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劫天运 > 第二千七百九十五章:抵契
    恋上你看书网630bookla,最快更新劫天运最新章节!
  
      第二千七百九十四章:抵契
  
      对方是经验者,剑法有自己的想法和意图,也凝练出了自己的剑意,可以说是高手中的高手,这和张阳,以及其他的八劫真仙完全不同!
  
      岁月流年之感,鬓角发稀而带来的怵然一惊,都藏在了他的表情里,哪种溶剑于情,就不是一般的剑者能够做到的!隐隐的,带着衰亡感的老鸟之声,忽然在我朦胧剑意里传来,我剑意里塑造飘落的黄叶,竟一片片变得旧残,或是正不断的燃烧起来!
  
      而不知何时起,我塑造的剑境,此刻斜庭夕阳下,竟多出了一条愁白色的河流,它淡淡的流淌,把地上的野草的染成了灰败之色!
  
      看着一景一物,我竟觉得沧桑如旧年,这显然是雷正真正的剑意!不过,那也只是他趁着我天一御法的时候,提前演剑罢了,没有延迟太久,只是须臾间,我的完整剑歌,高唱而出。
  
      霎时间,我的道心一瞬又复稳固,而黄昏的衰败,也不知是因衰败感,还是被破落的心境所影响,竟渐渐飘落了薄薄的血花,这些蒙蒙隐雾中的落雪,却冰冷彻骨,如寄托离情别歌,令整个景色更是怅然。
  
      “道心或许从云去,一世微霜寄离情!天一道!净空剑云!”我念罢咒语,长剑一瞬的回收,而这时候,剑境竟有扭曲回溯之意,就连雷正,也仿佛给这一扯,而变得有些惊讶起来!
  
      而回溯的剑境,不断汹涌继续给回收,这一套剑歌,是融合了纳灵法之故,所以罕见带有吸收的力量,这股力量将会在最后一击里,净空一切!
  
      这样的威力,将如剑海,更如同剑云,一去则净空,前方,也不再会存在任何的事物!
  
      包括人。
  
      这股恐怖狂放的吸力,让原来雷正的攻击,也全都成为了我的借力点,他忽然间也已经发现了,这一剑虽然侵入了我的剑诀里面,影响了我的剑境,但却未曾想过,这些剑境,这些微霜离情,全不过是我要抛弃的东西!
  
      当然,有这样的恐怖剑歌,对于宝剑的耐受力考验也是非常的大,随着我收回纳来的能量越来越大,这把仙姝剑在我手中,竟开始瑟瑟发抖起来,震荡的频率,正不断的考验它的坚固,但经由一天一夜的祭炼,我当然早就明白它所能耐受的极限是多大,所以即便是看到它在那恍若悲鸣的发出震颤之音,也没有任何的表情松动!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惊呼起来。
  
      “妈呀!又他妈要断了!这都第几把剑了!?”
  
      “你懂个屁呀,不是他的剑,他当然不会关心,只要能打赢就是了!”
  
      “剑魔!这彻底就是剑魔!”
  
      叶云秋和卫光宇、应香雪等人,就站在我前方的障壁后方,看到我积蓄能量而即将把剑震断一幕,嘴巴也都合不拢了,他们之中,也只有袁沐影表现还算正常,毕竟她的师父是夏瑞泽,也确实堪称剑法大师了,有点见识也正常!
  
      雷正已经知道我这招的厉害,若是他还有九劫,那解决的办法尚且有,但此时此刻,他不过是八劫的巅峰,要对付这恐怖一剑,唯有等待这剑法完成之前出击而已!
  
      “呔!”雷正果然动手了,一瞬间冒着狂放的能量冲击投奔过来,长剑的剑尖也指向了我的眉心,一往无前的扑向我!
  
      “找死!”我大喝一声,这时候的仙姝剑,其实也早就没办法承受住我恐怖的剑威了,而我也只能趁着现在轰出,否则剑肯定是要震断当场的!
  
      所以我立即毫不犹豫一剑挥出,即便两股剑歌的能量未曾能够吸尽,而没有全部成为纳灵法的能量,势必就不是一股力量,而是两股!
  
      轰隆!
  
      雷正还没冲过来,因为剑法的互相对冲,已经发生了一场聚雷一般的爆炸,一声巨响,把剑台炸得乱颤起来,但毕竟我吸收的剑力更多于残余的剑法威力,所以整个冲势,还是朝向雷正的!
  
      雷正双目圆瞪,本来还以为我要吸纳,至少还要一瞬的时间,所以才想跟着这股吸收力趁机闯进来刺杀我,却没想打我竟不顾一吸一放的威力,直接对冲就释放了剑诀,这一顿爆炸,把他彻底炸醒的同时,也开始由满变快,势必最后成为吹山裂石的狂潮!
  
      “哇!”雷正只能是怒吼应对,但对冲完毕,逐渐形成的狂潮已经开始势不可挡,而关键是,范围竟扩散到了整个剑台,这样的攻击,显而易见无处可避!
  
      轰隆隆!
  
      雷正彻底在狂放的剑海中如扁舟乱窜,怒吼也逐渐变得虚弱,最后竟衍生成了哀号,但这生死之战,我怎么可能会放过他?
  
      我毫不犹豫的惯性继续猛催剑威,须臾间,整个场地也变成了惊涛骇浪的海洋,我心中对于这一剑招十分的满意,毕竟是研究双脉络合战失败后,偶然得到的产物,而且事实证明,威力也是空前绝后的!
  
      嘭!
  
      然而,就在我正高兴的时候,这把顶级的法宝仙姝剑果然因为承受不住剑力而崩裂了,一道诡异的裂痕从剑尖旁炸裂开,让我心中忍不住是感到可惜。
  
      看来我还是对这把剑抱以太高的期待,刚才雷正冲过来的一瞬,其实我应该再忍一忍才对,毕竟只要静待一会,纳来的力量也会更多一些,不至于让两股力量因为太过平衡而引发更大的冲击爆炸!
  
      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剑还是要重新再找一把了!
  
      当然,我也不是没有想过他们正道不再以人海战术填坑。
  
      轰隆隆!潮海一样的能量,最后终于撞击到了大阵的障壁,汹涌的力量,让大阵也毫不留情的震荡起来,这时候我已经看不到雷正了,连叶云秋他们在对面,我也没有办法立即收剑,毕竟这股力量从击出后,就不再受我所控制!
  
      “开!开阵!贺鹃!”一声恐惧的吼声,忽然在潮海的边缘响起,弃剑而逃的雷正,此刻已经变成了虚体,自然是连剑都不想要了!
  
      剑歌一出,就能够知道剑者孰强孰弱,越级都足够的我,又怎么会输给区区一个剑门的同劫剑者?
  
      大阵对于能量的抵消还是非常强力的,剑气的潮海也开始缓缓的变得淡薄起来,但雷正已经再无一战的能力了,此刻他目露惊慌,仅仅想着该怎么逃命罢了!
  
      观战者都目瞪口呆,毕竟,那可是灵越派曾经的九劫老祖!但眼下竟不顾颜面的想要脱离战场!
  
      那御剑堂的堂主贺鹃,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竟慌忙间,冒着冷汗就把大阵也开启了!
  
      她现在想的,就是为了让灵越派留存这位曾经九劫的高手!至于有没有记起什么血契,就不得而知了!
  
      大阵开了以后,雷正双眼都暴露出了置死地而后生的喜悦,准备飞逃出外面,毕竟只要逃走,违约顶多会让脉络混乱,可能走火入魔,但至少小命得留不是?
  
      不过我根本没打算让他或者继续遗祸无穷,缩地术到了附近后,众目睽睽之下,我毫不犹豫的施展了纳灵法,一刹那就把他狂吸了回来!
  
      雷正哀号尖叫,痛哭流涕,发狂暴躁起来,毫无疑问,脱离了剑台,契约开始生效了,但给其他人看到,也不过认为他是害怕而歇斯底里而已!
  
      仙姝剑虽然折断,但也是一把利剑,带着强烈的剑威一剑扎入雷正的身体,一股浓烟立即冒了出来,不过,剑也在这时候承受不住我这股力量,竟彻底的崩断了!
  
      我只能把目光移向了雷正之前抛弃,此时正躺在剑台上颤抖的遗落宝剑。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http://)《劫天运》仅代表作者浮梦流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http://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