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九十一章:续弦
    袁沐影没有丝毫表情的叙述完成了这一幕,但应香雪却惊得两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双目中尽是一种害怕和震惊,但最后,她还是仿佛抱着一线希望的样子,问道:“可你……后来,不是一直在圣道门中么……”
      “是,他把我带了回来,告诉我,一切都结束了,圣道门安全了,母亲不过是个叛徒,死不足惜。”袁沐影淡淡的说道。
      “啊……那你平时……”应香雪似乎想起了什么。
      “呵呵,那都是装的,你觉得,被自己母亲脖子中喷出的血溅了一脸后,我还会是正常的孩子么?”袁沐影语气中带着一抹自嘲,但很快她又说道:“应师姐,你知道么,自此之后,我就从来不敢去照镜子,因为我怕,我怕再次想起满脸是血的一幕。”
      “可你……一直不是很快乐,和所有的师姐妹关系都很好……连其他的师兄……都说你很好的么……”应香雪抓着我袖子的手,早已经是微微颤抖,而双目中,全是惶然。
      “都是装的,为了推翻一切的时候多一个人信我,不是么?”袁沐影无情的推翻了应香雪的想象,甚至连自己的目的,也说了出来。
      “你想杀你父亲?”我面无表情,心中已经暗自盘算起来,设身处地来说,如果我是黑子和夏瑞泽,站在这正道的圣道门格局里,最想得到的,毫无疑问是整个圣道门,而想要得到圣道门就需要去颠覆它!
      所以杀死袁惊鸿,让圣道门群龙无首,大家才有一拥而上的机会,这时候,袁沐影的作用就太大了。
      她想杀她的父亲,而一旦把这件弑妻之事翻出来,袁惊鸿无疑要身败名裂,毕竟这件事由袁沐影来做,就太合适了,也印证了她自己说的,为了推翻一切,为了更多的人信她,所以她和所有人的关系都很好。
      “是,所以得到了千载难逢机会的时候,我求师父教授了我纳灵法。”袁沐影丝毫没有任何顾忌。
      “既然学会了纳灵法,如果仅仅是几年,断然不会发作,即便发作,也只会让你拥有你想要的更大力量,大可去报仇就好。”我面对这浑身仇恨的少女,心中可怜的同时,也因她背后勾结了夏瑞泽和黑子,而感到深深的隐忧和排斥。
      “我的力量不够。”袁沐影说道。
      “那就去借,你师父实力并不弱。”我冷静的说道,袁沐影八劫,实力已经非凡,夏瑞泽却还是她师父,可想而知只强不弱。
      “我没有时间了,如果给万剑来续弦,我就再也没有机会了。”袁沐影幽幽的说着,将脸上的面纱拉了下来。
      一张精雕细琢,漂亮到了极致的容颜,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她的容貌,让我再一次忍不住倒吸冷气,她拥有罕见的天资国色,甚至这时候连站在她身畔的应香雪,在其面前,也不能算作出彩了,当然,年少带来的一种天然洁净,或许也是这美貌的加分点之一。
      袁沐影看起来,和人间十四岁的少女没有区别,让我想起的是少梓和香菱,而应香雪要大一些,或仿佛十六、十七岁,有着即将成年的韵味。
      “袁惊鸿要把你嫁给万剑来,让新圣道门和万剑门联姻?”我心中暗道这袁惊鸿果然不是好东西,而万剑来,也不是什么好鸟,这么一个老头,私生子叶云秋都那么大了,还打算娶一个看起来不过十四五的小姑娘,未免太龌龊了。
      “是,我还小的时候,万剑来就觊觎着我母亲美貌,呵呵,若非袁惊鸿碍于颜面,恐怕连母亲都送过去了,而我母亲死了,他自然对我有着想法,所以很早之前,我就被袁惊鸿默许给了万剑来了,只是因为此事实在上不得台面,故而并未公开出来,而如今我度过八劫,相信很快也会众所周知了。”袁沐影有着这个年龄所没有的冰冷,这是学习纳灵法的必要资质,我心中叹息,这又将会是一个陈亦仙!一个不同意义上的禁奴!
      “纳灵法,确实能够加快修炼的速度,不过运用不当,也会反噬己身,所以你想着借由我的力量,压制纳灵法冲击上九劫,再杀死你的父亲,据而反抗这段联姻,是么?”我问道。
      “是,原本我确实是这么想的,但师父说过,如果纳灵法的力量使用过度,不用到九劫,我就会改变原来的样貌,心性,甚至扭曲脉络,而这也是会是我计划失败的主因,所以他才让我来找你师叔,救我于水火之中……”袁沐影双目中充满了希翼,但撞上了我审视的眼眸,她很快把这股希望掐灭,而是幽幽说道:“只要师叔出一次手就好……我知道,它并非是真正的先天魔气,不能永久解决纳灵法带来的反噬作用……可只要让我支撑到九劫,九劫就好,我就能够杀死袁惊鸿,往后我就算给纳灵法反噬,就算变得丑陋无比,就算爆体而亡,我都不会再来求师叔您帮忙了……反正我落入万剑来手中什么的,其实无所谓了,因为那时候我怕我早就奇丑无比了……”
      “袁师妹……这……”应香雪对于袁沐影的可怜境遇感到无言,愣在那不知劝解好,还是安慰好。
      “你师父,为什么不亲自来。”我虽然同情她的境遇,但同样对夏瑞泽和黑子有着深深的忌惮,因为稍有不慎,就会落入他们的全盘计划中,成为其中一颗棋子。
      “师父被幽禁起来了。”袁沐影平静的说道。
      “是么?”我怔了一下,这结果让我颇感意外,夏瑞泽会给幽禁?除了他想之外,我并不认为有谁能够拘禁他。
      袁沐影看出我不相信,但也不愿意解释,而应香雪帮腔说道:“夏大哥,无论如何,若是无碍太大,难道不该帮帮袁师妹么……她那么可怜……”
      “但她拜了不该拜的师父。”我本来还想要说起报仇的事情,但很快就灭了这念头,因为她有她必须报的仇,袁惊鸿也有袁惊鸿做下的因果。
      “我不知道师父和师叔有什么矛盾……但……”袁沐影摇摇头,随后二话不说,竟忽然屈膝要直接跪倒。
      我根本容不得她下跪,大袖一挥,她就往后飘去,但我和她都不过是八劫,如果她强行要跪,我还真不好制止,所以说道:“你如果不想我现在就走,就不要跪我、求我。”
      袁沐影只能是愣在了那儿,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我心中已经在犹豫当中了,如果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我确实需要帮她才是,毕竟除去报仇的时不说,就是看着她入魔,更多的生灵会因此涂炭,禁奴前车之鉴也未必不会重演,而我能坐视不理?
      “夏大哥……你就帮一帮袁师妹吧……”应香雪又说道。
      两权相害取其轻,我肯定没办法再比黑子和夏瑞泽想得更早了,但既然他们算到了我会帮忙,后续将还有其他的步骤,我只能从后面的计划中插手,只要他们还想继续算计,狐狸的尾巴绝对会暴露出来。
      想到这,我看了看袁沐影:“你过来。”
      袁沐影一怔,但很快就走了过来,眼中剩下的是复杂的神色,但我很快伸出手指,点在了她眉心那紫色的美人痣上,把自己的气息注入其中,并且读取里面的境况。
      不出意外,是纳灵法,而且它竟已经达到了第三层,这一点让我很震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