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九十二章:脸皮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面对我的剑境,严单剑并没有退后一步,交叠着剑意的剑咒引来了狂暴的剑声,只听到‘唪唪’的声音,上面我凝聚的霜雪,一波波的就给荡开了,可见他也是将虚灵剑祭炼到了一定的程度,不说把剑发挥得尽善尽美,但也比一般的同级剑仙强大许多!
  
      但光是这样,却还破坏不了我的剑境,周围的冷空气一刮,骤然漫雪纷飞,而我也在这时候,带剑踏出,寒潮之中,我如凝冰,在夜辉中闪烁深寒的光芒!
  
      砰!
  
      霎那,孤月忽然一一道弧线带着剑芒折转,朝他背后轰来,而孤月路上,我寒潮归剑,以引爆孤月的一声闷响,打破震耳欲聋的灵剑英声!
  
      严单剑脸色骤变,但我这一剑的冲击力太强,他的剑声覆盖再广,但在剑境里,也没办法对我完美的进行范围的封锁,见我竟只身一往无前,他难免变得有些被动了!
  
      欺身的剑气,已经裂革一般斩破了对方的防御!
  
      而当我再将寒潮引爆的时候,剑音一瞬间回收,咯的一声脆响,严单剑周边竟凝成了一冰球,把他团团的冰住了!
  
      这就是实力之间的差距,剑境并非是真景,而是剑气剑法凝聚而成,这仍只是五字剑诀,若是完整的剑歌,或许这样的威力,或许他连剑招都发不出来!
  
      嘭!
  
      剑深深扎入了冰块之中,朝着严单剑的胸膛而去,这是人仙的致命道核,一旦扎入这里,元气便会疯狂泄出,道体也会以极速消亡,若是碰上神剑,连虚体都未必能留下来!
  
      “住手!”
  
      场外,一声厉喝,掩盖了无数的惊呼,我心中却暗暗发笑,在这种比斗斗剑的场地,外人叫什么,对于杀红了眼的剑客,又能有什么约束力?
  
      是他天真了,还是我太过狠辣?难道让他干扰而给对方挣扎机会,据而让我反遭劫难?
  
      所以,答案昭然若揭,那就是,我不会听任何人的喝止!
  
      嗤!
  
      仙姝剑又细又长,一声闷响,深深扎入了对方的道核,只不过为了凡事留一线,我在很浅的地方就拔了出来,不过即便如此,对方的道体也算是完蛋了!
  
      我一脚把冰球踹往了刚才厉喝响起的地方,咚的一声,砸到了大阵的障壁上,算是警告的同时,也是一种挑衅!毕竟我的命就不是命?
  
      看向了刚才厉喝传来的方向,一个身穿灵越派服饰的老头站在了很明显的位置,因为旁边的弟子,早就在冰球扎过来的时候逃到了一边!只有他一人面对挑战,脸色阴郁无比的看着我!
  
      冰球中的严单剑虚体得以逃出来,但也是面带恐惧,再无半点战意了,他一边对着那老者喊着‘师父’,一边是想往大阵钻去!
  
      而这时候,可能因为老头的出现,让事情变得太过突然,主持赛事的御剑堂堂主,竟也忘记了宣布比赛结束,愣在那张大了嘴巴。
  
      我知道,这只有八劫巅峰的老者,可能不那么简单,毕竟连这御剑堂堂主都震惊了,恐怕不是他们灵越派掌门来了,就得是什么厉害的角色了。
  
      “杀我弟子,老夫岂能饶你!来来来,出来与老夫死战!”那老头怒道,脸上全是阴霾。
  
      我冷冷一笑,说道:“你是谁?”
  
      “说出来不怕吓死你!老夫便是雷正!”老头说罢这名字,还有意无意的用目光扫了一眼周边,或许是想从大家目光中看到惊讶或者震撼。
  
      我倒是觉得这名字似乎很熟,所以下意识的扫了一下过往阅历,而等我发现了这名字出自哪儿的时候,我面色忍不住阴冷下来:“我说是谁,原来是闯入我天一道神塔管辖区域,又用轻佻淫语调戏我家掌门,却反给我家掌门打死,掉落了境界的老色鬼!你还有脸敢来?”
  
      听我说完,所有的弟子都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出了我的胆大包天外,还有老色鬼的身份和掉落境界原因,竟是这么赤裸裸的暴露出来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剧情,把大家都吓得哑口无言了!
  
      叶云秋和卫光宇夫妇,包括应香雪、袁沐影都目露无语的表情,这等同是我在给正道刷下限呢,他们也自觉因雷正而面上无光。
  
      “你!胡说八道什么!?”雷正怒吼,噌的一下拔出了一把明晃晃的灵宝级长剑,随后看向了御剑堂的堂主,怒道:“还不开阵放我徒儿出来!我要杀了那胡言乱语的小子!”
  
      “老……老祖,这不……不合规矩吧?”御剑堂的堂主犹疑了下,而雷正已经是怒极,咆哮道:“我九劫的时候,你敢这么和我说话?是不是觉得老夫不可能恢复回巅峰?!”
  
      那御剑堂堂主当然不敢忤逆自己的老祖,没有犹豫就取消了大阵,而严单剑快速的逃了出去,躲在了雷正的身后!
  
      “徒儿莫怕!老夫这就给你报仇!”雷正冷道,随后缓缓往我的方向,似乎想要飘落在了台上,但就在所有人抱着看好戏的态度来观战的时候,雷正却在飘落的半中途,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我冲过来!
  
      “呵呵,我说一位九劫的老前辈怎么都该有点大师气度,却也没料到是这样的败类!果然不愧是没皮没脸的老东西,会调戏我家掌门也不奇怪了!”我冷声一笑,这声音透过元力,传得外面都听到了,众人全都安静了下来。
  
      雷正的事情,七劫的真仙可能不知道,但八劫的长老,基本都明白这场攻剑擂,以及天一道使者来访的真正原因,正是因为这雷正调戏雪倾城,结果给打灭了回来,眼下摆下攻剑擂,就是要讨回面子的。
  
      但没想到这雷正不但派出了弟子严单剑临时换掉了夏丘正,甚至等弟子输了,还不要脸的冲进赛场,准备攻击使者!
  
      “老祖!三思后行!”那御剑堂的堂主大声的提醒,不过雷正怒哼一声,根本懒得去理她,毕竟身处巅峰九劫真仙的时候,灵越派谁敢忤逆他的意思?就是放到正道里,其他老怪物都要给他三分薄面!
  
      所以御剑堂堂主的教训,在他耳中反而变得十分的刺耳,毕竟落差实在太大了!
  
      嘭!
  
      对方一剑之下,我立即急退,嘴里却继续讽刺:“雷老祖这是打算杀人灭口?还是觉得打赢了就是正义?这攻剑擂是先让弟子消耗掉我大量元力,自己再跑出来占便宜?太无耻了吧?你是剑仙么?不觉得给天下剑仙丢人?”
  
      雷正怒不可为,继续持剑追我,我本可以跑出平台,不过对于这老疯子,我当然不会轻易放过,看他不说话默默追杀我,我缩地术逃到了另一边后,面对御剑堂堂主说道:“难道正道已经没有正义了,比我们这些外道还要无耻了?请问,这是攻剑擂呢,还是要联合起来杀使者?”
  
      这话一出,一旁已经很焦急的叶云秋和卫光宇等人,都已经准备入场了,而周围的正道长老、弟子,也因为雷正霸道的举动,有些群情激奋起来,毕竟这怎么说都是让正道蒙羞的事情,大家已经为了他丢脸而买单,他还一而再再而三的丢人,当然没人会愿意看热闹下去!
  
      嗡!
  
      就在叶云秋出手的时候,他却发现,大阵竟在一瞬间里又开启了!
  
      “敢问灵越派御剑堂堂主!这又是何故?”叶云秋有些不高兴的问责,而卫光宇也凝眉把手按在了剑上,这是打算要出手破阵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