海顿时为之气结,狡辩道:“我怎么知道夏师弟正祭炼什么顶级神兵?这不是关心夏道友,故而还找来三把法宝剑器么?”
      “呵呵,外面恐怕除了夏大哥,都应该知道这件事了!你还拿出这个等级的法宝来,不觉昧心?”应香雪已经进来了,而且一眼看到三把很低级的法宝,顿时露出不悦的神色。
      余江海半响结巴说不出话,最后怒哼一声,抱起盒子就说道:“你有剑,那你给夏道友借吧,我关心反让怀疑,走了便是!”
      余江海说罢,也不等我回答,就不择路的带着弟子落荒而逃了。
      应香雪松了口气,说道:“夏大哥,你不好意思要我们的上品法宝剑去攻剑擂,我就猜可能中他人圈套,果不其然,好在我来的及时。”
      看着她庆幸的样子,我笑道:“还真多亏了你,要不然我明知道是坑,也得往下跳了,不过现在余江海给你吓跑了,我可没地方找剑了吧?明日又是灵越派的御剑堂堂主当主持,没准还要难为我,给我把破剑不是?我要现在出去买,就算有钱,别人也会坐地起价吧。”
      “嗯,那是当然,谁让你一个人跑来这里攻剑擂的?”应香雪两眼看着我,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
      “好了,你也不要吊我胃口了,说说这夏丘正拿到了什么顶级神兵,我又该怎办是好?不过如果是灵越派的内部消息,你别说给我听了,我不想你回去受罚。”我苦笑道。
      “夏大哥,你放心好了,这次我只是想让你去借剑罢了,不会因此牵连到我,你看我,可没带剑来。”应香雪笑着宽慰我,然后看了我一眼,问道:“夏大哥倒是告诉我,若是能发挥你的全力,需要什么品级的剑?”
      “怎么都得……接近灵宝级别吧?难道这东西还能够借?”我疑惑道,其实真正要以我八劫的实力,发挥七字剑诀的全部威力,别说顶级法宝都不大好使,灵宝怕都有炸裂的危险,当年用天子怒,浮世清音剑这个级别的神剑,我都还慎得慌,要不然从临夜国那送过来的宝剑,我早就挑一两把来用了。
      达不到发挥全力的剑,我要来自己崩断有什么意义?我大可让魂瓮中的三兄弟和奴奴出手,那个就太方便了,只不过现在是攻剑擂,既然是剑擂,就要用剑来堂堂正正的斗一场,要不我一个杂修,犯得着跟他们讲规矩?
      “灵宝级……”应香雪一副我还真敢说的表情,但很快她就道:“我那位朋友,大概一个时辰后,会赶到这座神塔,到时候我给你引荐一下吧,说起来,和你还有点关联。”

Ps:书友们,我是浮梦流年,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