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九十二章:剑境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你师父的纳灵法到了第几层?”我毫无顾忌的引先天魔气探入她的体内,发现她的脉络确实很复杂,非常的适合修炼纳灵法,而能在短短的时间里达到三层,在修炼纳灵法的资质上,也已经不亚于我或者夏瑞泽了。
  
      “第四层……”袁沐影老实回答。
  
      我心中忍不住一跳,当年在熔火魔域,我看过第二本纳灵法,但完全看不到上面的字,但时隔多年,想不到夏瑞泽竟真的读出了天书,并冲击上了第四层,那将会多恐怖的存在,我根本不敢去想象。
  
      “我给你注入一道先天魔气,不过,我希望你报仇归报仇,却不可因此而把心也全都给仇恨所蒙蔽,我也不指望你听我的,但你是聪明人,还是希望你凡事多想想,不要让人给利用了,若是袁惊鸿死了,恐怕接下来,整个圣道门都未必能够幸免。”我分出一道压制戾气的先天魔气,其实也是注入控制她的本源,可以在我想的时候,掐灭和释放里面累积的戾气。
  
      当然,我并不想让她混到这个田地。
  
      “是,师叔。”袁沐影语气平静的回答。
  
      “我注入这道先天魔气,仍然是属于我的,所以,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如果我发现你以纳灵法来行恶事,我不介意让你万劫不复。”我也没有任何隐瞒。
  
      “谨遵师叔教诲,此事,师父也和弟子说过了。”袁沐影再次回答,而目光中,还是那种舍身不惧。
  
      “很好,记住你说过的话。”我说罢,把手收了回来,也算是完成了对纳灵法的压制,袁沐影想要下拜,但却给我再度制止。
  
      她接下来,只能双手奉上宝剑,我没有任何的犹豫,帮忙而接受报酬,自然不再受她的业力影响,算是还了因果,夏瑞泽很清楚这规矩,因为他是一头真正的狐狸,算计中出现纰漏一向很少。
  
      拿了仙姝剑,我没有再和袁沐影说半句话,看了一眼应香雪,说了一句走吧,就朝着神塔飞还。
  
      只是应香雪跟来时,还邀请上了袁沐影。
  
      袁沐影不知道怎么想的,也跟了上来,欲意何为我并不知道,但她有她行事自由,我也没有制止她的权利。
  
      到了神塔,应香雪和我分离后,带着袁沐影去了自己的驻地,我也回到了客栈,祭炼这把同样属于顶级法宝的仙姝剑。
  
      毫无疑问,夏瑞泽非常了解我,这把仙姝剑虽然意为仙女剑,和浮世清音剑一样归为女式轻剑,不过除了细而狭长外,确实锋利中带着坚韧,是一把擅长快的剑,非常适合无限天剑的使用。
  
      而到了我手中,力量的传达,控制,都预想不到的很好,算是现阶段能够找到的最好宝剑了,当然,比起真正的灵宝,差距还是不小。可此时对付的不是李相濡,还用不到真仙剑胚那个等级的神剑。
  
      一夜祭炼,到了早上,仙姝剑已经得心应手了,但主办方,即天罡宗那边,却通知我今天的比赛暂停,比赛会在明天再举行。
  
      我暗道这应该是灵越派的手段,毕竟想要真正的把一把剑祭炼好,确实是需要很长时间,这夏丘正要用上虚灵剑,绝对不像是我学过器神真解,能够短时间就驾驭。
  
      到了中午的时候,叶云秋和应香雪、袁沐影结伴而来,想要寻我于参加宴会,但这一次我并没有出门,而是婉言拒绝了,毕竟我觉得我该考虑下是否听雪倾城的话,应该先冷一冷,尽量少点接触他们,特别是叶云秋,以及袁沐影。
  
      又经过一天一夜的祭炼,仙姝剑已经彻底的和我的脉络契合,想必就算发挥不了全力,但对付大部分持剑强敌,也不至于发怵了。
  
      而我第三次站在擂台上,还是一如既往的人山人海,甚至比之前天,观战者的数量又多了一圈,看来这两日来,其他门派在路上的人也陆陆续续的到来了。
  
      眼前的对手,说不上长相清秀,他的身材比我要高一些,肤色黝黑,面相沉稳,而这一次,他是率先站在擂台上等我的,和之前的莫南霞的伺机而动不一样。
  
      看了一眼他手中那把漆黑,古朴,沉稳的宝剑,我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灵越派的镇派之宝虚灵剑了。
  
      “夏道友,请问你准备好了么?”远处,余江海提示我,而他身边,此刻正站着一位老妪,她着装十分的朴素,并没有穿上灵越派的道服,但却有着灵越派的标志,而灵越派一干弟子,则都站在了她身后,显出了她御剑堂堂主的身份!
  
      我一言不发,很快落到了平台上,长剑也在这时候嗤的一声抽出。
  
      “仙姝剑!?”
  
      人群里,顿时爆发出了一阵惊叹声,这把剑看来,绝对不比虚灵剑名头小了。
  
      而对面的夏丘正,似乎没有太多的惊讶,毫不犹豫的跟着拔剑,并且脚踏阵步,咒语也跟着从嘴里念出:“剑道非雾草,不战当何如!灵越剑!应剑求战!”
  
      嗡的一声,剑气很快蔓延他周身,这是一种攻击的同时,还带加持的复合剑法,看着应该是提高威力用的,而这剑法之后,他并没有任何的停留,一闪之间,就已经飞快到了我面前!
  
      “一剑不待君,蹉跎白云际!天一道!云际剑鸣!”想要以快剑来对抗,确实是想法突出,我的仙姝剑这时候也出鞘了,一道红光瞬间流于空气之中,紧接着爆发,在我的剑诀之下,很快形成了无数的网络,和夏丘正的求战一剑撞击在了一起!
  
      轰!
  
      一声剑气的碰撞,地面的平台,一刹那抖动了起来!
  
      所有人禁不住有种想要退后的感觉,只有我和夏丘正,在这一刹那,整个都互相再逼近了一步!
  
      而这一击,让我也了解了这夏丘正的实力,心中难免不感到震惊,这一次,灵越派果然不再派出杂毛了!
  
      “严师兄!干掉他!让这不知天高地厚的邪门歪道知道我们正道的真正实力!”
  
      场外,响起了给对方剑仙加油的声音,然而听罢,我脸色不由一凝,问道:“你不是夏丘正!?”
  
      “阁下说夏师弟?他在堂主的身边,昨日早晨,已经守擂者已经换成了在下。”眼前的男子目光中没有半点的情绪波动,仿佛换人不过是寻常之极的事情。
  
      “你是谁?”我脸色一沉,瞬间撞开了他的剑气,随后想要欺身给他致命一击!
  
      “严单剑!”然而这男子似乎有着十分老道的经验,迎着我的推力惯性,很快后跃到了很远的地方,剑诀又再度念了出来:“灵剑亘千古,英声久不闻!灵越剑!灵剑英声!”
  
      新的剑诀在之前剑诀还有遗留的时候加上,辗转气势如同引爆一般狂放爆发,似乎有着双倍的威力,让人感到震撼!这也引来了周围一阵阵的叫好声,仿佛这人已经是胜者一般!
  
      我冷哼一声,知道是碰上了有点实力的对手,立即快速划阵,随后嘴里也吐出了剑诀来:“瑶路上孤月,寒潮带剑归!天一道!寒潮剑归!”
  
      阵法须臾间仿佛锁定了前方很大一片的区域,整个天空寒潮涌动,空气也变得骤冷起来,甚至绵绵的霜雪,竟如有实质的飘落下来!
  
      以剑生景,对我一点都不陌生,这是剑法融入剑诀的表象!
  
      这一幕,也顿时让周围的观战者脸上动容,显然很多人都没有看过以剑凝聚出剑境达到如此逼真的程度!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