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八十九章:夏师
    “关联?难道同样是量劫遗民?你那朋友……是否叫李破晓?”我怔了一下,心道该不会是李破晓吧,毕竟就他有可能帮上我了。
      而应香雪看我也不知道,她说:“不是呢,她怎么可能是量劫遗民?如果是李师兄,应当是叶师兄联系你才对,我还以为夏大哥会知道是什么关联呢……”
      “不是?”我再次发愣,那还有什么关联的?难道是夏瑞泽。
      “不是呀,是个和我一样的……师妹……或者说是师侄?”应香雪凝神想着,手指在额上轻轻敲了起来,似乎也有些难决断。
      “这辈份可真乱。”我苦笑道,其实我一直对这些仙门里辈份有所诟病,不过这也怪不得仙门如此,因为弟子有时候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又收了弟子,那辈份该怎么叫的问题确实比较不好决断。
      应香雪点头,说道:“那可不是,还有,这次我们灵越派把虚灵剑请出来了,夏大哥你可要小心,夏丘正夏师兄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比之前两位如何?”我笑道。
      应香雪根本没有犹豫,说道:“自然强上许多,加上虚灵剑带来的威力增幅,怕是叶师兄都不好对付。”
      “原来如此,看来是一般法宝剑对付不了的。”我笑道。
      “嗯,虚灵剑是超品法宝,别看也是法宝,但超品和上品有极大的区别,是我灵越派的镇派法宝,其实也是傍晚的时候,我们掌门赶来,听说了此事后将剑暂借了夏师兄。”应香雪说道。
      “这攻剑擂要打几天?”我问道。
      “不好说,自然是要看守擂方的情况,攻剑擂那一方向来是无权决定的,而且,如果休息的时间多一些,对夏大哥不是更好么?”应香雪疑惑道。
      “其实我根本没消耗什么元力,也无所谓时间过短,不过既然是要祭炼虚灵剑,恐怕明天战不了了吧?”我又疑惑起来。
      应香雪看了眼隔壁,嘀咕道:“那夏大哥不就能和……索师妹多待一天了么?”
      “嗯?”我一时没听清楚这话里面的意思,顿时看向了她。
      “没有!没有,我什么都没说……”应香雪看我一副疑惑的表情,顿时慌张的摆手起来。
      我哈哈一笑,说道:“你误会了,索箐不过是当时来说项让天一道归附天罡宗,和我有一面之缘而已。”
      “啊?不是夏大哥的心……心上人?”应香雪惊诧起来。
      “怎么可能?我对她好,是因为她叔父索权当时和我们一同前往临夜国,最后却殒落在了那里,如今她在门中受同门排挤,故而才会特别照顾她。”我笑道。
      “这样么?我还以为……我就说嘛,害我还……”应香雪幽怨的看了我一眼,最后叹了口气,断掉了后面的话。
      “害你什么?”我语气带着一丝揶揄。
      应香雪连忙摇头,说道:“没,什么都没有啦。”
      “哈哈,好了,太晚了,你也别呆在这里了,免得你门中弟子要对你有意见。”我笑道。
      “他们本来也对我有很大意见,现在就算有了,又如何?我又不需要仰他们鼻息。”应香雪倔强说道。
      “行了,赶紧回去吧,等你那位朋友来了,再过来吧。”我看着露出倔强的她,伸出手忍不住摸了摸她的脑袋。
      之前在仙国的时候,她就是一副未经世事,一本正经的模样,总使人忍不住想要欺负下。
      应香雪大大的眼睛看着我的手伸过来,一时间竟没有了其他的反应。
      我得逞的摸着她的脑袋,笑道:“那现在和之前在仙国的时候,总没有区别了吧?”
      “这……这……夏……夏大哥……”应香雪一瞬间脸都红了,我邪恶一笑,说道:“还不叫主人。”
      “啊?我我……”应香雪整个人都怔住了,但看到我邪邪的表情,吓得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怎么?不听话么?”我详装发怒的威胁道。
      应香雪吓得脸上通红,只能委屈的呢喃道:“主……主人……”
      “呵呵,这才乖嘛。”我恶作剧得逞,却见她是羞得不行,也感觉是有点玩过头了,就说道:“赶紧回去吧,这里又不是仙国。”
      “哦……主……主人。”应香雪本能的回答,可说罢就后悔了,摸着滚烫的小脸,连忙飘了出去,估计还在发懵中。
      打坐到了夜里,应香雪发了通讯仪,说对方不想在我这边的住所见面,所以约了神塔下面一座高山山顶。
      我想了想,倒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就飘下了神塔,往所说的高山飞去,这一路上当然有几道气息跟着我飞来,不过给我缩地术甩掉了,显然是监视我的天罡宗长老。
      夜风轻拂,星辉烁烁,太阴星照耀下,如同一层银光铺在了高山的崖壁上,我定位了两道气息,很快就落到了下面。
      应香雪看到我,挥了挥手,而她身畔,站着一个蒙着脸的女子,看那双灵动的双目和眼眉,回忆曾经过往,发现我并不认识她。
      但她眉心处一点深紫色的美人痣,却让我感受到了体内脉络一丝本能的躁动,这是魔气,虽然很淡,不过我绝对不会认错。
      “魔修?”我皱起了眉,应香雪怔了一下,旋即看向了女子,最后看向了我:“夏……夏大哥,不可能的,袁师妹不会是魔修。”
      结果那女子伸手制止了应香雪继续说下去,并上下打量了我一下,随后说道:“夏师叔,我是袁沐影,夏瑞泽是我师父,他知您缺剑,着令我将这把仙姝剑给您完成这次的攻剑擂。”
      “夏瑞泽是你师父?果然。”我面色有些清冷,看她不发一言的递过了长剑,我却欠过了身子,避开后冷哼一声:“我不需要他的帮忙,回去告诉你师父,他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袁沐影一怔,然后眼眸半眯下来,而应香雪整个都愣住了,连忙问道:“夏大哥……沐影是专程因此急赶回来的,若是不承情仙姝剑,如何对付虚灵剑?”
      “就算不用剑,我也未必就输了。”我伸手制止应香雪再劝,随后回头看了一眼袁沐影,说道:“就这样吧,让他好自为之。”
      看着我要走,袁沐影当即制止道:“夏师叔,还请留步,听师侄一言。”
      “有什么好说的?是让我解决你身上因纳灵法而无处驱除的戾气?”我冷笑。
      袁沐影怔了下,连忙说道:“夏师让我来求师叔相救。”
      我双目凝在了她的眉心上,说道:“你师父既然不能帮你解决纳灵法带来的副作用,你还去学此术,便要想到自己最后所要承担的苦果!纳灵法若是没办法压制,轻者面目全非,丑陋无比,重者因脉络混乱,爆体身亡!这点难道他没有告诉你?”
      夏瑞泽有黑龙分担戾气,两者共同成长,也算是异数中的异数,但普通的仙家并没有那么好运有此助力,而袁沐影竟明知如此,还去学纳灵法,是觉得将戾气收治于眉心一点就能解决问题?
      这未免太过可笑了,看那收治的法门,虽然和我有异曲同工之妙,但却没有先天魔气压制戾气,故而这方法,很可能是夏瑞泽临时处理的计策。
      现在他让自己弟子来找我,想让我用先天魔气帮她解决问题,我怎么可能会帮忙?即便报酬是赠剑给我,我也不会去帮助一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人。
      因为纳灵法,本就是魔道至高无上的法术,她一个正道,学来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